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六章 兄妹

 

瑞亲王元竣作为护都营统领自是身手了得,入宫不解佩剑亦是常见之象,可这对着自己的同胞亲妹动手,还是过于骇人。
别看丹蕙公主娇小单薄,竟是练过功夫的,顺手接了对方甩来的剑鞘,她一个飘逸的后退,将剑鞘横在自己身前。
原地站稳后,丹蕙瞪着对面人道:“三哥哥,我离京一年,你见面便这般待我?”
元竣剑指亲妹,浓眉紧锁,声色俱狠:“丹蕙,昔年你年小不知分寸,我没有追究你。你现在问为兄这话,那动手之时可曾念过婳儿是你嫂嫂,她腹中孩儿又是你的亲侄儿?母后疼你护你,总让我忍让包容你,可你竟这般不知收敛!”
“我没有!”丹蕙本就受尽冤枉的眼神,心中俱是委屈,又闻这番质问,干干的解释道:“她自己摔倒的,与我何干?”
可惜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二人殿内争执,而林侧妃更是在丹蕙公主身边摔倒,两人又有肢体接触,现在还怎么道的清?
丹蕙亦知自己的话有多苍白,毫无可信力。余光瞥见王兄身后跟着的随从与宫女,认出那年长的嬷嬷是林妃身边亲信,亦是方才出宫报信之人,她扬手将手中剑鞘甩出,正击那仆妇胸膛,轻跃过去,厉色道:“定是你们这般宵小在我王兄面前诬陷本公主,倒是说说,谁亲眼见着本公主推你们主子倒地了?”
那仆妇是林婳身边的亲信,在瑞王府亦是极有地位的嬷嬷,“啊”了声倒地后捂着胸膛,一副忍着疼痛敢怒不敢的怯怯模样答道:“奴婢不敢诬陷公主,只是我家主子意外,奴婢出宫请王爷罢了,奴婢听不懂公主在说什么。”
“必是林氏指使你这样说的,你个刁妇,本宫要将你送去刑宫!”丹蕙公主横眉厉目,怒气忿忿,她话落就要上前。
瑞王拿着剑的手微动,语气不善道:“丹蕙,你再敢动瑞王府的人试试?”语中尽是威胁。
慈宁宫外守卫森严,侍卫罗列,此刻却都犹如那汉白玉雕的石狮杵在原地,对于瑞王与长公主这番动静罔若不知,并不敢上前。
“都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知悔改,本王看你就该留在金陵好好修身养性,回京都来做什么!”瑞王实在听不得任何人出言诋毁自己心上人的,态度格外不善。
方才惊叫的玳瑁稳了稳情绪,刚刚眼见着瑞王迎面对公主拔剑相向,她委实感到害怕,因为此次之事比早年瑞王府中公主逼侧妃投湖的事更为严重,那瞬间她真以为瑞王要对公主下杀手了。
不过毕竟是宫中的老人了,走过去压低了嗓音劝道:“公主,王爷气头上说的话您别放在心上,您与王爷是亲兄妹,他必定会相信公主的。”
“姑姑你觉得三哥哥会信我吗?你看他的模样,若不是在母后宫外,怕是恨不得杀了我好给他的宝贝侧妃解气吧?不就是个姬妾吗,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不清不白的进了王府,偏偏你把她当块宝……”丹蕙毕竟心高气傲,几乎是对着瑞王吼的,冷笑着再道:“你就那么相信林氏,为了她连我这个亲妹妹都不要了吗?”
瑞王怒为红颜,本都觉得会大发雷霆的,可是竟一反常态将手中之剑松了,侧过身道:“你走!”
玳瑁便拦着欲要说理的丹蕙,“公主,奴婢陪您回娇露殿。”又望向瑞王,轻声道:“王爷,侧妃已没有大碍,不过失血过多还在沉睡,您要不要进去看看?”
瑞王立在身边,没有动静。
“那奴婢先行告退了。”玳瑁福身,强拉着丹蕙离开。
等走开一段路,丹蕙紧绷的身子才放松开来,流泪道:“姑姑,我是不是真的不该回来?母后信中还说什么三哥哥想念我,你瞧他方才说的什么话,他是巴不得我永远待在金陵不回宫了吧?”
“今日是个意外,公主别往心里去。”
“怎么就偏偏那么巧?林氏也是的,有了身子还出门作甚,来迎接本公主?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她是恨透了林侧妃,那个惹得三哥哥与母后和自己生出嫌隙的女子。
“其实王爷已经顾忌和公主的兄妹情意了,若是过去,可不会听公主说这么多,必定将您拉到侧妃面前赔罪。”
这也是丹蕙意料之外的,颔首道:“嗯,王兄刚刚最立即的不是马上进宫去看林氏,而是与我在宫外周旋许久,和他以前不同。”
玳瑁亦是这样想的,但出口却是:“说明王爷最在意的还是和公主的兄妹之情。”
丹蕙丁点儿不信,“姑姑别哄我了,三哥哥发怒起来可不会管我是不是他妹妹,定是林氏不似以前那样得他喜欢了。”说着目光微亮,希冀道:“这么多年,林氏又是那般脾气,三哥哥定是腻了。”
要说瑞王会对林侧妃腻烦,这话讲出去,整个京师的人都不会信。若是感情不在,又怎会一身盔甲就急急赶进宫里来?
然而此刻,瑞亲王元靖就站在原地,并没有阔步入慈宁宫,只是望着前方若有所思。
那被丹蕙公主击打在地的婆子勉强站起身,往前两步嘀咕道:“长公主真是太过分了,欺了侧妃娘娘不够,还毫无悔意,可怜了侧妃与王爷的孩儿、”话说一半,被元竣瞪住了,却不就此止话,“王爷,赶紧进去瞧瞧侧妃吧。”
瑞王闻言,身姿依旧未动。
此时,站在不远处瞧了整场兄妹反目情形的苏媛和蒋素鸾也不敢乱动。尤其是苏媛,并不想在这时候走过去,可再转身回慈宁宫亦是不妥。
蒋素鸾突然扯了扯她的衣角,低声道:“瑞王今日有些不对劲。”
苏媛“嗯”了声目露不解,蒋素鸾即回道:“你没发现吗,素来待林侧妃如珠如宝的瑞王,这会子根本不想进去看侧妃,而且刚刚他对长公主的反应,也不是该有的。”
都拔剑相向了还不是该有的?苏媛讶然,莫不是要元竣追着丹蕙公主砍才算正常?
她正费解时,就见那抹高大的身影已抬脚朝她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