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一十章 见解

 

爱姬于火海中销声匿迹,素来痴心的瑞王不见伤心欲绝,反而半夜里就亲率人满城搜寻,谁都知道事有隐情,那位林氏自然并不会是真的香消玉殒。
赵琼回宫的途中思虑许久,相府中对她的培养与教导也都是格外用心的,自然不会像寻常女子般受了委屈便哭哭啼啼失去理智,回想着白日里随瑞王进金娇阁时林氏说话的姿态和语气,很显然对方早有准备。
林氏不和瑞王哭闹争执,也不表嫉妒不甘,笑意吟吟的恭贺了他二人番,反倒是把瑞王气得面色铁青。天黑时瑞王进她的房,独自饮酒却不教人近身,又时常唤近侍进来询问林氏那边的动静,赵琼便知瑞王不过是拿自己刺激林氏罢了。
瑞王既对她无心,她被驱赶出府亦是意料之中,何以委屈不平?
她挺直了身杆跪在太后身前,见其深思,赵琼语气依旧平缓清晰,“姑母,实非侄女因私嫉妒林氏,委实是表哥痴迷林氏已入了魔,那林氏若是有心之人也就罢了,不枉表兄满心真情。
可是侄女入府后,听闻的莫不是表哥躬身取悦林氏之举,甚至还借侄女故意去激林氏,可林氏枉然不在意,视王爷与侄女不见,晚时又蓄意纵火,惹得王爷冲动之下私调护都营将士搜寻。长此以往,王爷早晚会被林氏害得身败名裂!”
听到这话,赵太后才似被人点醒,整个人肃然沉目。
赵琼点到为止,意思已喻,即不便再言下去了。
“琼儿,你起来。”半晌,太后终于出声。
赵琼亦不扭捏,站起身静静立在一旁,外面就有宫人禀道:“太后,贵妃求见。”
瑾贵妃自然是担心胞妹而来,赵太后知她素来作风,未免其进来惹得聒噪,挥手道:“你出去见见你姐姐吧,此事体大,容哀家好好想想。”
“是,侄女告退。”赵琼盈盈福身,退出去后迎面就被胞姐握了双手,听得对方气愤道:“瑞王简直太不咱们赵家放在眼里了,你委身给他做妾,他竟这样折辱于你,还有那个林氏,在你入府当夜纵火王府,简直胆大包天!”
她位居高位多年,又曾执掌六宫权柄,呵斥之言颇具威严,听得周遭人皆屏气凝神。
赵琼左右看了看,拉了身边人往旁边走,还没起步却反被对方拉了回来。
赵环瞅着她,又望向殿门,“妹妹你走什么?这是太后的安排,我们去找太后做主,瑞王这样待你,我倒是要看看他怎么和我们赵家交代!”
“长姐!”赵琼连忙拽住她,好言哄道:“姐姐还嫌妹妹的笑话不够大吗?我随姐姐回钟粹宫,我再慢慢与你说。”
说是回宫再说,可毕竟挨不住赵环的急性子,她不敢在慈宁宫放肆,但这所皇城里可没有她忌惮的地儿,走在路上就开始追问不断。
赵琼不得已,叹息了反问道:“姐姐你自己想,在太后心里,是咱们这些做侄女的亲,还是瑞王更亲?”
赵环抿了抿唇,艳丽的容上透着不加遮掩的不满。
“你跑去质问她,无疑是打了太后的颜面,又以咱们相府逼着太后去处置瑞王吗?瑞王再荒唐,也是太后的亲生儿子,怎是你我可比?与其逼问无用惹得太后厌烦,倒不如让太后自觉亏了我。”赵琼声线清晰,说的头头是道。
赵环似乎也听明白了,但就是不甘心,终究还是激动道:“难道就这么算了?我早就和姑母说,不能让你以侍妾身份入王府,偏偏她和祖父都决定了,这多委屈你?
四妹,你是不知流言可畏。堂堂的明瑶郡主,相府千金,就这样被瑞王送回来,这宫里的人会怎么样?再加上林氏失踪,瑞王府如此声势浩大,回头整个京城都知道你的事了!”
赵琼却不疾不徐的接道:“越是这样,百姓对瑞王怨声载道,太后就更容不得林氏。”
赵环似乎很惊诧,“你同一个姬妾计较什么?林氏不过是瑞王兴起玩乐的玩物罢了,难道还能扶正做正妃不成?就算没这次的事,她也得宠不了几年,你何必自降身份,与她想比?”
“姐姐,不同的,林氏还在,我就名正言顺嫁给瑞王做了王妃,来日也是不顶用的。”
赵琼是知道府中计划的,更明白太后苦心,那龙椅上的人早晚要易主,等到他日瑞王手握大权时,谁能迫得了他不要林氏?就算太后,也做不到。
她本就是聪慧之人,更因为家中长辈的叮嘱早就注意着瑞王府,深知林氏对自己的威胁。
赵环却想不明白,只唯恐胞妹想不开才匆匆赶来求公道,不成想竟听了她的开解,终是意兴阑珊。
出了这么大的事,陈皇后也没有心情与众宫周旋,早早就结束了今早的晨昏请安。
宫中无秘事,苏媛昨夜侍寝后被送回永安宫的事大家也都听说了,出来后萧韵倒是走近冷嘲暗讽了番,借着瑞王府林氏的事笑了几句什么花无百日红之类的话。
苏媛心里惦念着宫外长姐,因此并没有搭理她,见前方有贺昭仪的身影,随口应付了萧婉仪就追上去了。
萧韵揪着帕子,径自嘀咕道:“神气什么,皇上早晚也腻了她。”
话音刚落,突然从正身后传来声音:“皇上若是腻了媛姐姐,又怎会召她去侍寝?比某些见不着皇上面的人来说,在这奚落别人侍寝后回宫,难道不该先反省下自个儿可曾留宿过乾元宫的?”
这无疑是明嘲了,萧韵闻言又气又惊,转过身,正见风头正盛的灵贵嫔谢氏。
她不情不愿的欠了欠身,嘴上却不服软:“贵嫔怎么这时候才出来,您和玉婕妤素来相交,不都是成双出入的吗?”说着转身看了眼,恍若添道:“哦,我给忘了,玉婕妤追贺昭仪去了,想来贵嫔身份还不够昭仪那般尊贵。”
“皇后留我说会话罢了,萧婉仪的心思倒是真多。”谢芷涵哪管她话中的挑拨,淡淡一笑,绕过她走了。
萧韵心情不好,左右望了望,发现竟无人主动上前与自己同行,终究是不平,思忖几番却又回身进了凤天宫。
苏媛追上贺昭仪后,本是有些尴尬,但心中担忧之意更甚,还是忍不住开口:“玲姐姐,你与我长姐素有往来,可知她现今是何情形?”她实在是着急了。
贺昭仪侧过身,态度不似过去那样热情友好,不答反问道:“我连你长姐何时私下见了哲弟都不知道,又如何探得她的下落?”说完见其面色泛白,闭了眼悠悠再道:“放心吧,她本事大得很,待瑞王将汴京城搅得人仰马翻时,自然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