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吩咐

 

“是真的。”谢芷涵肯定道,“左相府的人又是威胁又是塞钱的,本是要私了的,不过那被害的亲眷哭嚷着要报官不肯息事,后来惊动了陈翼长,就抵达天听了,否则姐姐以为是何事要商议到那么晚?”
她说完又叹道:“瑞王为了林侧妃也是真不管不顾了。”
苏媛即没有再接话,闭眼想着这些事的来龙去脉,越想越觉得是嘉隆帝为了败坏瑞王在民间的名声及离间太后母子关系的一个手段。
毕竟,长姐是恭王安排进的瑞王府。既然元靖当初能解救自己,那肯定也是他把长姐从北地接回的京城,恭王如今取信皇上替君分忧暗中做了许多事,那长姐说不定就是受了恭王指使。
这个认知对于苏媛来说太过骇然,长姐她没有自己提过!如果太后和瑞王知道了,会是什么下场,长姐想过吗?
想着这些,她浑浑噩噩的眯了过去。
谢芷涵原是嘀咕了半晌,见身边人没动静,也跟着闭目睡了。次日二人起榻洗漱,同去凤天宫请安,陈皇后果然气色极佳。
皇后特地提起了灵贵嫔,当着众人的面说其兄长办事得力,众人虽都听说了谢维锦挨板子的事,但那是太后下令的,皇上马上就安排了太医医治,可见在皇上心中谢侍卫是极得脸的,是以并不敢嘲笑小觑,对谢芷涵也愈发恭敬奉承起来。
皇后多留了会谢芷涵,谢芷涵对皇后的拉拢不置可否,只天真无辜的模样,对方说话都应着,对她拉拢的话则只当听不懂。
皇后最终便赏了她几碟点心,谢芷涵乐嘻嘻的谢恩离开。
等她出了门,皇后身边的人就开始叹气:“娘娘,灵贵嫔到底还是孩子,不谙世事了些,您与她说这些真的是白费唇舌了,她丝毫不懂娘娘对她的器重。”
“哪里是不懂?你别看谢氏往日总跟着玉婕妤身边转,心里清明着呢,如果真的不问外边的事,昨儿怎么三番两次去乾元宫?”
“那不是因为谢侍卫受罚,她担心兄长吗?”春庭奇道。
“担心兄长是个话,可是还知道安排宫女守在那打听消息,就不是个傻的。她父亲谢博睿也不是个简单人物,先前王茂任尚书时,部内多少要事都是王家亲信把持着,可是谢博睿任职没几个月,就将那些人收拾得妥妥当当,谢维锦在皇上面前又得用,皇上对他的信任不比逸轩少。”
皇后觑了眼身边人,接过茶盏抿了口又道:“谢家的女儿,不会是个简单的。”
“但她这副态度,明显是不想为娘娘所用才插诨打科的。”
“她爱装愚就让她装,明面上她就是本宫提携上来的人。”皇后搁下茶盏,自信满满道。
“奴婢瞧谢小主的眼中是只有玉婕妤,两人感情好得很,苏氏有宠,谢家有势,她们俩在一起还真是轻易动不得。”春庭建议道:“娘娘,您对玉婕妤也太宽容了些。”
“皇上如今喜爱她,本宫当然要顺着皇上的意思。”
皇后想起上次她去乾元宫见嘉隆帝,元翊却只留苏媛在身边,到底也有嫉妒。只是她素来克制,哪怕在自己宫里也没将这份意思表现出来,依旧是从容不迫的语气:“一个以色侍人的玩意儿,皇上如今觉得新鲜当然捧在手里,本宫和她计较什么?”
“娘娘说的是。”
“谢氏就算和苏氏联手,可是就这么两个初涉宫闱的能翻出多大天来?如今的当务之急,不是这些小枝小叶,而是钟粹宫里的那位。皇后扣了扣案角,面露恨意。
“如今瑞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宫里也不得安宁,太后为着瑞王操心,偏心过度,昨日丹蕙公主还顶撞了她,慈宁宫正焦头烂额着呢。贵妃娘娘说到底只是个侄女,太后对她能剩下多少精力?只要左相府倒了,哪还有贵妃什么事儿?”
春庭的话,正中皇后心思,听了点点头。片刻后,吃完了茶,她起身笑道:“太后心情不好,与公主母女失和,本宫身为皇后,正该去侍奉尽孝。”
春庭忙将手搭上去,扶着主子出门。
而苏媛回了永安宫,就让人把东银唤了过来,将给明瑶郡主下药的事交给了她。
东银接了药粉和银镯还有些惊讶,昨日自己对她一番建议还被驳了回来,东银私下觉得苏媛优柔寡断没有手段,没想到今日就变化如此之大。
“小主,您这是要?”她还是有些不确定。
 苏媛直言道:“如今太后正因着明瑶郡主的事同瑞王生气,左相府也颇多言辞。明瑶郡主名门淑媛,自是不受这种屈辱的,被瑞王遣送出来后委屈不已,难免就想不通了。这药可迷惑心智,她想不通做些什么,就不需要我细说了吧?”
东银虽然觉得惊诧,但是眼前人能做这个决定,她还是很乐见其成的。她就怕苏媛安于现状,仗着皇上宠爱就不思进取,如此的话,跟着她可就真的没有指望了!
她把东西收好,连声应允:“小主放心,等天黑后奴婢就悄悄去找紫银。奴婢以前倒是也知道紫银,前阵子被分配到郡主身边,没想到竟是秦妃的人。”
“嗯,你且小心些,我身边的几人过去太招摇了。何况,我知你有谋略,相信你能办好。”苏媛叮嘱道:“事情要越闹越大才好,太后左右为难,倒是想看看要怎么做。”
“贵妃一定会为明瑶郡主讨得公道。”
苏媛想了想,还是添道:“适可而止,别闹出了人命。”
东银闻言,只当她心软。
苏媛却又道:“明瑶郡主毕竟是进过瑞王府的,身份也不同,以后还有用。”她这话,连自己都不知是否是说给东银的解释。
东银领命退下了,苏媛便抚额闭眼。
进了宫,真的就无法干净了。她本以为,人不犯她,她可以做到不主动去害别人的。可是,诚如元靖所言,开弓没有回头箭,已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