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零一章 示好

 

苏媛一直都知道祁莲身上有秘密,自打上次去芳华宫见贺昭仪不成被她迎入西殿后的对话,两人之间总有种莫名的感觉。
此刻见她等在这儿,苏媛自然而然的上前与她并走,也不着急,就等对方先开口。
“玉婕妤你没事儿吧?”
苏媛有些不解,反问道:“祁答应如何这样问?”
“没,没有。”祁莲有些不自然,接着又侧眸看了眼身边人,开口道:“我就是有些担心你。”
“出事的是灵贵嫔,犯事的是秦良媛,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苏媛瞅了瞅她。
“其实玉婕妤你不必这样探究我,我不会害你的。毕竟,你是林侧妃的妹妹。”祁莲徐徐道。
苏媛瞬间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不可思议的望着身边人,“你……”
祁莲的声音不疾不徐,“虽是秦良媛害的灵贵嫔,可是你宫里的掌事太监被皇后的人拿去了,我有些不放心。”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她都说到这份上了,苏媛自然也不会再装傻充愣做迷茫状,只是表情严肃的凝视着她:“祁答应想如何?”
祁莲则苦涩一笑,眨眼间似掩住了无法言说的苦楚,最后笑笑回道:“其实我是林侧妃安排进宫的,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出卖你。”
林婳安排祁莲进宫?
苏媛想起进宫时宫人所说祁莲得宠的事,总觉得不对劲,将信将疑道:“你是她安排进来的?”
祁莲郑重颔首。
苏媛皱眉,她越发觉得这座皇城内藏龙卧虎了,她所以为的秘密总能毫无预兆的被人点明,这座深宫里到底被埋了多少人的眼线,无从得知。
可是,她总觉得,“若是她安排进来的,你便不可能来找我。”
祁莲双眸微怔,继而有些心虚,语气却极笃定:“我不会害你的。”
其实苏媛也不急,如果真有恶意,就不会特地来找自己了。何况,从过去的相处可知,这个祁莲是个有故事的人,敌友难分时她选择静观其变。
“这宫苑之内事情无常,祁答应不必与我讲这些。说吧,你来找我做什么。”苏媛的声音清晰而冷静。
“对付秦妃的事,我帮你做。”
闻声,苏媛倏地望过去,“不必。”
“我可以的。”祁莲目光炯炯的望向她,似是为得其信任,双眸眨也不眨,“秦家已不足为惧,何况皇后有心,不难对付。”
“这是我的事情。”
苏媛不需要她帮忙,这世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好处,她不想欠眼前人人情。
“你是不相信我吗?”祁莲的声音,透着破碎的失落。
苏媛听出来了,便问:“你打算如何?”
“秦妃还有小公主。”
苏媛细细微品,摇头道:“孩子是无辜的。”
“皇室的孩子,有什么无辜不无辜的?这世间无辜的人多了去,何况你这样顾忌,秦妃却不会那么想。”祁莲徐徐道:“你如今贵为婕妤,依着皇上对你的宠爱,根本不会止于此。”
苏媛只望着她,等对方说下去。
“皇后之下,瑾贵妃无需多谈,而秦妃是迟早要没有的。贺昭仪虽然是九嫔之首,可毕竟不得圣心,你是知道的,灵贵嫔年岁尚小,婕妤可想过小公主的抚养权?”
这个问题,苏媛从未考虑过。
“小公主是皇上唯一的孩子,你若是想抚养小公主,对付秦妃的事就不可能由你来做。”
“我没想过。”苏媛平静道:“也由不得我去考虑这些,秦妃若是薨,皇后是公主的母后,并不需要操心着这些。”
“可公主毕竟是公主,皇后位居中宫,若是你开口,指不定就会让给你。”
苏媛仍是摇头,“我没心思抚养公主。”
何况,凤天宫里的那位,哪里像表面上那样温婉贤淑?苏媛相信自己的直觉,有时候面对皇后,反而比之瑾贵妃及秦妃等人更为谨慎。
“抚养了公主,在宫里的地位会大不相同,我以为你是知道的。”
这点谁都知道,若秦妃不是公主生母,只昨日那件事便可一并除去了。其实苏媛有时想着这个也觉得可笑,元翊想体面除掉一个母族已倾的妃子又有何难,怎非要用后宫里的手段?
左右她是琢磨不出来的,亦不拘泥,望着面前人提声道:“祁答应,这是我的事情。”
“我想帮你。”祁莲满眼赤城。
苏媛摇头,“我不需要,何况就算你是她安排进来的,亦该听她吩咐,冒然来帮我是没道理的。今日你来找我,想必也没有事先问过她吧?”
祁莲点头。
苏媛莞尔,“你知道,若是你来,她会阻止,对不对?”
闻者沉默。
“既如此,今日且当你没有来找过我,你依旧是芳华宫里的答应,今次来探视灵贵嫔与我相遇罢了,再无其他。她既然安排你,自然有其他的用处,你回去吧。”
苏媛说完,不等其应话,转身唤了梅芯,就率先走了。
祁莲只喊了她一声,终是没有追上前。停在原地,她自言自语道:“你们总将我做外人。”
她的宫女夏衣近前唤她,祁莲回神道:“回去吧,我去找贺昭仪。”
“小主,既然玉婕妤不要您帮忙,何必还非、”夏衣的话没有说完,就被祁莲瞪了斥道:“她要不要,和我做不做,是两回事。”
苏媛回到永安宫,筹划着秦妃的事。若是按照以往的行事风格,自是以不变应万变,但自从谢芷涵中附子的事发生后,她却觉得不能再那般了,便悄悄联络了景和宫里的人,密切留意着秦妃动作。
秦妃却似没受秦以璇之死的影响,一切如常。
四月初三,风和日丽,赵太后之女丹蕙公主回京,举宫欢乐。
苏媛隆装后去了凤天宫,却见谢芷涵亦在那里,当即上前小声道:“你身子还没完全好,怎么就出来了?”
谢芷涵却似有些为难,“皇后亲自派人传的话,让我过来同迎丹蕙公主。”话落,压低了嗓音耳语道:“媛姐姐不知,丹蕙公主早两日就抵了京师,只是公主倚仗在今日进城罢了。”
苏媛抬头,知道肯定有下文。果然,又见谢芷涵咬着唇愁恼道:“我哥哥在街上冒犯了公主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