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四章 闲聊

 

蒋素鸾找她,自是因为见了先前那番热闹的情景心底颇有感触。她在宫中没有可以说知心话的人,几番瞧见苏媛和谢芷涵悄悄话语的时候,既是羡慕又是难耐。
嘉隆帝的恩宠,于她来说是缥缈不定的,而除了已故的贤妃王氏,这偌大的宫里更无人私下眷顾过她。
缓缓走回重华宫的路上,她微微笑着歉意道:“玉婕妤,其实我没什么要事,就是想从灵贵嫔那借一借你。”
苏媛面色微讶,抬眸望过去,不知该说什么。
“方才太后宫中,见你们都三两结伴着,我站在那有些孤单。”蒋素鸾毫不避讳的说道,“你与灵贵嫔是表姐妹,丹蕙公主和萧婉仪又是手帕之交,见你们皆一如初心的模样,想起前阵子我去探视幼年时的闺中好友,可对话间到底再难有曾经的情分了。”
苏媛本想问句去哪里探视,后又在想,以蒋家的门第,眼前人幼年闺中所结交的女子多半亦出自名门贵胄,若是先前已入了宫亦是正常,便没有好奇。
“那只能说,她不值得素嫔你去缅怀。”
“是啊。”蒋素鸾悠悠道,“不瞒你说,我其实是好热闹的性子,在这宫里住得久了,心中藏了万般愁恼千种心思,却无人可诉。”
这话苏媛不太想接,知心的人有一个就够了,她并不贪心。何况涵儿虽表面上看着大大咧咧,实则很是敏感。
蒋素鸾抬眸觑看了身边人,见其没有反应,遂自说自话道:“你不必紧张,我就是想找个人陪我说说话,说什么都行。”她的语气渐低,似带了几分希冀,又问道:“可以吗?”
苏媛深深看了她一眼,“好。”
蒋素鸾便像松了口气一般,徐徐道:“丹蕙公主回了宫,这宫里的形势又要变了。就算以后没了秦妃,萧婉仪怕是个更棘手的角色,她似乎与你挺不对付的。”
“这宫里怕是没几个人和我对付的吧?”苏媛无奈笑了反问,“宫人眼中,我自进宫起得宠之路太易,又接二连三的晋封,总有人看不过去的。”
“是,就是早前,我也是看不过去。”蒋素鸾坦然道,“不过我是知道这后宫定律的,没有你也是别人,皇上待我只是顾着蒋家,我不会自不量力的去妄图争宠。”
她真的比早前进宫时更通彻了许多,并不拘泥于嘉隆帝的恩宠上,只是就时势分析,“你让我去攀皇后那棵树,可知在她眼中,我又能入几分眼?”
这是早前苏媛给她提过的建议,没想到兜兜转转她还因此烦恼着。
“谁都不容易。”
“你刚刚发现没有,贺昭仪身边那位答应,总盯着林侧妃看?”
蒋素鸾这话,却惊了苏媛一跳,瞠目抬头道:“你说谁?”
“好像是祁氏吧,都是去年和我们一起进宫的秀女,我记得她早前得了林侧妃提拔,由皇后安排过侍寝,还以为是攀上了瑞王府,没想到那一晚之后也不见其他恩宠了。”
蒋素鸾语气如常,并没有因此而露出嘲讽,只是喃喃道:“我看她的样子,约莫还是想请林侧妃提拔她的。”
“是祁答应。”苏媛接话,“早前和我同居在芳华宫的。”
“我记得是出身不高。”蒋素鸾话落,又言道:“今日林侧妃会进宫来接丹蕙公主还真是意料之外。”
“怎么了?”
“灵贵嫔没有和你说过?”这下倒轮到蒋素鸾诧异了,“当初瑞王跪求太后要纳林侧妃入府,丹蕙公主出宫去找过这位林侧妃。公主的性子你今日也能看出几分,最是直率的,也是年轻,约莫说话没注意分寸,那林侧妃被其言语中伤竟是当场投了湖。”
苏媛顿步,双眸尽是不可思议,“什么,林侧妃投湖?”
“嗯。”蒋素鸾继续道,“当初瑞王还在太后宫门外,听了王府的人通禀直接回府,对着丹蕙公主就拔了剑。丹蕙公主心高气傲,自是不承认说错了话,非说林侧妃是使得苦肉计,瑞王见侧妃奄奄一息更是气怒不已,扬言要断了兄妹之情,侧妃没醒更是不准公主离去。宫中太后得知,最后都亲临瑞王府,更是直接同意了林侧妃进府的事……”
这事,苏媛断断续续知道点,却都不如这次详尽,心中震惊无比。
“其实林侧妃本来身子骨就不好,落了湖虽说马上就被救起来,看着情况危急,但也不是公主的错。何况,一个琴姬能进亲王府服侍已是福分,居然还挑唆瑞王娶她做侧妃,太后和公主难免就要多想,谁知事情闹成了那样。”
蒋素鸾感慨着,又特地压低了嗓音,“不过这事,玉婕妤你听过就算了,当年闹得沸沸扬扬,如今已无人再提,毕竟有损太后和瑞王的母子情意。我刚就是见林侧妃来迎丹蕙公主,心中诧异罢了。”
“是挺奇怪的。”
苏媛没机会私下见长姐,亦不知她是如何想的,只盼她不要轻举妄动。可是,长姐如今的性格和早年大相径庭,刚刚蒋素鸾提到苦肉计,她甚至觉得还真有可能。
“玉婕妤?”蒋素鸾催促她往前。
苏媛举步,再望向对面人时含了几分感激,“多谢你告知我这些,否则我不知情若是说错话得罪了林侧妃和公主,怕是都不知道错在哪。”
“不必言谢,这些都不是秘密,就算我不与你说,想必灵贵嫔之后也会告诉你的。再说,你是皇上心头的人,便是真的言辞失当了,还有谁能怪罪你不成?”
“何苦挖苦我,你知道这其中的利害,我这宠妃当得有多少能耐,宫里谁不知道?就刚刚在慈宁宫,多的是人随意处置我的人。”
“你也不必妄自菲薄,到底是比我们这些人强。”蒋素鸾话落望向前方,笑道:“马上就到了,待会你就在我这歇着,晚时我们一块儿去赴宴。”
苏媛本想着回去换身衣裳,如此倒不好推脱,正要点头,就见有宫女自后追来,“小主。”
是蒋素鸾留在慈宁宫外的人。
“秋葵,这般急色匆匆,可是出了何事?”
被唤秋葵的宫女行了礼气喘吁吁的回道:“小主,慈宁宫出大事了。丹蕙公主不知怎么和林侧妃起了争执,林侧妃被她推搡倒地,小产了!”
闻言,苏媛面色瞬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