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八章 埋怨

 

左相赵信权倾朝野已有数十年,先皇在世时对他就颇为忌惮,生时偏宠萧淑妃及皇三子元靖而疏远中宫,焉知不是忌惮赵氏?只是她抚育着东宫元翊又生育了皇五子元竣,势力盘根错节,轻易动不得。
况且,昔日贺贵嫔小产身亡乃萧淑妃所为的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总有人知道个中疑窦端倪,无非是苦于赵氏势力而藏匿于心中不言说罢了。
赵相和赵太后权势太大,早几年朝中但凡有与他们意见相左的大臣总会莫名被罢黜,所以许多家族对左相府或多或少都有依傍之意。
谢家也是。
嘉隆帝刚刚继位那年,左相整顿朝纲,谢博睿能在兵部位居侍郎之职,对前兵部尚书王茂和赵家没少效忠。可如今反戈新皇,暗中帮着对付赵家与瑞王,太后心中的怒火可谓不小。
杖责谢维锦板子就是警告,谢芷涵慌得不行。明明形势利害都能明白,可是当苏媛问她的时候依旧满脸无措,紧紧拉着对方的双手担忧道:“媛姐姐,太后要动我哥哥了,怎么办?明明是替皇上办事的,乾元宫又是皇上的宫殿,难道还阻止不了一顿板子吗?”
她的话中,有对元翊的埋怨。
“太后是皇上的养母,抚育了他那么多年,当年更是力保他登上大位的人。她已下了懿旨,皇上自然不好公然拂她的意思。”苏媛轻声说道,“小不忍则乱大谋,你别着急,太后这般不给皇上颜面,打得也是他的脸,将来皇上自会替你哥哥做主的。”
“做主?”谢芷涵冷笑,“他会吗?”目光聚精,凝视着对面人重复道:“姐姐,你觉得如果太后真的办我哥哥,你信皇上会出面吗?”
这个话,苏媛有些难答,她知道元翊能忍。迟疑了片刻,还是抬头说道:“应当会的吧,毕竟今时不同往日,皇上不必对太后言听计从了。你哥哥是他的得力侍卫,总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受罪。”
谢芷涵是亲自去过乾元宫外的,汉白玉的栏杆旁,自己哥哥被内侍压着施刑,后宫妃嫔宫女、内侍外臣俱都在场。
她望着那扇宫门,盼着皇帝派人出来制止,最后等到的却是丹蕙公主顶撞了太后命人停手的。
“姐姐,先前我随皇后出宫祈福前,我哥哥曾与我说起君臣纲常,如今我却不知到底值不值得了。”谢芷涵语气颓淡,“咱们的这位皇上心狠得厉害呢,以前的那位俪昭容是他从小倾慕的女子,结果在瑞王面前受了那么大的侮辱,还不是说舍弃就舍弃?”
“涵儿,你不是官场明白的吗,怎也盼起君王恻隐来了?”苏媛郑重道,像是说与她听,又似是告诉自己。
“是啊,是我可笑了。”谢芷涵闻言自嘲而笑,“不说这个了,我想这么多也无用,姐姐今晚留在这陪我吧?”
昨儿她刚去侍寝,今日又发生了这般多事,苏媛猜测元翊应该不会想到找自己,便点头应了。
在长春宫用完晚膳,又宽衣洗漱了,两人就对坐在临窗的炕上继续说话。
殿内烛火忽暗忽明,谢芷涵拿着银簪挑着灯芯,心情较之前好了许多,随口言道:“对了,媛姐姐,我刚还听说皇上准备严惩林侧妃呢,所以就算人找回来了,怕是也不会太好过。而且明瑶郡主被赶出瑞王府,这事赵家也还没追究。”
她说着见对面人神色微紧,复又笑道:“不过你不必担心,有瑞王在呢,林侧妃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但愿吧,去慈宁宫打听消息的人回来了吗?”苏媛转身望了眼外面,整座宫殿只住了谢芷涵一位主子,倒是相当幽静。
“我让闻露继续守在乾元宫外,闻霜去太后那打听还没回来,姐姐再等等吧。”
“都这么晚了,难道瑞王今日不出宫了?”
“林侧妃尚且下落不明,太后留不住他。”谢芷涵边说边用火烤着银簪玩,突然笑着又说:“话说,这位瑞王也是稀罕的紧,林侧妃既然能用他的骨肉去陷害他的亲妹妹,都知道了这样的真相还能对林妃这般维护,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这个问题,苏媛也曾想过。长姐竟对瑞王的感情如此自信,那样骄傲霸道的亲王居然可以容忍她算计掉腹中胎儿这种事,岂不大大折了自己的尊严?
都说是因为宫中传言,道有宫女亲眼见了林妃当日摔倒与丹蕙公主无关,瑞王得知后心灰意冷才冷落林妃多日,更接纳的明瑶郡主入府。
然而,在苏媛眼中,并不觉得瑞王知道这些是因为宫中传言,他应该是早就知道的。否则那日他进宫来接长姐,就不会在慈宁宫外徘徊那么久了。
正捉摸着呢,闻霜进了殿,福身禀道:“小主,瑞亲王离宫了。”
谢芷涵点点头,再问:“可有听说些其他,瑾贵妃与左相呢?”
“左相还在太后宫里,瑾贵妃守着明瑶郡主。慈宁宫风声甚严,奴婢打听不到里面动静,不过有争吵声传出来,好似瑞王与左相拌了嘴。”
“左相可是瑞王的外祖父,竟是公然顶撞吗?”谢芷涵喃喃自语,随后望向苏媛,“姐姐,瑞王府和左相府怕是不睦了。”
听到这话,苏媛一呆,难道这就是长姐的目的?又想到以前听说过的,称瑞王为了林妃和太后几番争吵,再想起那日瑞王对丹蕙公主拔剑相向的场景,心中的猜测越来越深。
长姐是打算操控瑞王吗?
这么危险的事!
赵家和太后肯定不会就这样放任下去的,苏媛急眼再问:“你刚刚说了,信儿传去府里了?”
谢芷涵过了会才明白她说的是暗寻林妃的事,点头道:“放心吧,我爹收到消息了肯定会去办的。”
“嗯,这就好。”点头之后,苏媛支吾再道:“若是姨父问起来……”
“姐姐放心,寻找林妃是我的事。这样好的一个妙人,瑞王的弱点,只要有她在,瑞王和左相府就永远不会是一条心。赵家如今见不得我们谢家好,父亲会理解的。”谢芷涵肯定的说。
苏媛心中很是感激,望着对面人儿突然想起先前东银的话,想开口却无从说起,正犹豫着梅芯突然进来:“小主,东银来了,说是米雪不知吃了什么给噎住了,她见情况言重,便来请示您。”
苏媛倏地站了起来,连谢芷涵都有些担心,“姐姐,我们去看看吧?那猫儿甚是可爱,可别出事了。”
“这么晚,你还要等那边的消息。罢了,我回永安宫去看看。”见其不放心,苏媛安抚着笑道,“若没什么大事,晚些时候我还过来,你可得让人给我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