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二十章 药粉

 

原是洗净铅华准备在长春宫里安置的,没想到会突然出来,匆匆挽了个发,连钗环都未佩戴。跨出青鹤台后,苏媛深吸了口气,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都压下,刻意不去深想,耳畔的青丝落下,篡儿松散,她遂直接抬手将发间的木簪拔下,一时间长发披肩。
檐下幽暗,守护的侍卫早被遣退,她独身站了会才提步,照着原路折回,然经过那条梨花径时,从身后传来了匆匆脚步声。
苏媛先是神情一慌,与近旁的梅芯对视了眼,扫过周边想着是否要藏身,却已听得熟悉的嗓音响起:“林媛,你等等。”
是恭王元靖。
苏媛莫名,转身望着来人,奇道:“王爷还有何事?”
元靖睨了眼梅芯,挥手道:“你先下去。”
梅芯本就是元靖安排给苏媛的人,只是前次挑明后,梅芯亦算表了态,闻言未动,下意识的去看苏媛。
苏媛微微颔首,她这才走远,元靖将这番交流看在眼中,也没计较,只从袖中取出了纸封小包递给对方。
苏媛接过手,疑惑道:“这是什么?”
“明瑶郡主身边有个宫女叫紫银,是秦妃的人,我已控了紫银在宫外的家人。”他说完,又取出个泛着乌黑的旧银镯出来,“你把这个镯子和药交给紫银。”
苏媛逐一接过,心想着刚刚自己还说他有事尽可差遣自己,转眼马上就有了任务,内心不知是何滋味。是不是他其实根本没放心过自己,原来不是用不着她,是不想用她。
应该是刚刚自己的表明心志让他有了主意,所以就把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交予自己?捏着药粉包,苏媛淡淡笑了,这种传物传话的小事,明明谁都可以去做。
内心是如此想着,面上则风轻云淡的应道:“知道了。”
“你不问这是什么药?”
“王爷会告诉我吗?”苏媛望着他反问,自嘲般的语气又道:“这后宫诸事都瞒不过王爷,连秦妃在明瑶郡主身边安人都知道,既已拿捏住了紫银,有我无我都阻拦不住你的计划,我又何必追问这药是什么?”
元靖看着她,却主动言道:“放心,不是什么剧毒,只是郡主受此大辱,难免心智失控要做些想不开的事罢了。”
这是唯恐天下不乱,非搅得左相府和瑞王府闹大了才是。只是,苏媛稍稍细想,突然抬眸惊诧道:“你在帮我除了秦妃。”
紫银是秦妃的人,借紫银而动赵琼,事后自有景和宫背锅。
嘉隆帝让她算计秦妃,苏媛迟迟没有动静,其实并不是无从下手,而是过不了心中那关。
元靖似是明白她心中所想,轻声道:“顺势罢了,由你出面,皇上那儿好交代得多。”
见其不语只凝望着自己,兀地笑了笑,“你啊,心地终究太过纯善,总是这样子,要何时能报仇?林媛,你输不起的,不是谁都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你进了宫,就必须有所舍弃,我知道你对秦妃总下不去手,没事,本王助你。”
苏媛一瞬不瞬的望着他,好半晌喃喃开口:“秦妃与我无冤无仇……”
“你怜悯秦妃,谁又来怜悯你,怜悯你长姐?”元靖笑,循循而善诱,“纵然皇上怜惜了你,可是帝王之宠,稍纵即逝,你能保证他永远这样护你?林媛,你的路还长着呢,不能指望皇上。”
“我没有。”苏媛急急开口。
元靖上前两步,几乎要贴住她,再次问道:“当真没有吗?”见对面人要后退远离,直接伸出双臂扣住了她肩膀,“我将你送进宫,不是让你来谈情说爱的,若是你反对皇上迷情了,可就太让我失望了。”
“怎会!”苏媛侧身反驳,却没挣脱出来,“王爷想多了,我不会被皇上短时的宠爱迷了神,我知道我要做什么。”
“你记得就好。”似得了保证,元靖松开她,她身前的长发穿过指间,像是上好的丝绸,丝滑柔顺,待手掌时已抓不住。
苏媛避过他的视线,将东西收好,“这件事我记住了。”顿了顿,没有忍住,又问:“非、非要这么对秦妃吗?秦家潦倒,她已不成威胁。”
“她不仅仅是个后宫妃嫔那么简单,何况这话你问本王,倒不如去想想为何皇上容不得她?”
元翊的心思,苏媛如何猜得透?讪讪道:“是我多问了。”
“你除了秦妃,就更能得到皇上信任,瑾贵妃少了个助力,你在后宫的地位才会更显赫。其实,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仅凭美色就有今日的地位,连那些世家贵女出身的妃嫔都眼红于你。”
这种鼓舞,倒不如不要。苏媛望着他,淡淡道:“王爷觉得好,就够了。”她觉得这次元靖待自己的态度与以往不同,最初是有些迷惘的,转念又觉得在这种时候自作多情太过可笑,便强调般道:“王爷救了我们姐妹,这份恩情,林媛永生不忘。”
这次说完,再没有停留。
梅芯侯在小径尽头,见她出来连忙迎上,“小主,现在是回永安宫还是贵嫔小主那?”
说猫儿噎了的事不过是个名头,配合着将她从长春宫请出来罢了,苏媛想着方才出来时和谢芷涵说的话,“去涵儿那吧。”顷刻,又不放心的再问:“你和东银打过招呼了吗?”
“嗯,奴婢交代过她了。”梅芯应哈,迟疑再道:“只是小主,东银靠得住吗?您这样信任她。”
“不必多疑,她本就是贤妃留给我的,我将她带在身边,自然是准备用的。不过那丫头心思多,你平时也多盯着些。”苏媛倒不担心东银反过来害自己,只是想真正拿捏她也非易事。
主仆俩正说着话,脚步蓦然一停,不远处传来巡逻侍卫的脚步声。苏媛刚看了看左右,就被梅芯拽了胳膊躲到旁边的灌木后。
不管怎样,这个时辰,妆容散漫的出现在如此偏荒之地,让人撞见总是多添是非。
脚步渐行渐近,为首的是与她有过几面的易索,苏媛还在好奇他怎又来做这巡逻差事时,旁边梅芯却踩中了树枝。
寂静的深夜,无人幽黑的丛木,突来的声音令人侧目,侍卫们纷纷握在刀柄,为首的易索走上前,喝道:“什么人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