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陪驾

 

谢芷涵跟随苏媛往永安宫去,途中望了眼身边人轻声道:“媛姐姐,你在担心她吗?”
“是。”苏媛没有否认,叹道:“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无论是太后还是皇上都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可不是嘛,明瑶郡主自缢,瑞王若不交出林侧妃,赵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谢芷涵话落咂舌:“真没想到,明瑶郡主瞧着温婉柔顺的性子,居然这么冲动。如果她不寻死,林氏或许还能免于一死,现在真的就要看瑞王能护她到什么地步了。”
而将长姐推至如此险境的,亦有苏媛的一份功劳。元靖安排她指使紫银在赵琼饮食里下药的时候,她就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
这逼的是瑞亲王。
虽然元靖信誓旦旦的肯定瑞王会护长姐,先前贺昭仪亦是让她别小觑了瑞王的痴情,不过心底里说没有几分懊悔是不可能的。苏媛不敢肯定,若是瑞王放弃了长姐,元靖会不会援手。
私心里,她自然是存着希冀的。
苏媛走着走着,顿步在了原地,看着眼前人道:“涵儿,我要去趟乾元宫。”
“这时候吗?”谢芷涵惊诧,“可皇上没有召你。”
元翊未召,按理说后宫妃嫔是不可随意过去打搅皇帝处政的,不过苏媛先前也曾去过,何况这道理在她这早就说不通,她早有多次在正殿陪驾的先例。
谢芷涵说完就意识过来了,马上又道:“姐姐此刻直接过去,还是要回宫准备下?”
“没什么需要准备的,你自个儿先回去吧。”苏媛拍了拍她的手,抬脚先行。正好可以将以紫银对付秦妃的事向嘉隆帝禀述下,若是方便,也能探探其口风,看元翊到底是只想用长姐逼迫瑞王,还是当真想要处死长姐。
若只是对付瑞王的噱头,那并不用过多担心。毕竟只要瑞王肯为了长姐退让就范,相信嘉隆帝不会为难一个女子。
除此之外,苏媛还想确定下,元靖虽然暗中在替元翊办事,可将长姐置于瑞王府的事,元翊到底知不知情。
她毕竟受宠,刘明进殿通传了声,便出来恭敬的引她入内。
苏媛小声了询道:“不知可有大人在里面?”
“回小主,几位大人刚刚离去,皇上正在批阅奏折。”刘明在御前当差,各宫在皇上面前得脸与否早已心知肚明,对眼前这位又特地关照道:“这两日皇上心情甚是烦郁,先有护都营将士不甘被罚在营中流言挑唆,再有瑞王扰民时闹出人命、左相府以暴相压,这几夜皇上可头疼得很,小主待会说话时且仔细些。”
苏媛对他素来敬重,闻言忙道了谢。
刘明只是笑笑。
元翊会烦郁,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太后压力,瑞王再嚣张,他也不能把瑞王拘押起来。而护都营里大都是瑞王亲信,当时都是奉了瑞王之命挨家挨户搜寻,觉得是遵命而行却被帝王处罚,心中当然不服。而赵家替瑞王善后的事虽人尽皆知,可正儿八经弹劾左相府的奏章却没有敢呈到元翊面前的,遂心中清明却到底不能随便办了赵长进。
也难怪心情不好。
苏媛入了殿,自觉上前替其研磨,并未主动说话,以前她半驾时也常有如此场景。
元翊仍低头看着奏章,拿在手中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批改。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他才抬头望向身边人,语无波澜道:“你怎么想到过来了?”
“嫔妾想皇上了。”苏媛微微垂首,似是害羞。
元翊还是初回听她主动说这种话,盯着看她突然放下奏章笑了笑,反问道:“媛媛这是心疼朕为国事操劳,所以来嘘寒问暖了吗?”
苏媛点了点头。
“既如此,那朕就不看了。你如此心疼朕,朕却舍不得让你心疼。”他深情满满的话顺口而来,话落执了她的手往身边带,又给李云贵使了个眼色。
李云贵就带了小太监退下。
等人退出,元翊揽着苏媛走近了佯装生气耳语着:“爱妃如此关怀朕,朕着实受宠若惊,就怕思朕是假,来瞧热闹是真。”
苏媛侧了侧耳,嗔道:“难道在皇上心中,嫔妾就是这样的人?”
元翊但笑不语,只笑容显得诡异,似笑又非笑,意味不明了许久才开口:“哪日你真心想着来探视朕,朕就不会有此多问了。说吧,你过来是何事?”
他与苏媛也处了许多时日,对这位枕边人的心思也能摸透几分,她的心不在自己身上,有时候帝王的骄傲作祟,也有产生过不满和不甘,但元翊自知这些不该是目前所考虑的。
苏媛直了直身子,启唇道:“皇上,昨晚明瑶郡主自缢的事,”她抬头见对方双眸炯炯的盯着自己,眼底却是一副了然,遂更加直白道:“是嫔妾做的。”
元翊指尖敲打着御案,意料之内的点点头,“太后在彻查此事。”
苏媛则添道:“秦妃娘娘会因此而受连累。”
她其实不是很懂,前阵子秦家获罪、秦良媛被赐死,没有深究下去,难道不是皇上对秦妃念及旧情想要放她一码吗?可是那件事后这么长日子,眼前人一直不曾收回成命。
“秦妃不算受了冤枉,这件事自有太后那边处理。”元翊声音冷漠,像是无关紧要,又问道:“还有其他事吗?”
苏媛略略犹豫,她想知道瑞王府这件事他准备怎么办。
可似乎自己没有立场询问。
“好奇这两日的事儿?”元翊却主动道。
既然他先提起了,苏媛点点头,“嫔妾确实有些好奇,那位林侧妃,嫔妾与她也曾有过几面之缘。”
“她不会有事。”元翊语气笃定。
苏媛定心,而后攀着身边人的胳膊诧异道:“都说是她陷害了长公主,就算皇上肯饶恕她,怕是太后与公主也不会纵容吧?”
“这是瑞王该操心的事,他的女人他自己费心,难道还需要朕去体恤?”提起元竣,元翊冷笑道:“她为红颜得罪的人又岂在少数,说来也是林氏自个儿想不开,以她的出身莫不是还想做嫡王妃?不过有她在,倒是让朕省力不少。”
听这语气,苏媛暗想,嘉隆帝约莫是不知恭王和长姐关系的。
合了合眼,她顺口转了话题。
元翊留她陪驾,午后没多久,便有人进来回道:“皇上,秦妃娘娘那儿出事了。”
秦妃利用紫银给明瑶郡主下药而致使她半夜自缢的事被暴露,因为她身边的贴身宫女秘密和紫银见面时被抓,起先紫银还声称是长春宫灵贵嫔指使,受了严刑才道出真相。
太后为之震怒,当场发落了秦妃。
未留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