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九章 失踪

 

太后惦念娘家人是情理之中,将左相府赵氏千金接进宫陪她小住亦不是没有过的事,像瑾贵妃未进宫前就常常伴其左右,只是用了半副太后仪驾迎这位琼姑娘进慈宁宫,声势实在浩大。
美其名曰侍奉太后、陪伴公主,可进宫后待嘉隆帝前往请安时又有意无意的暗示,在元翊面前大赞赵琼蕙质兰心、温柔知心,还道她和丹蕙公主情比手足,嘉隆帝即起孝心,封了赵琼为明瑶郡主。
明瑶郡主身份尊贵,早有知情之人私下议论,道瑞王正妃之位悬空已久,太后定是有意要将明瑶郡主许配给瑞王。然而等来的,是太后将赵琼以侍妾身份直接送入了王府,那是四月末的初晨,曦风和丽。
离林侧妃在慈宁宫小产不过十来日,这般仓促、低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苏媛知晓后整日都心神不宁,她不知道尚在静养的长姐见到明瑶郡主之后会是怎样的心情。
她吩咐人留意着,盼着能听到瑞王将明瑶郡主遣送回宫或者左相府的消息,然而并没有。
只等日暮,王府又来人,进太医院请走了朱允。
苏媛的心,便更揪紧了。
当时瑞亲王将长姐接回王府后,朱允就跟着去了王府,整整五日才见他回宫,而后去慈宁宫做了回复。
苏媛因着避讳,特意等了两日才召他来把平安脉,打听得知长姐情况已稳,只是瑞王与她似有争执,王府中人当差都小心翼翼的。
她就纳闷,都说瑞王对长姐情深似海,为了她可以不顾任何人,到底为何会忍心在长姐卧床时与她争执呢?再想到这几日丹蕙公主逢人就说当时殿内情形,以强调是林氏自己摔倒的事实,苏媛心中就有了不好的猜测。
她坐在殿内,心思百转,顷刻与梅芯叹道:“你说,明瑶郡主入了王府,是不是预示着林侧妃的恩宠不在了?”
梅芯为难道:“太后毕竟是瑞王母亲,明瑶郡主身后又有左相和瑾贵妃,瑞王爷不能拂面吧。”
苏媛蹙着眉头,再要接话又听人通传,道刘明来传旨请她今晚去乾元宫侍寝。苏媛打发走了来人,沐浴更衣后坐上轿撵去找嘉隆帝。
乾元宫灯火如昼,在门口正见恭郡王元靖,二人见了礼。恭王道:“方才右相大人来觐见皇上,婕妤许是要稍等片刻。”
苏媛同样清冷平淡的应话:“多谢王爷相告。”
元靖深深望着她,启唇想说什么,瞥见左右太监侍卫,最终只是微微颔首。
苏媛在偏殿等元翊,没过多会刘明又带人进来布膳。
元翊的心情似乎并不好,往日苏媛服侍他用饭总会调笑几句,今日却沉默静谧,晚时床榻之间亦显得急躁许多,没多会又让人将苏媛送回永安宫。
彼时时近三更,这是过去所没有过的,苏媛整个人有些疲倦,回宫闭着眼任由人服侍着上床歇息。
梅芯在踏板上铺了褥子夜侍,听着帐幔内来回翻身的动静,不由低低唤道:“小主不要难过,或许皇上今日朝事不顺,所以没有留您。”
苏媛本来心里就有些闷烦,闻言索性坐起身来,冲外说道:“水。”
梅芯赶紧给她倒了杯温水。
苏媛抿了几口手捧着绿瓷小杯发呆,瞅见她满目关切的眼神,她无所谓道:“妃嫔侍寝后回宫不是很正常的规矩吗?不必担心我,皇上不是寻常男子,他是君王,我自不可能视他为夫君,以夫君的要求希冀他,因而更谈不上什么委屈。”
这话说的是实话,但心底里那几分堵又是为什么?苏媛瞒不过自己,尤其在经历了先前元翊的柔情蜜意后,突来的冷落有些无措。
她将茶杯递回去,懒懒道:“我无事,歇了吧。”像是在对梅芯说,又似是在告诉自己,君王的恩宠本就是缥缈不定的,好比先前整个京城都觉得瑞王对林妃非卿不娶,现在还不是接受了赵琼?
明明知道长姐接近瑞王,就好似自己服侍元翊一般,怀着其他目的,但姐妹间的护短心性,无论对方在世人眼中是如何,终究还是替她心疼委屈。
或者只是因为听了太多关于瑞王深情的传言,他最终辜负了这个痴字,苏媛感到失望。
辗辗转转睡了两个时辰,天还没亮就听见外面嘈杂,打发人出去看,方知是昨日许多人都等着看的那幕情景终究出现了。
明瑶郡主回了宫。
其实是连夜被赶出来的,因为瑞王府金娇阁里的林妃不见了。
据说昨日自赵琼进王府之后,已有多日不进金娇阁的瑞王曾带着她去见林妃。林妃当时没什么异常,甚至笑颜恭喜瑞王喜得佳人,容色灿烂,就那样直直的望着他们二人,完全不见往日的嫉妒之面。
瑞王当场拂袖而去,等到夜色渐上时王府里不知谁先传出了瑞王进了明瑶郡主屋子的话,而后金娇阁失火,林妃不知所踪。
传进宫里来,就是瑞王跟疯了一样冲进那座特地为心爱女子盖的宝楼,失狂成都令王府众侍将惊骇。
赵琼过去劝他,差点被当场刺死。
瑞王府半夜开始搜寻,后来发动护都营,天色未亮就挨家挨户的找,众人皆不明所以,人是在瑞王府火海中不见的,又不是蓄意逃跑,怎的跟抓捕人犯一般。
可惜,没有人劝得住瑞王。
明瑶郡主坚决不回赵府,在宫门外等天亮,也不让人进去通禀。就等着宫门开,文武百官纷纷朝觐时才进内,面无表情的径自去了慈宁宫,似乎未见到周边人的指指点点。
赵太后望着跪在殿中的侄女,语气悠悠:“到底是哀家勉强了竣儿,让你受了委屈。”她挥手,让近侍过去抚对方起来。
赵琼却不肯,跪在那一言一语的清晰道:“太后,林氏妖女迷乱瑞王心志,蓄意纵火欲烧尽王府,实则暗中潜逃逼王爷用私权扰乱百姓安宁,拖累王爷威名,实在容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