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七章 反常

 

苏媛进宫之后听过许多关于瑞王的传言,什么暴虐成性、嚣张跋扈、痴情不改的。也听过不少小故事,有他早年和嘉隆帝的过结;有他为宠妃而置部下将士性命不顾的;也有他为宠妃低头恳求别人的。
但在苏媛这,对他存着惧意的。
因为容貌。
据说瑞王是个很喜欢毁灭的人物,如他那样骄纵着长大的皇子,和元翊元靖都不同,他没经历过挫折和挑衅,男儿的尊严心极为浓烈,是不会容忍嘉隆帝身边有与他宠妃相似之人存在的。
这也就是元翊当初想用苏媛挫其锐气的本意。
“玉婕妤,你别抬头。”耳边传来蒋素鸾的提醒,苏媛还没有垂首的时候,身子已被其拢在后面,听得其清丽的嗓音响起:“瑞王安好。”
苏媛跟着她微微欠身。
元竣对这些后宫妃嫔素不上心,微微颔首沉着脸就要过去,可抬脚刚走几步,突然又转首,望向蒋素鸾身后的人,“这位是宫里的玉小主吧?”
他竟然知道!知道宫里有苏媛的存在,那想必容貌的事也是早就知晓了的。
瑞王此刻明显是余怒未消、心情消极之时,苏媛提着心点头,同样道:“瑞王安好。”
瑞王身量高大,容貌没有元翊那般平和亦不见元靖的俊美,但亦是剑眉星目、双眸湛湛,只是生气的时候显得刻板严肃许多。
她见苏媛如此,喝声问:“玉婕妤不敢直视本王,莫不是惧怕本王?”
连对自己亲妹妹都能拔剑的人,苏媛如何不怕?就瑞王夫妇在宫里素来都是后妃绕道相让的对象,此刻他就算因心情不佳处置了妃嫔,太后与嘉隆帝难道还会降罪于他?
“王爷言重了。”苏媛抬头,四目相视,清楚得见到对方微微怔住的神色。
“确实很像。”元竣不过扫了眼,挪过视线便继续前行。
苏媛攥紧的掌心松开,自己都不知道何时后背衣衫汗湿,长长吁了口气。
“就这样?”蒋素鸾都觉得不可思议。
苏媛也是有所迷惘,后来看了眼身边人,讪讪道:“或许是我们想多了。”这时候,瑞王也没心思计较为何嘉隆帝身边会有与他宠妃容颜相近之人的冒犯吧?
“总之他没为难你就好。”蒋素鸾展笑,“走吧,瑞王进宫,太后与他又是一场母子不睦,留在这就是池鱼之灾。”
“嗯。”
经历了这事,苏媛也没心情再去重华宫小坐了,和素嫔分道扬镳之后,缓缓走向永安宫。
她静静走了段路,侧首唤道:“姑姑。”
桐若上前,恭敬道:“奴婢在。”
苏媛问:“瑞亲王,真的很宠爱林侧妃吗?”她今日见闻,似乎并非如此。
或许,长姐的生活,并不似众人所说的那么好吧?方才丹蕙公主话语中对长姐的嘲讽与蔑视……苏媛闭了闭眼,心中有些难受。过去,长姐亦是世勋贵妇口中赞颂的名门闺秀,秀外慧中、温婉纯良。
“自然是不差的,不过今日瑞王确有反常,奴婢也不明白是为何。”瑞王性子素来暴躁,刚刚慈宁宫外明眼人都看出来是有所克制,并没有完全发泄出来,这与他素来的作风不符,“难道是瑞王和林侧妃近来吵架了?”
这就无人知晓了。
苏媛回宫后,依旧让人留意着慈宁宫那边,毕竟是太后寝殿,守卫森严,并不能得知元竣进殿后的情况,只知道他进去后没多会就将林侧妃抱了出来,当即回瑞王府。
傍晚时分,谢芷涵来找她,苏媛就有意无意打听下午的事。
谢芷涵不笨,察觉出后反问道:“媛姐姐,你好像很关心那位林侧妃?”她睁着双眸望向苏媛。
苏媛点点头,不加遮掩的说:“是,我关心她,在意她、担心她。”
谢芷涵咬唇,“媛姐姐?”
苏媛抬眸看了眼身边的桐若,后者领着宫女退下后,她坦然言道:“涵儿,那位林侧妃于我来说很重要。”
“是旧识?”
“嗯。”没有否认。
谢芷涵凑着脑袋眼珠子转了又转,盯着对方的容颜压住心底的猜忌,“姐姐和她的关系,是不是比我和你更为亲近?”
苏媛只望着她,没有言语。
谢芷涵却已明白,眨眼道:“我知道了,我不问。”而后停顿片刻,将先前慈宁宫里的情形说与对方听:“瑞王进宫后,没有顾忌太后的解释,径自问了太医林侧妃的身体情况,就将她带回了王府。”
“就这样?”苏媛诧异。
“嗯,还带走了朱太医,去王府伺候林侧妃身体,想来这几日都不会回太医院。”谢芷涵说着亦皱眉,“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都以为按照瑞王的脾性不会善罢甘休,谁知竟这样息事宁人,连多的话都没有追问就带林侧妃回去了。”
“或许,终究还是心疼自己亲妹妹多一点吧。”苏媛漫不经心的接道。
“我看不像。”谢芷涵狐疑着神色道:“媛姐姐,说实话,我对那位林侧妃的感觉也不好,我总觉得她心机深沉。指不定今日的事,就是她自己策划的,我看丹蕙公主不像是会给人暗中使绊的性子。”
苏媛乍见丹蕙公主的时候也蛮喜欢的,觉得那少女天真单纯,为人又爱笑,与自己想象中完全不同,可是等她和长姐出现冲突时,那再多的好感都化为乌有了。
苏媛不敢忘,丹蕙公主是赵太后的女儿,以自己的身份,不可能与之交好。所以,听见谢芷涵说这些话时,她的脸色并不好看,直白且不加遮掩的说道:“涵儿,我不喜欢丹蕙公主。”
谢芷涵这方察觉说错了话,似乎有些惊讶,苦笑了道:“姐姐是因为林侧妃所以不喜欢长公主吧?”她也不需要对方回应,继续道:“没想到姐姐这样重视她,她不喜欢的人,你也不喜欢她。”
苏媛默认,“所以,今日的事无论真相如何,我的立场不在长公主那方。涵儿,多谢你来告知我,只是有些事你不适合搅合进来,否则他日早晚会累及你和你的家族。”见对方张口有话,抢着再道:“我没有把你当做外人,可惜不是所有事我都能与你讲的,你明白吗?”
谢芷涵看了又看,终究没有再追问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