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八章 为妾

 

赵太后心情不虞,陈皇后与瑾贵妃在慈宁宫服侍,直到宫内掌灯,太后才让皇后回去。
瑾贵妃自然很体贴的留下,太后亦没有拒绝。私下里,赵环还是喜欢称呼对方“姑母”,显得亲切一些。她亲自蹲在太后身边替其敲腿,细声道:“您别忧心了,瑞王并没有怪罪公主,他们兄妹和睦,姑母何必再烦心?”
“你懂什么,竣儿不是这样的性子,这事肯定有蹊跷。”太后原与其他人一般,都觉得是丹蕙无意擦碰了林氏才致其摔倒小产,可越想越不对劲,如若真的是丹蕙的错,竣儿不会如此息事宁人。
“这个林氏,越发不规矩了。”太后叹气。
“姑母觉得,是林侧妃故意陷害的公主?”赵环开口,面色紧张,心底里却不以为意。这二人与她都是感情平平,往日里互不对付,因此今日的她颇有些看热闹的心态,自然在眼前人身边是不可能表露出来的。
太后也是郁结于心难受的紧,倒是和她说出了心中猜想,“先不提林氏如何,那没的是竣儿的孩子,如果真是丹蕙的错,竣儿不会放过她的。可是你听玳瑁说了没,竣儿在慈宁宫外许久才进来,哪里还有以往的火急火燎?”
赵环随口接道:“但若是林氏刻意为之,用亲生骨肉离间王爷和公主的兄妹感情,这心思太过歹毒了吧?”谁都觉得是不可能的,哪有人会用这种代价与丈夫妹妹争宠?
如果真是这样,林氏就真的不该存在了……赵太后也不愿去相信这种可能,毕竟得失计较很清楚,林氏若是能平安生下那个孩子,荣华富贵无可限量,尤其是名分地位,她犯不着冒那么大的险。
因此,这才是最想不明白的地方。
“或许,王爷对侧妃没有以前那般喜爱了呢?姑母,如今林氏卧床,王府内无人体贴照顾王爷,您何不乘此机会给王爷安排一番?”
这安排,自然是给元竣房里添人的事。
太后几乎立即想到了左相府中的另外一个侄女,迟疑道:“以你之见,这时候将琼儿送进瑞王府,可合适?”
“四妹?”赵环惊诧,赵琼是她的嫡亲妹妹,“姑母,您要将琼儿以什么身份送去王府?”声音是颤着的,她觉得自己胞妹应该得到最起码的明媒正娶,而不是随随便便抬进谁府里。
像是听懂了她的意思,赵太后迟疑道:“侍妾。”
“这怎么可以?”赵环立即站了起来,不平道:“姑母,您心疼瑞王是不错,可琼儿是府里正正经经的嫡小姐,哪有做侍妾的道理?她是左相府千金,我瑾贵妃的亲妹妹,难道要去给一个姬妾伏低做小?”
她语气激动,片刻后反应过来,颇有忌惮的敛了敛气势,继而拿出家中长辈来,随口道:“这事祖父与父亲知道吗?”
赵太后点头,“自然是知道的。”
“什么?”赵环又是一乍。
赵环软声道:“姑母,这太委屈琼儿了。”
“有何委屈的?琼儿但凡进了瑞王府,有我这位姑母替她打算,难道还愁来日提不了正妃?你们是知道瑞王脾气的,如果强逼着他马上迎娶琼儿做正妃,无意赵家脸面更难看,还不如先进府做侍妾,竣儿顾着她的身份也不会太为难。”
赵太后循循善诱,“何况,虽是为侍妾,府中人还能怠慢了不成?你道她是你亲妹妹,就不是哀家的侄女了?赵家的姑娘,忍一时委屈又如何,昔日你不也是那样进的东宫吗?”
这可就踩到赵环痛处了,昔年她和陈玉都贵为相府千金,必选太子妃之时,甚至赵家权势更大,只因先帝顾念已故的元后抬举了陈家女儿,她才不得不偏居侧位。
非正即妾,赵环深知这其中的委屈,自然是不愿自己妹妹重蹈覆辙,可惜太后竟然与府里早有安排,她更不能说什么。
走出慈宁宫时,赵环的心情很堵,上了轿撵喃喃道:“香橼,府里打算把琼儿给瑞王做妾,你说这么大的事,为何祖父与太后从不曾告知我?”
“四姑娘?”香橼是她从左相府里带进宫的,自然也识得赵琼,惊讶道:“相爷和老爷舍得吗?”
“太后都这般说了,想来是没有意见的。”赵环仰头,不甘道:“你说我都如此了,何苦还要让琼儿再受这种委屈?那瑞王又怎是值得托付终身的良人,这京中谁不知道他钟情于林氏,就算今日没有为林氏冲冠,可又有谁敢说他对林氏没感情了?
我不过就随口说可安排几个人送去服侍瑞王,谁成想太后竟然要用琼儿?琼儿那样的修为品性,不说嫡王妃,送进宫当皇后也是可以的,居然要去给瑞王做侍妾!”
“娘娘,”香橼唤着主子提醒,左右看了看让她顾忌些,可赵环怒气难平,不悦道:“赵家的女儿姑母何曾心疼过,她眼中最在意的还不是只有她的亲生儿子!”
赵环领着满心不甘离开,殿内赵太后亦是心思难宁,她招手吩咐道:“玳瑁,明日天亮差人去相府将琼儿接进宫来。”
这是欲让赵琼从慈宁宫出嫁的意思。
玳瑁颔首,片刻仍是不确定的问:“太后决定了?”
“不然呢,总不能每每都是竣儿去迁就林氏吧?哀家瞧今日竣儿的神色,他与林氏之间有事儿,让琼儿进王府,正巧也替我关注着林氏。”太后说着抚额,疲倦道:“近来,哀家每次看见林氏都不舒服,比最初两年更是强烈,总觉得不放心。”
“是,奴婢待会就安排下去。”
太后“嗯”了声,想起方才赵环离去时的神色,沉吟了道:“环儿方才在怪我,觉得哀家委屈了她妹妹。”
知晓内情的玳瑁有些无法接话,这到底是委屈了谁,来日自有分明,“主子,贵妃是心疼琼姑娘,误会了您的苦心,以后会知道的。”
“以后?”太后摇头道:“以后她就要替她自己抱不平了。”
玳瑁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