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二章 告密

 

苏媛自她怀中接过猫,抚着其亮滑的毛随意瞥了眼面前宫女,慵懒道:“你来后,米雪乖巧许多,很少出去乱跑了,都是你照料有功。”
东银似是卑微极了,低头敛目小声的回道:“小主言重了,能进小主宫殿当差是奴婢的福分。”
苏媛淡淡“嗯”了,开口道:“随我进来。”
“是。”
庭中负责扫地修剪花枝的小宫女见了,无不伸头窃语,目露羡慕。
进了内殿,东银言简意赅道:“小主,奴婢这儿有一则消息。”面色认真,神态严谨。
苏媛瞅着她,这个满心想为她主子复仇的宫女,曾答应了要照拂她一二,可捞回永安宫后放任自由许久,实则并未如何关注,如今却主动找她说有则消息。
她合了合眼,继续抚着身上的猫儿,漫不经心道:“是什么消息?”
“长春宫主位贵嫔谢氏,与西华门易守将暗通曲款,早有私情。”东银语气不重,听在人耳中却如雷震耳。
苏媛面色微顿,抬眸定睛望着对面人,口吻严厉:“胡说什么,你可知道污蔑后妃与侍卫的罪名有多重?东银,你如今是我宫里的人,若是这种流言自你口中传扬出去,可知是何下场!”
她说得又快又急,像是特意掩藏的秘密猝不及防被人揭露,既恼且慌,更是替谢芷涵担心起来,脑中首先闪现出来的是东银能知道,旁人也能知晓,那涵儿该怎么办?
这件事的真实性,苏媛心中早有衡量,因此才会这般反应激烈。
“玉小主,东银没有胡说。”东银辩说道:“这事早有蹊跷,以前娘娘在时就曾撞见过灵贵嫔夜会侍卫,当时娘娘命奴婢暗中盯着,至今才敢肯定了与灵贵嫔私会的人是谁,正是近来颇得皇上器重的易守将,灵贵嫔还曾为他绣了一个锦囊。”
贤妃竟然派人做过这事?
苏媛震惊,“她关注灵贵嫔做什么?
东银揣摩了下眼前人面色,没有得知其他宠妃把柄的窃喜,有的竟只是担忧,又见其质问自己的语气如此严肃,启唇答道:“玉主子不必紧张,娘娘早就不在了,就算当初有过什么打算,也没有意义了。只不过是您和灵贵嫔进宫后风头过盛,娘娘防患于未然而已。”
“这事,你知晓有段时间了吧?”苏媛凝视着对面人。
东银没有否认,点头说道:“是,灵贵嫔常来找小主,又喜欢逗米雪,奴婢常常随侍在旁。殿内人多,小主们没有留意到奴婢,奴婢却是观察得出几分端倪的。”
“那你现在和我说这个是?”
东银抬头,直白询道:“小主难道不想独承雨露,宠冠六宫,将来做后宫之主吗?”
苏媛向上的心思从来没有遮掩过,很多时候也会借着嘉隆帝宠爱嚣张几分,是正当宠的妃嫔常有的姿态,她亦不曾克制和掩饰。
事实上,她自然也是想要在后宫里越爬越高的。
“这和灵贵嫔何干?”
“有灵贵嫔在,纵然小主恩宠比她多,却永远都会屈居人下。没了灵贵嫔,谢家扶持的就会是您。”东银认真道。
这语气,竟和早前贺昭仪与她说的一样!
虽然这的确是事实,不过,苏媛语气决然:“我不会那么做,你若是还想待在我宫里,涵儿的事最好烂在腹中,否则别怪我容不得你。”
“玉小主舍不得?”东银惊诧,循循善诱道:“您舍不得和灵贵嫔的姐妹之情,但行走在深宫,没有前朝势力相助,对您来说太难了。谢家日渐势大,以您和灵贵嫔的关系,若是没有她,谢尚书辅助的就会是您,也可以趁机把易守将收拢过来,有了他们相助,您才有能耐和瑾贵妃抗衡,否则您谈何除去赵氏?”
她说到最后,渐渐激动起来,怂恿的意味更加明显,“不说赵氏,连如今的秦妃您都对付不了。再者,灵贵嫔的脾性和性格,小主当比奴婢看得明白,她根本不适合后宫里的尔虞我诈,以其如今的势头,早晚会被贵妃除之而后快,届时下场和体面只怕还没有小主你亲自动手来的好。”
“啪!”苏媛拍案,怒目道:“这是什么话?东银,我不喜欢听到这些,该怎么做我心里自然有数,你若想我依你所言,怕是要叫你失望了。当初把你解救出来,算是全了贤妃生前对我的几番提点之恩,你说你想除赵氏替旧主报仇,我亦不会阻拦你,但过程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替我费心。”
东银闻言面色不动,只是唇角微牵,像是觉得可笑,“小主如今的处境,比起刚进宫的时候又好了多少?您受尽皇上宠爱,却终究入不了贵妃之眼的原因是什么,还不是没有强大的母族支撑?”
“这不需要你提点我。”这是苏媛的短处,自己心知。
东银上前几步,开口道:“娘娘在宫中多年,王家虽倒,可是王氏世族多年,根基虽垮,枝叶短时内却枯落不去。娘娘视东银为心腹,玉小主知道奴婢这话中的意思吗?”
“你是在提醒我,你不只是单单是一个宫女的身份,对吗?”她听出了东银口中的底气,亦不示弱道:“可是,你想在这座后宫里有所作为,还是借助我,否则你早已离开永安宫,另觅合作之人去了,不是吗?”
“玉小主这样袒护灵贵嫔,是真的在意姐妹之情,还是觉得深感其受?您是觉得对灵贵嫔的兄长谢侍卫很有信心?”东银面露笑意。
“放肆!”苏媛大喝,瞠目道:“东银,你可知你自己在说些什么,又可还记得当初你入我永安宫时说过的话?”
“东银没有忘。”她平静地陈述。
苏媛即道:“你没有忘,但今日所言却逾矩了本分。贤妃当时将你托付给我,你也入了我永安宫,便是我的人。我不管你之前多得旧主器重,在我这里就得守我的规矩,灵贵嫔的事不准宣扬出去,更不准背着我暗生是非。我相信,你不投靠皇后而来找我,也有你的思虑,是不是?既如此,就不该有那些不该有的念想。”
她话落,将东银遣了出去,唤汀兰进来,吩咐道:“你这些时日,帮我看着点东银。”又将米雪交给她,添道:“把猫送过去,让她仔细照料着,再取今日小厨房的几碟点心过去,就说我赏她的。”
汀兰不似梅芯,虽都是跟着她从杭州进宫的,被视作主子亲信,但很少发问,闻言应了就抱着猫儿退了出去。
梅芯再进来时,苏媛低喃道:“想个法子,联系恭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