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中计

 

陈皇后当即正了正身子,冲外道:“卫通,让人进来回话。”
“呵,果真是玩的好心机!林氏若真因为王兄要纳琼姐姐便伤心欲绝纵火离开,怎么三两日就被人寻到了?也就是我王兄被她骗得团团转,找回来了又如何,还要护她吗?”丹蕙公主蹭得站了起来,语气激动,面色难看。
萧韵忙走上前去,扶着她坐下安抚:“公主莫要动气,既然人寻着了,皇上肯定会给你个交代的。”
“这我自然相信,就怕皇帝哥哥想为我做主,偏偏有人喜欢拦着!”丹蕙抿唇瞪眼,顺势拉了身边人的手。
萧韵还算有眼色,惴惴不安的睨了眼对面皇后,见后者点头才坐下。一时间,她倒是越了其他妃嫔与皇后公主并坐,心中得意,身姿都挺直了些。
过来传话的人是右相府陈家的人,本是奉命来递个信的,可如今的陈皇后显然不似过去般内敛低调,竟特地将人唤了进来。当着众妃嫔的面,她好奇问道:“在哪里找到的林侧妃?”
“回皇后娘娘,大少爷在瑞王的东郊别庄里寻到了侧妃。瑞王爷在城里翻了个遍,殊不知林侧妃竟然就藏身在他的别庄内,还是因为城中寻找不得出城沿路搜查,发现庄里有打斗声,大少爷才赶过去的。”
“什么打斗声?何人打斗?”皇后惊诧,“就在瑞王的别庄里,这么大的事怎么无人来报?”
“大少爷到的时候,庄里除了林侧妃与她的丫环,原先的守卫奴仆俱都不在。有黑衣人扮作刺客刺杀侧妃,却不知是谁安排了另一队护卫救了侧妃,等到大少爷带人进去,两方人都立马撤了。”
“哪来的护卫?定不是瑞王兄的,若是他安排的人怎可能失了林氏踪迹?”丹蕙公主插嘴,表情依旧忿忿,最后闷着嗓子道:“那林氏怎样了?”
跪着的人小心翼翼的觑了眼丹蕙公主,恭敬答道:“回这位贵人话,林侧妃无恙,已被瑞王爷接回王府了。”
“什么?”丹蕙公主又站了起来,这下连陈皇后都皱起了眉头,“林侧妃是戴罪之身,逸轩既找到了她,怎不带进宫来?”
“是瑞王半路带着近卫强行带走的林侧妃,称侧妃娘娘受了惊吓需要仔细休养,大少爷不敢对王爷动手,遂只身进宫复命。”来人如是道。
昨儿太后才因为谢维锦押了瑞王进宫赏了顿板子,陈逸轩本就是护都营瑞王手下,自然不可能同他动手,何况陈家从来就避免与赵家、太后等人正面冲突。闻言,皇后应了声,挥手让他退下。
其他人听完之后,都左右议论起来。
苏媛心底一松,可转念又担心嘉隆帝接下来的降罪,方才丹蕙公主也说元翊要治的是死罪。想着这次长姐确实将瑞王、太后及赵家得罪了个遍,不由就揪心起来,她没有背景仅靠瑞王宠爱,真能逃过此劫吗?
藏身在别庄里倒是上策,所有人都觉得她是躲在城内,连瑞王都想不到长姐居然就在他的别庄里。可是她那晚是如何逃出王府,又悄无声息的到了东郊呢?
这其中,必定有人帮她。
是元靖吗?
有人想要她的性命,这应该是太后或者赵家人派去的,那救她的那些人又是谁安排的,还是元靖吗?
应是是他吧,毕竟元靖都承认了长姐是他安排进的瑞王府。既如此,总不可能对她不管不顾。
或者,有没有可能是谢家?
苏媛朝谢芷涵方向望去,谢芷涵却低头若有所思着,显然亦是刚得了这个消息没反应过来,于是苏媛将这个可能排除。毕竟,若不是早就掌握着长姐行踪,是不可能那么及时的救下她的。
耳旁传来众人口伐长姐的声音,苏媛压下思虑,悄悄回神。
丹蕙公主气急败坏的往殿外走,“这件事哪有这么容易,我去慈宁宫找母后,瑞王兄这次做得太过分了!琼姐姐若是知道她危急时刻,王兄却还在袒护着林氏,该有多伤心?再说了,这是皇帝哥哥的命令,他为了个女人三番两次置皇帝哥哥的旨意不顾,太过分了。”
“公主!”萧韵立马跟着起身,跟着到了门口,但可毕竟还记着自己身份,转身与皇后行了礼,小声道:“皇后,嫔妾去看看公主,可好?”
皇后似乎也很担心,挥手道:“去吧,公主性子冲动,你劝劝她也好,别让她出宫跑去瑞王府才是。”
“嫔妾遵旨。”萧韵这才跟出去。
其他人面面相觑,并不敢再多言。这件事是瑞王和皇上之间的较量,而以往皇上吃瑞王的委屈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太后又明显偏帮,又有赵相牵制,众人心知肚明皇上不可能真办了瑞王。
就先前瑞王私调护都营扰民抗旨,还和谢侍卫动手,最后不过是被太后娘娘领回去训斥了一顿,还不是照样回府风风光光逍遥着,今日半路带走林氏,是表明了要护爱妃。
皇权被挑衅,没有她们这些后宫妃嫔看热闹的份,见皇后脸色也不好,遂都敛神屏息起来。
就这时,宋医正过来给皇后请平安脉,诊完脉报了平安后,陈皇后问起明瑶郡主的伤势来。
昨夜赵琼闹得沸沸扬扬,整个太医院都过去了。
“回皇后,明瑶郡主脉势浮滑,气息紊乱,是事先服了有损心智之药。这些太后昨夜就知道了,已下令追究服侍郡主的宫人,郡主的贴身侍女说昨晚服侍郡主歇息时郡主还神态正常,并没有什么想不开的。”
“这么说,是有人蓄意谋害郡主了?”素来沉默的秦妃突然出声。
“回秦妃娘娘,太后那边目前是这样断定的,微臣只是和大家一样替郡主共诊,具体都是姜院判在负责。”宋医正是帝后器重的太医,特地请来把平安脉也不过就是追问下赵琼的病情,如此陈皇后挥挥手,使她跪安。
他退下后,皇后又道:“时辰不早了,都散了吧。”
“是,嫔妾等告退。”
众人出殿,有人议论林侧妃之事,也有人议论赵琼自尽之事。秦妃懒懒得走在最后面,望着前方并行的苏媛和谢芷涵,她同身边人道:“东絮,没想到明瑶郡主自尽之事另有隐情,这事儿若是能推到谢氏身上就好了。”
借赵家之手,除掉谢家,一石二鸟。
东絮听后,压低了嗓音郑重道:“娘娘的意思,奴婢知道了,先前郡主进宫时安排过去了个紫银,如今用起来正好。”
秦妃点点头,“那你去办吧,且小心些。”
“娘娘放心。”
秦妃这才展出笑容,心道无论是赵家还是谢家,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