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九章 会面

 

踏出长春宫,苏媛便对东银道:“本宫想起还有几句话要与灵贵嫔说,你先回去吧。”
东银不敢迟疑,忙颔首退了。
等她走远,苏媛才望向身边梅芯,奇道:“出什么事了?”以她的沉稳,是不会特地为了只猫进来打搅自己的。
“小主,王爷在宫里。”梅芯近前低道,“刚从乾元宫出来,传了信问主子是否方便。”
苏媛随即想到早前让梅芯带话给元靖的吩咐,沉声道:“他在哪?”
“皇上安排王爷今晚歇在青鹤台。”
苏媛起步,“嗯。”
先前梨砚阁修葺,在旁边修出条小道来,沿径种了好几株梨树,此刻虽早过了花开的时节,但绿叶葱郁,随风簌簌。
因着是小道,并无侍卫巡逻,她们没有提灯,没多会就拐到了青鹤台外,正犹豫着是否上前,殿门自内而开,安详上前请她入内。
陈设简单的宫室,燃了袅袅青烟,元靖负手立在窗前,听见脚步转身看她,伊人窈窕娉影,站在那微微福身,抬头看他时眸光平淡,无骄无燥。
苏媛亦是端量了番他,恭王穿着靛青色的阔袖袍子,素面的绸袍不见花纹,只在腰间配了块其貌不扬的玉珏,没有香囊荷包加身。还是熟悉的眉眼,只是相较过去的沉肃添了几分柔和,或许是前朝事情顺畅因而心情极佳吧。
她就站在离自己离四五步的地方,元靖足下率先向她靠近,低声道:“听说你找我?”
“嗯。”
苏媛点头,最早就是因为长姐的事想找他,只是此时此刻,再谈瑞王府的那件事亦无意义了,便回道:“已经无事了。”
元靖眉梢显讶,她说:已经无事了……
所以,竟没有话要和自己说了吗?
他的眸光不由深邃起来,细细凝视了才发现,如今的苏媛到底是哪里变了,是变得和过去不同了,她的目光再也不是紧紧盯着自己了,再也不是那种含着期待、带着柔情的眼神了!
她如此平心静气,元靖心中却百感交集,特不是滋味,也道不清为何会有失落之感。
“你在宫里,可有什么麻烦?你是本王送进宫来的,若遇着困难,本王自不会弃你。”他主动道。
苏媛不可思议,抬眸怔怔的望向对面人,“王爷的话,怎与先前说的背道而驰了?”或许终究是对他上次在自己求救时被拒的事存着埋怨,她直言再道:“我就这样进青鹤台与王爷见面,合适吗?”
元靖表情微滞,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喃喃出声:“还没多少日子,你真变了。”
“道理都是王爷教的。”苏媛面色平静,“说来惭愧,王爷使了那么大功夫安排我进宫,我却不曾帮你做过什么。”
言下之意,即她于他来说不见多少价值。
“你不必拿话堵本王。你长姐的事,我是特地瞒着你的,没有想到你们俩竟会相认。”
终于主动说起林婳了,苏媛抬头与之对视,语气尽量平和,“敢问恭王,我长姐入瑞王府,是您安排的吗?”
元靖并未否认,“是。”
苏媛深深闭了闭眼,也不再追问对方为何隐瞒自己长姐在世的原因,“她现在好不好?”
“不好。”元靖启唇相告,果然见刚刚还佯自镇定的人儿露了惊慌之色,把把的盯着自己问:“不好?她怎么了?”
元靖苦笑了下,“若非惦记你长姐,怕是要忘了还有个本王吧?”
苏媛抿唇,“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呢?”元靖又上前一步,模棱两可的接道。
苏媛侧过头,竟有些生烦,绕过他走到旁处,摇头道:“王爷是谋大事的人,与我不同,您在想什么又岂是外人能揣测出来的?我出来的时间不能太长,还请王爷莫要捉弄我了。”
“你真的和从前大不相同了。”他继续不紧不慢的说着,“朝堂上还有许多事要皇上费心,他今晚不会去你那的。”
怎么好端端的,扯到了这里?
苏媛蹙眉,“我只想知道我长姐如何。”
“放心吧,她在瑞王身边多年,若是随随便便就被人取走了性命,也枉费本王替她的一番布置张罗。只是她这次闯下如此大祸,戕害自己腹中胎儿、火烧瑞王府,冷了瑞王的心,纵再深情,怕是也要受点苦。”
“如此大祸?难道姐姐做的那些,王爷不知道?”苏媛连声质问:“在王爷心中,我与长姐俱是你谋得大权的棋子吧?你将她送进瑞王府,又苦心把我安排在皇上身边,我竟然到今日才明白。”
果然如她早前猜测,长姐也是听从了元靖的话。
“阿媛,你何必这种语气,难道本王在你心中就那么冷漠无情?你长姐是我安排去的瑞王身边不假,但你长姐的心思又岂是本王能控制的?你进宫这么久,除了要你夺得皇上宠爱,本王又要你做过什么?你要洗清你们林氏的冤屈,扳倒赵氏,你我殊途同归,怎对我露出这般敌意?”
他说的很对,但苏媛就是自己执拗了。毕竟,她曾对她存过希望和期待。
苏媛闭闭眼,亦觉得再谈这些无用,好言语的说道:“让梅芯传话给王爷,本是担心长姐,既然暂时无碍,还是劳烦王爷多费心了。您若有何差遣,我能做的必不会推辞。时候不早了,我该走了。”
她话落转身,却被人扣在了手腕。
“你在躲什么?”元靖问道。
她回眸,烛光下眉眼迷惘,“什么?”视线下移,落在他扣着自己的手腕上,微微挣了挣。
元靖松手,望着她突然问:“你可还记得离开杭州前,你给我的最后那封信?”
苏媛垂眸,他掌心的温度似乎透过衣袖烫到了她的肌肤上,听到这话心不在焉的“嗯”了声。
“等事情结束后,你想要的新生活,本王允你。”他郑重其事,复柔声添道:“本王若只是想在宫里安置一双眼睛,不会是你。”
几个字说得饱含深意。
闻言,苏媛睁大了双眼望着对面人,想起那最后一封信,蓦然面色微红。适逢清风飘入,拂面不觉凉意却让她打了个激灵,忙清醒道:“昔日我不谙事异想天开罢了,早就忘了,王爷也不会挂在心上。”
她行礼,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