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三章 公主

 

丹蕙公主年方十五,身材娇小,穿着素色的衫子,上头斜斜簪了枝红梅簪子,裙子也是白绫的,虽称不上貌若天仙倾国倾城,却也是娇俏清丽。
陈皇后与瑾贵妃领着众妃嫔在慈宁宫门口相候,见轿中少女盈盈上前,在众所希冀的视线中微微福身,笑吟吟的望着台阶上的人说道:“丹蕙给皇嫂请安。”
她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双目湛湛,笑起来时颊边梨涡微现,显得神态天真、娇憨顽皮。
这样的公主,与苏媛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陈皇后立即眉目尽展,双手向前,二人相握。她关怀的打量了对方周身,欣慰的点点头:“公主长高了,气色也好。”
“可不是嘛,我现在身子骨很强健了。”丹蕙公主嫣然笑之,就着皇后的双手原地左右转了转。
陈皇后就怜爱的抚了抚她的发,“一路辛苦,太后总念着你,可算是念来了,快进去。”
丹蕙点头,这才将目光落在旁边的瑾贵妃及其身后的众妃嫔身上,依旧是笑容盈盈,出口也十分客气,“丹蕙给贵妃嫂嫂和其他嫂嫂问好了。”
其实以她的身份,大可不必这样做。瑾贵妃倒是还好,回了几句寒暄话,其他人却受之惶恐,纷纷回礼。
丹蕙却也不在意,伴着皇后的携手往殿内走。没走两步,又侧首
向苏媛的方向细望了几眼,苏媛正纳闷着,就见后旁边有人挤了挤自己。
“韵姐姐入宫了。”丹蕙突然止步,望向萧韵时的目光是欣喜的,语调却不是疑问。
从苏媛旁边走出来的自然就是萧韵,往前两步了道:“公主许久不见,您还记得我?”
“韵姐姐这话就说笑了,你我从小一同长大,我忘了谁也不可能忘了你呀。”她伸出另外只手,萧韵立即握了上去。
“我进宫已有一年,可惜你总在金陵休养,我们不能相聚。”
“往后不就好了?我这回回京就常住了,母后与皇帝哥哥也有此意,我们可以好好叙叙。”丹蕙亲热道,又问:“韵姐姐如今是何品阶?”
萧韵便似惭愧的低下了头,还是陈皇后接的话,“进宫一年已是从四品的婉仪了,你皇帝哥哥很喜欢你韵姐姐呢。”
这样的晋级位分,想来在后宫里是真的算快了,丹蕙听后果然替她高兴,“毕竟是从小都在宫里长大的,皇帝哥哥说不准早就中意韵姐姐你呢。”
萧韵露出害羞一笑,继而又望向苏媛和谢芷涵方向,“公主在去年大选前离开的京都,是以有所不知,如今宫中佳丽颇多,你说这话倒是笑话我了。”
如此意有所指,众人都心知杜明了。
丹蕙公主看着年纪轻不谙世事,但终究是聪慧过人,立马随着她的目光看去,落在苏媛身上时停顿了片刻,大致也是被其和林侧妃相似的容貌惊讶住了,只是不似蒋素鸾初次见到时那般冒失。
皇后简而言道:“这是你皇帝哥哥新得的玉婕妤和灵贵嫔。”
听到这话,丹蕙的目光果然就深了,仔细打量了番二人,最后语气淡淡:“这么短的时日,就已位居婕妤和贵嫔了,还赐了封号,想来很得皇帝哥哥欢心。”眼神中,多了几分探究。
皇后很适宜的说道:“来日方长,公主有机会和萧婉仪叙旧的,太后正在殿内等你呢。”
丹蕙公主这才重展笑颜,“是,我也想母后想得紧呢。”
苏媛等走在后面,谢芷涵轻声道:“公主和萧婉仪是旧交,自幼的情分,你瞧今日萧氏的气焰。”
“说来也是奇怪,公主是太后的亲女儿,可萧婉仪是萧淑妃的侄女,怎么她们俩……”
“当时年幼,宫中同龄的女孩子不多,公主的皇姐皇兄年岁渐长,难免就和萧氏亲近。”谢芷涵忧心道,“何况,等她发现得罪她的是我兄长,怕就更帮着萧氏针对我们了。”
她言辞间有些自责,觉得要连累身边人。
苏媛却无所谓的笑笑,“没事。”说着又想起方才情形,好奇道:“公主和瑾贵妃的关系,似乎有所不妥?”
按理说,瑾贵妃才是丹蕙公主的表姐,怎么反倒是亲近起皇后来了?
“这宫里的事谁又说得清?丹蕙公主率性,你瞧她和萧婉仪亲近就知道与谁交好都不会受时局影响的性子,贵妃早年气盛任性,多有矛盾吧。”
谢芷涵说着收了嗓音,“咱们进去吧,萧婉仪回首看着呢。”
苏媛抬头,果然撞见走在公主身旁的萧韵透过众人直视着她们。
进了内殿,太后早就心急许久,竟是起身,满面动容的抱住女儿,全然不似往日严肃刻板的模样,话语不见章程,皆是对她的关切言辞。
丹蕙公主善言辞,说话又风趣,说了过去一年里在金陵的生活,又讲了许多宫外的事,边说边在殿内来回走,将满殿人逗得欢笑不已。
太后亦是难得的和颜悦色,倒是林侧妃与瑾贵妃这两位素来威风八面的人物,今次都缄口不语了。
丹蕙公主心情好,也不这两位计较,时而靠着太后,时而又在皇后旁边坐坐,有时甚至会将萧韵拉起来配合自己,总之兴致高昂。
太后留了所有后妃,慈宁宫设宴,又问了几句晚上洗尘宴的事宜。
午宴过后,除了皇后贵妃还有何丹蕙公主相熟之人留在太后宫里,其他人都先行离开。
到了外面,就有人小声嘀咕,“早听说公主与萧婉仪是旧识,没想到感情这样好。”
“萧婉仪毕竟出身侯府,又是先皇御封的平阳郡主,从小和公主一同长大的,自然不是你我能想比。”
……
听着这些,蒋素鸾追上苏媛,颇有顾虑的望了眼谢芷涵,见其不动,便主动道:“灵贵嫔,我有些话想和玉婕妤讲,能不能请您先行个方便?”这和她往日风格不同。
谢芷涵难免多看两眼,苏媛就对她点点头,于是:“自是可以。”
蒋素鸾睨了眼慈宁宫的匾额,邀道:“玉婕妤,去我宫里坐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