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十一章 安心

 

苏媛听她语气便知对长姐有成见,果然上次在芳华宫中眼前人所表现出来的,是在责怪她们。她抿了抿唇,低语道:“哲哥哥生前,见过了长姐吗。”倒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断定。
贺昭仪淡淡一笑,“贺氏门庭仅有哲弟一人,自从你长姐回来,我又喜又忧,喜的是你林家尚留血脉,悠的是哲弟一旦知晓,必定不顾一切将你长姐从瑞王府救出来。他两耳不闻窗外事,终日待在府里,我爹娘更是瞒着消息,谁成想他还是知道了。”
她应该是恨林家的,先前姑姑贺贵嫔小产身亡的事纵使非林氏父子主谋,但毕竟有他们失职之罪,而那林婳又迷了胞弟心窍,竟做出那等糊涂事来。
苏媛心底总恐她生出此等情绪来,闻言又唤了声“玲姐姐”,却不知到底该怎么说下去。
“你不用担心,她不会出事的。”贺昭仪瞥了她眼,强调道:“她是回来复仇的,你以为真是在王府里与人争夺瑞王宠爱的女子?不过是见着丹蕙公主回来,搅搅他们兄妹和太后之间的关系罢了。”
显然她和林婳暗中联系已久,苏媛见其虽然语态不善,但不似真的怨愤,亦肯和自己说明情况,暗自定了定心。
“可是,我担心瑞王怪罪她。”
“不会。”贺昭仪头也不转,继续往前,口吻笃定:“你别小瞧了你长姐的本事,外面传瑞王为博红颜一笑斩亲信戕百姓的流言,可不是假的。你长姐失踪不见,瑞王知道着急了,回来后自有她的弥补,这会子瑞王有多着急,之后和丹蕙公主及太后之间的矛盾就有多大。”
忆起这场事情的初始,正是因为丹蕙公主和林妃发生矛盾导致的小产,苏媛想着自己早前的猜测,惴惴询道:“玲姐姐,那日慈宁宫中你在场?”
贺昭仪这才抬眼看她,好笑着反问:“怎么,打听你长姐小产的原因?”
“嗯。”
“连你都不信是丹蕙公主推倒的林妃,旁人自然也不会信。”
“可是那孩子……”苏媛急着张口,却被贺昭仪打断,“孩子如何?你长姐腹中的孩子是瑞王骨肉,是太后的亲孙。太后是谁,是你林家冤案的主谋,你觉得以你长姐的性格,会把孩子生下来?
林媛,你莫不是在苏府待得时间太长,竟忘了自己根本?口口声声说着进宫来复仇,怎能这样糊涂?如今朝局动荡,后宫亦不太平,我不说你什么,可是你长姐都记得清明呢!”
苏媛被说得面色泛白,十分惭愧,低头沉默了好一会才抬头,“玲姐姐教训的是,我只是心疼那毕竟还是长姐的骨肉。何况,她若是以这样的方式陷害丹蕙公主,瑞王和太后岂能放过她?”
“我能看清楚,你以为瑞王会不知道?如果当真是丹蕙公主害得林妃,以瑞王脾性那日能轻易的放过公主?再者,他接纳太后安排的明瑶郡主,焉知不是被你长姐寒了心?”贺昭仪声音不疾不徐,却条理清晰,听得苏媛更是心惊胆战。
瑞王知道?他知道长姐是故意在慈宁宫小产以陷害他妹妹?
苏媛心生惊惧,又想到此刻宫外他正满城搜寻,有些难以理解。
贺昭仪见她这般,唇角弯了弯道:“瑞王向来宠你长姐,他不是没怪罪吗,还将你长姐接回王府好生调养着,如今外面那番动作,不更表明了他对你姐姐的情意?有什么好担心的,动情的人才会患得患失,你长姐把握的很精准,否则你当随随便便的王府侧妃就能那样子嚣张?她就是仗着瑞王宠爱方有恃无恐的。”
苏媛听不出她对长姐的褒贬,也分不清到底是何想法,此刻与之凝视,她蓦然开口:“玲姐姐,你恨我长姐吗?”
她神色一滞,喃喃道:“恨什么?恨你长姐私下去见我哲弟,还是恨我哲弟对你长姐执念太深?这种事又怪得了谁。”
贺玲想得很清明。
苏媛闻言方好受些,吸气再道:“我进宫后都是玲姐姐照拂我,长姐和你既然往来多日,想来亦是信任有加的。贺家知我姐妹根底,纵然哲哥哥出了这事,你却还跟与我讲这些。我如今却还想问姐姐,你还会帮我们吗?”
“帮,怎么不帮?都到了这个份上,回不了头了,贺家不可能退缩,亦无路可退。林贺两家,说到底都是被赵氏所害,哲弟自己抵不过那个“情”字,我做姐姐的又能如何?”
她闭门想了几天,终归是气自己胞弟不争气。
“谢谢。”苏媛诚心道。
贺昭仪就望向她,徐徐道:“这宫里,不是为善的地方,皇上与你既然早有约定,你就该做你应做的。秦家虽死不僵,太后和赵相近来在暗中笼络禁军中人,而秦妃亦不是过去的秦妃了,你该趁早下手。”
“我知道了。”苏媛想到昨晚嘉隆帝召她侍寝,不见往日温存,亦不似最早那般冷言叮嘱,至今仍是疑惑。
“好了,你长姐的问题你已有了答案,现在回宫去吧,我那芳华宫可不该是当红宠妃常去的地方。”贺昭仪止步,侧过身望向她。
前面不远就是芳华宫了,都到这里还不让她进去坐坐,苏媛颔首,福了身道:“好,那我就先回去了。”
“阿媛,你的宠爱虽然比灵贵嫔多,可是她有谢家。你们是表姐妹,但是有灵贵嫔在,谢家帮衬的永远都只会是她,你懂这个道理吗?”
突来的提点,苏媛眼皮一跳,吃力的张口:“玲姐姐这话何意?”
“你就算帮着皇上办好了事,可是要在后宫站稳脚跟,需要你自己的势力。苏家远在杭州,并不能帮你什么,你该想得是如何借力便利。宫中的生存之道,耳力灵敏亦是很重要的。”
苏媛感激道:“我听懂你的意思了。”
“嗯,只要你站得足够高,无人会关注你的手段是否光明,这儿不是养人身心的地方。”贺昭仪说完,这才真的起步离开。
苏媛看着她的身影好会儿才转身,回永安宫时正见东银抱着雪白的猫儿在门口等她,似是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