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五章 冤枉

 

慈宁宫内乱作一团,宫女太监进出间皆战战兢兢。太后命人将林侧妃送到了偏殿,又召来太医院的所有太医,谨小慎微的凑在床榻前给诊治。
空气中尽是那种带着腥味又令人惊慌的气味,丹蕙公主早已没了清早欢快的笑声,清秀的容上透着几分无措几分委屈,见素来疼爱自己的母后只伸头张望着内殿情形,根本不曾再看她一眼,心中更是难过。
“韵姐姐,真不是我故意推的她,不是我。”她伸手握住了身边人胳膊,力道很大,似乎这样别人就能信她一般。
萧韵就算不信也是露出相信之态的,忍着疼痛反握住她,“公主您别着急,她自己没站稳也是可能的,不定是你的错,太后会查明真相的。”
“可是,可是王兄他肯定不会信我的。”她焦虑道,“她自己非要和我辩,我就没想搭理她,有了身孕还这样激动作甚,如今倒都成了我的不是?”
丹蕙公主内心焦躁,一方面林侧妃出事小产她也难过,毕竟是王兄的第一个孩儿;另一方面对胞兄瑞王心存惧意,也担心太后因此而怪罪自己。
“是是是,我们都听见了,是林侧妃先开口提的要为公主觅驸马之事,若非这样公主又如何会与她对辞?你别着急,就算公主真的推了她,那又怎么样?您是公主,天子胞妹,她是何出身,不过是个以色侍人的卑微……”
萧韵的本意是讨好丹蕙公主,想以林侧妃出身来安眼前人之心,但转念顾忌殿内有瑞王府随侍的仆妇,唯恐今后得罪了瑞王,到嘴边的话就没说下去,改好言道:“瑞王爷就算生气,但您是他的亲妹妹,不会拿公主怎么样的。”
这意思丹蕙自然知道,不说这还只是未出世的孩儿,就算是已落地的孩儿,她无心给害了,也不可能真有人要她以命偿命。
可是,在丹蕙心中,一直都是有意想修复兄妹关系的,如今这事出了,怕是更加不可能和好了。她突然觉得萧韵所言都是没有意义的,意兴阑珊的松开了对方的手,朝自己母亲那走去。
赵太后的气色阴沉得可怕,她盼了许多时日都没等到瑞王府传出好消息,结果好好的孩子这样子就没了……
“母后,儿臣不是故意推搡她的,待会王兄来了,丹蕙会亲自赔罪。”
赵太后显然有意克制了,“这事儿哀家会同你王兄解释的,这儿没多大事了,你回宫歇息吧。”她不愿见到儿女碰面的场景。
丹蕙也明白这是在责怪自己,又唤了声“母后”瞅着她。
适时有太医从内殿出来,下跪了禀道:“禀太后,林侧妃的情况已经稳住了,只是她素来身体娇弱,此番小产需要仔细调养,不可再受刺激。”
早前主殿内林氏见红的情况,众人都知孩子是保不住的,只是听到太医一字一句的通禀,太后终究还是闭眼难受了许久。
“知道了,你们好生照顾侧妃,用最好的药替她调理。”
“微臣遵旨。”
赵太后这才扶着近侍的手坐下,撑着额头摇了摇,似是极为疲倦,半晌出声道:“晚上的宫宴取消吧。”
“母后!”丹蕙闻言下跪,抬头不卑不亢的说道:“母后您想怪罪,丹蕙甘愿受罚。只是儿臣刚刚回宫,她就忙着说替丹蕙选驸马的事,又说什么萧家世子战功赫赫,什么早日完婚之话,丹蕙实在听不过才说回了几句。当时宫里那么多人都听着,非是儿臣主动挑起的话题,儿臣也不知道她怎么就走到丹蕙身边时会站不稳摔倒。”
她是想拉林氏而非推搡林氏,难道自己堂堂公主,去和王府里的侧妃计较?终究也是满心骄傲,受着众人意味不明的眼神,委实忍不住。
“母后又没有说你,只是你瑞王兄刚失了孩子,宫中不宜这样大办宴会。下个月是你生辰,到时候母后再帮你好好办,你舟车劳顿的,回宫去吧。”赵太后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威严,话落喊了玳瑁。
玳瑁就上前搀起丹蕙,“公主快起吧,奴婢送您回去。”
丹蕙咬了咬唇,又望了望左右妃嫔,不情不愿的站起来跟着玳瑁出去。刚出殿门,她就红了眼道:“姑姑,你也不信我吗?”
玳瑁陪在太后身边已有数十载,是看着丹蕙公主长大的,自然情分也不同些,闻言安慰道:“公主别难过,太后娘娘肯定是信您的。”
“母后若是信我,就不会取消晚上的宴会了,也不会这么急着让你将我请走。我知道,她是怕待会儿瑞王兄来了,我与他再起争执。”
玳瑁就叹气,“可是公主,那掉的也是林侧妃的亲生骨肉,您非故意的,难道侧妃还能舍得?”
就瑞王府的情形,谁都知道那个孩子的重要性。若是孩子生下来,不只是瑞王长子、太后皇孙的身份那么简单,林氏还可以母凭子贵,借此扶正做瑞王嫡妃。
因此,若说林侧妃为了陷害丹蕙公主而故意害了自己腹中孩儿,这种事是无人会信的。丹蕙公主再如何义正言辞,落在旁人眼中也都只是狡辩,这个亏她只能接。
苏媛与蒋素鸾折回的时候,正见慈宁宫外玳瑁姑姑同丹蕙公主说话,二人止步在原地,不知要不要上前,最后还是对方先走了过来。
丹蕙公主心中正委屈着,瞥见与林侧妃相似的苏媛,没好声的道:“怎么,两位也是紧着过来探视林妃情况的?”不复早前的娇艳可人,眸光清冷,透着几分嘲讽,尤其是凝视苏媛面颊的时候,“生得和林氏还真是相似,皇帝哥哥居然也宠幸你。”
她着实想不通,这样的容貌怎么就受尽了宠爱,林妃是这样,苏氏也如此。
苏媛和蒋素鸾垂首相继唤了公主,没有多言,却无声默认了对方的意思。
玳瑁姑姑见了素嫔和玉婕妤,行礼后依旧催着丹蕙,“公主,先回寝殿吧,太后早月前就命人拾掇重置好了。”
苏媛和蒋素鸾往旁边站了站,丹蕙哼了哼从她们面前走过,还没行多远就见迎面走来一人,身子提拔,手提佩剑,气势汹汹。
苏媛刚准备抬脚就听见身后传来玳瑁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