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六章 拜托

 

苏媛让汀兰将今早御膳房特地送来的点心端上来,笑着道:“说是新进宫的御厨做的点心,我瞧着还是以往的汁馅,不过样式却别致新鲜,你尝尝。”
“姐姐最是了解我了!”谢芷涵捏着糕点咬了口,又迫不及待的试了其他碟子里的,觉得口味寻常的便喂给身前的猫食,自个儿则连着吃了许久才饮果茶停下,心满意足的叹道:“我早听说皇上昨日召姐姐侍寝,今天又命御膳房给你这儿送点心。”
她的这话倒不是什么嫉妒,苏媛也不会误会,只揶揄道:“莫不是你就是听说了这个才来看我的?”
“哼,姐姐怎这般想我,我就是那样馋嘴的人?真真是冤枉。”谢芷涵嗔道,“我是听见哥哥押了瑞王进宫才过来的。”
“这事,想必皇上自有定夺。”苏媛不甚在意的语气,“至于你刚刚说的萧婉仪,她本就出身尊贵,又是先帝御封的平阳郡主,与丹蕙公主从小姐妹情深,当然不会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中,咱们又何必理她?”
“以往出身再高贵又如何,进了宫看的是位分。”
苏媛瞅着她,好笑道:“既知这理,又何必与她一般计较?涵儿,非是我想让她,实则没有必要,她喜欢端着她的侯府傲气就让她端着,没必要为了口舌去和萧家作对。”
她说着面色微敛,沉声再道:“萧家世子自青海之功后又去了北地平叛镇压,手握重兵,皇上对他很是器重呢。”
这个,谢芷涵亦懂,失落的垂头道:“嗯,我哥哥也提过几句,说虽然皇上现在在朝堂上并不如何注意萧侯,但心里可没少念着萧家。”
苏媛苦笑,哪里是嘉隆帝念着萧家,是恭王元靖念着。
“不过姐姐也不必太过担心,萧家毕竟是恭王外戚,皇上就算现在启用萧世子,但也不会放任侯府做大的,毕竟现在的左相府就颇令他费神。”
谢芷涵说着拦住双爪趴在炕几上翘首垂涎糕点的猫儿,不重不轻的拍了拍它脑袋,娇斥道:“不准吃了,再吃长胖,姐姐就要嫌弃你了。”
猫儿不知足,“喵”得叫了声再探脑袋,无奈身子被锢得紧紧的,不得已睁着圆眼去看苏媛。
苏媛顺手取了块枣泥酥递去,谢芷涵见后不满道:“姐姐作甚惯它?”
苏媛但笑,“你不过来,它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姐姐这话的意思,还是我来抢它猫食了?”谢芷涵努嘴,一双妙目含着委屈,哀怨无比的看着对面人。
“还有几碟,梅芯你去装了食盒,待会给灵贵嫔带回去。”
谢芷涵双目晶亮,“皇上特地赏给姐姐的点心,你不用吗?”
苏媛摇摇头,今日这般多的事,哪里有那个心情?她终究是不放心长姐,见梅芯出去,挥挥手添道:“你们也都出去吧。”
等左右退下,她望向谢芷涵问道:“你哥哥如今可有出入后宫之权?”
“姐姐是有事找哥哥?”谢芷涵惊讶,“他倒是去过我长春宫几回,但都有皇上准许的。平时皇上入后宫,他偶有跟随,倒也不拘行动。不过他最近似乎很忙,在替皇上做事,我也有阵子没见他了。”
苏媛略思忖,迟疑道:“瑞王觐见,他应该还走不开。”说话时抿着唇瓣,像有为难。
谢芷涵想了想,问道:“姐姐是不是在担心那位林侧妃?”
“嗯。”
“她那样的女子,应该不会让自己有事吧?”
苏媛抬头,“涵儿这话何意,你觉得林侧妃是怎样的女子?”
“心机深沉,心思毒辣。”
谢芷涵坦言道:“就算我知道姐姐关心她,但是我仍是觉得她不简单,姐姐最好别和她过于亲密。不过我的话,你估计也听不进去,只是她能以一个琴姬走到今日,必不是善类。”
苏媛竟不知该如何反驳,微微沉默。
谢芷涵再道:“姐姐不是也曾怀疑过她在慈宁宫小产之事吗?”
“是,我疑心过,但这不妨碍我和她的关系。”
她语气笃定,微顿片刻后望着对面人询道:“涵儿,若是有一日你发现,我亦是心机深沉、心思毒辣之人,会如何?”
“怎么会?”
谢芷涵不愿相信,惊讶道:“姐姐怎会是那样的人,就算你变了,也定是被这后宫里的那些人给逼的。若不是她们先害你,也肯定不会主动害人。”
苏媛不忍再说了,“你方便的话,去见一下你哥哥。”
“姐姐是要让哥哥去打听下林侧妃?”
“嗯。”苏媛拉过她的手,焦虑道:“我思前想后,就算她是主动离开的王府,但是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牵连甚广,我怕有些人容不得她。涵儿,我在京中没有他人,只能拜托你。”
这时候,她有多恨自己没有可以做助力的母家?
虽然京中有苏致楠,然而对她来说等同没有,她对苏家并不信任,也不可能全心依赖。
“姐姐,她对你就那么重要吗?”
谢芷涵很惊诧,没想到苏媛会了林妃对自己开口。片刻没得到回答,想了想还是起了身,蹲身将猫儿搁下,笑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会去找哥哥的。”
苏媛起身送她,“我觉得她会有危险。”
她怕赵家的人,以及太后。
“嗯,你也不必太担心,这会子着急也没办法。”谢芷涵说着,又道:“要不,我先送信去府里,让父亲先派人找找?”
这事既然麻烦了谢芷涵,就瞒不住谢家,苏媛没有扭捏,点头同意。
“那姐姐留步,我先去了。”
苏媛还是送她到了永安宫宫门口,紧紧握了握对方的手,语重道:“涵儿,真的谢谢你。”
“不用,咱们是姐妹嘛,你这样和我推心置腹,也是信任我。姐姐,我很珍惜与你的这份感情。”
苏媛眼中有些酸涩,重重点头:“我也是。”
出去后,碧玉问自家主子,“小主,奴婢觉得玉婕妤不简单,她和林侧妃怎么会有关联?要不要让府里去查查?”
谢芷涵脚步微慢,摇头道:“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