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三章 自缢

 

东银手脚快,当晚苏媛刚入梦就被闹醒了,道明瑶郡主宫里出了大事,宫女半夜进内室发现赵琼投缳自缢,虽说被解救及时,但仍昏迷未醒。
隔着宫墙,本不会扰到她,实是东银归来后总留意着外边情况,且郡主自缢又是大事,早惊动了各宫,又请太医医诊,动静才大了些。
小宫女闻声开宫门观望,自然惊动旁人,桐若遂进殿通禀。适逢苏媛正半倚着,听她说完启唇道:“姑姑,依你之见,我可要去郡主宫里探视?”
桐若也是头回碰见这种事,宫里自尽不鲜见,鲜见的是闹得这样大的,事关瑞王,讲道理就得息事宁人的,谁知不过片刻间就传得满宫皆知了。
此刻听主子问起,桐若取了紫木架上的外裳给她披上,犹豫道:“奴婢已让知菱出去瞧各宫风声了,小主且先等等。自古宫闱自缢就是丑事,若是以往想办法压着还来不及,必定不会传扬出来。
可今朝也不知怎的,郡主身边的人竟像是没个规矩一样,哭喊着往慈宁宫与钟粹宫跑,闹得人尽皆知,生怕别人不知道明瑶郡主出事了般。”
“你说的对,若是其他宫都不去,独我赶着去,倒像是特地去看笑话一样,必要惹人生疑。”苏媛点头,拢着衣裳靠在床头,又接了对方递来的茶杯抿了口。
“但现在事情已经瞒不住了,皇后和贵妃是铁定会过去的,现在就看其他主子怎么想了。”桐若说完,取了短烛自床尾的八角琉璃宫灯内点了火,又去将其他灯台点燃,刹那间烛火如星,熠熠生晕。
苏媛捧着茶杯,“嗯”了声抬头,见梅芯与汀兰捧着热水进来站在屏风处,该是看她是否起身需要的。她想了想,让她们先搁着,而后使桐若去把东银喊来。
殿内人俱是微征,像是很不能理解她为何总召见一低等侍猫宫女。苏媛亦懒得多讲,只催着桐若出去,又朝梅芯二人挥了挥手。
东银本是王贤妃宫里的人,机缘巧合进了永安宫,梅芯和汀兰还私下琢磨着主子是否要重用,但见被干晾了几个月也不见任何调配,本已淡淡忘了,不成想今日却冒出来了。
外面闹得那么大,主子却独见东银,两人带着揣测退至廊下。
东银抱着米雪进殿,行礼后当即禀道:“小主,紫银那边成事了,只是这件事后她估摸着就不可能再为您效命了,小主要有心理准备。”
“我知,她是秦妃之人,此次事败,哪还会有下次?”苏媛面无波澜的说道,心想着也不知道元靖要如何处置紫银家人,该是会善待的吧?
“怎么挑在了今晚?”苏媛吩咐的时候并没有说时间。
“这等事宜早宜不宜迟,趁着今日丹蕙公主和瑞王大闹乾元宫,明瑶郡主这时候想不通最是合适了。这些年左相府总是与太后一条心,就算昨日出了那种事也不见赵相如何质问瑞王,现在郡主自缢,无疑是在逼迫太后与瑞王。”东银似乎很想看赵家离心互斗,给紫银选的时辰自然是她决定的。
事情都发生了,苏媛也没必要再追究,便沉声道:“你与紫银见面的事,无人看见吧?”
“奴婢办事,小主请放心。”
苏媛恹恹的应了,而后望着殿门口等消息。须臾,知菱果然回来了,进内回道:“明瑶郡主已经醒来了,却似神志不清,当着太后娘娘面哭着喊着求做主,瑾贵妃劝都劝不下来,似乎有点、”
她顿语,苏媛追问:“有点什么?”
“有点疯了,不停的嚷着喊着,还口出狂言说太后袒护瑞王不顾母家,为了儿子利益任由她受委屈……”知菱语气渐小,“太后本就心情不好,闻言更是动了怒,偏偏郡主失了理智,翻来覆去只会讲那几句话,连贵妃娘娘都认不出,最后不得已,太后让太医给她灌了药才睡下去。”
“那现在呢?”
“奴婢回来的时候太后与贵妃还在郡主宫里,不过皇后已经出来了,见着门口的秦妃娘娘也给打发回去了。”
这话即是不用过去的意思,苏媛点点头,“知道了,你下去吧。”
知菱告退,苏媛望向方才领了知菱进来的桐若,好奇开口:“姑姑,你觉得这事太后会怎么处置?”
桐若启唇,“皇家秘事自古不宜对外喧哗,明瑶郡主往日瞧着极识大体的人物,今日做出这等糊涂事来,又直接扫了太后颜面,怕是不会太好。”
她讲的含蓄,但苏媛听明白了,匪夷道:“毕竟是左相府的千金,赵相不会任由她这样子的。”
苏媛是见过赵琼的,从容大方、温婉可人,整个人挑不出一丝错儿,就是被瑞王赶出来也不见哭嚷大闹,听说颇为懂礼。
桐若闻言没再接话,苏媛抚着身前的猫儿蹙了蹙眉,忽而懒懒道:“既不用过去探视,你们也都下去歇息吧。”
东银上前抱猫,苏媛望着她随口道:“它今晚留在榻上,东银外边守夜吧,以后你就留在本宫身边服侍。”
东银微微一顿,忙下跪磕头。
其他人纵有好奇,但主子已下令,便都没有逗留,垂着脑袋退到殿外。
东银服侍她重新躺下,那猫儿在床上转了一圈窝到苏媛脚边,寻了舒服的姿势径自睡下。
殿内烛火被灭,只琉璃宫灯发出了微淡的灯光,东银睡在踏板上,本以为帐内的人会与自己再说说话,可等了许久都没动静,想是又睡着了,便也闭上了眼。
明瑶郡主的事果然兜不住,第二日凤天宫内妃嫔热议,连不用晨昏定省的丹蕙公主都特地过来了,坐在陈皇后身边不满道:“那林氏好不嚣张,如此折辱本宫与琼姐姐,简直可恶至极!皇帝哥哥治她死罪哪里过分,偏偏瑞王兄阻拦着,他也不想想那女子是如何待她的真是色迷心窍!”
她素来温和乐观,当众说出这哈可见是气愤到了极点,陈皇后欲安抚她,可还没说上两句,就有太监进来言道:“娘娘,宫外刚传来的消息,林侧妃寻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