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一百章 静待

 

苏媛在乾元宫被元翊唤醒时,已近申时,睁眼就对上双温柔的眸子。她睡得颇有些不知今夕何夕之感,望着他扇了扇睫毛,待反应过来后撑起胳膊就要坐起,“这什么时辰了,嫔妾怎么睡着了?”
“媛媛好生无情,说好的陪朕看奏章,结果眨个眼的功夫就自己睡了。”元翊唇角弯起,故意笑话她。
这语气很好,表情也不严肃,苏媛就知道对方没有生气,也或者可能是迟钝了些,没像过往那样惊慌着爬起来告罪,回忆着睡前的情景,最后嗔道:“明明是皇上故意的。”
“哦,那是朕的不是了?”元翊拉过她伸出锦被的手,坐上床沿,二人对视,他柔着声音再问:“睡了这么久,可饿了?”
“嗯。”
苏媛确实饿了,她早上给涵儿服了药,回永安宫不过匆匆换了身衣裳就去给皇后请安。皇后素来对六宫妃嫔热情,备了茶果小叙,结果要散之时碰见谢维锦的禀话,又不得不审问秦以璇,辗转了半晌来到乾元宫,莫名其妙入睡了,自然是没时间果腹。
她应完声,听见对面人笑声,面色微红,窘迫的低了头。
元翊揽她下床,并挥手让两边宫女近前服侍,因是午睡,倒没有松髻,只是被元翊摘去了发间钗饰。坐在镜前,任由梅芯重新钗上,正要起身之时,却被身后望着的元翊重新按坐下去,就见他三两下就拆了她的发髻,青丝席肩。
苏媛想着他最近的柔情脉脉,心想着莫不是要替她挽发簪钗?仰头便道:“皇上不必亲自……”
话音未断,元翊已站去了旁处,挥手使宫女上前,扬言好笑着看向她:“玉卿多虑了,朕不会。”
苏媛的脸颊顺势红了,忙转过去,余光却能从铜镜中窥得他的笑意,便又低了下去。
梅芯有些不明所以,刚拾掇好的发髻就被拆了,莫不是不喜欢这发型?正无措时,听得皇帝开口:“妆匣里有支紫玉竹叶簪,替你家小主用上,不必挽髻,照着以前闺中时的模样即可。
梅芯连忙应是。
苏媛总觉得元翊待她有些不同,本是低羞不语的,闻言瞥见那只妆匣,便伸手先取了过来。簪子很简洁,身以竹叶为纹,紫玉琉璃,煞是好看。
皇帝喜欢佩玉,乾元宫有玉饰钗环并不稀奇,她却似被骄纵过了,忍不住嗔道:“这是哪位姐姐留着的,倒是让皇上便宜了臣妾?”
原是任性口快,可话落又真有些介意,握着玉簪的手都有些僵硬。
“朕的玉婕妤好生刁钻,朕特地为你准备的,你倒是多心。”说着转身举步,佯似不悦。
苏媛忙“哎”了声,却又拿捏不准帝心,盯着他颇是着急。
元翊只在旁边椅上坐下,不紧不慢道:“膳食倒是备好了,朕见玉卿似乎并不饥饿?”
苏媛这才缓心,催促着梅芯,口中道:“皇上稍等。”
在乾元宫用了膳,元翊命人取了棋盘过来,又纵着她悔棋窃棋的玩,闹到晚膳之后,殿内的灯烛又添了几盏。敬事房的人过来,自然而然就被打发了出去。
第二日苏媛从皇后处请安后便去了长春宫,谢芷涵已醒,见了她笑道:“姐姐来啦。”
“嗯,可好些了?”苏媛坐在床沿,摸了摸她额头。
谢芷涵握住她的手,点头应道:“好很多了,姐姐在我床前守了整晚,我还没好好和姐姐说话,没想成又睡过去了。”
苏媛笑笑,示意无碍。
“听说昨日,发生了许多事。”她望着床帐内的挂玉,语气缥缈。
“是,秦良媛伏诛了。”
“也算不得冤枉她。”谢芷涵纵然不在意这个孩子,被下的左手却一直放在腹间,叹道:“毕竟我的孩子,是真真实实没了的。”
其实真相到底如何,彼此都心知肚明。
这个孩子,是元翊先不要的。
“秦妃如何了?”
苏媛启唇:“秦妃不知情,但有教导不当之过,在景和宫思过。”
“秦家已大势所趋,早晚的事儿。”
苏媛“嗯”了声,片刻道:“皇上的意思,后宫里的事后宫处置。”
“他让姐姐做什么?”
“倒没有吩咐我什么,只是这本就是早前他交代给我的事,我却迟迟没有作为。若是无用了,他日怕也没有价值了吧。”苏媛终究没有被元翊的柔情迷惑,她深知日日与自己缠绵的是位君王。
“姐姐何必这样想,他谋是朝堂,后宫中有皇后,本就用不上咱们。若真有要用的时候,难道还会顾忌我们?”
谢芷涵到底是经了事,一改早前无忧天真的语态,眉宇间透着哀愁,“我哥哥和父亲,也都是早知了的。”
“涵儿……”苏媛声涩。
谢芷涵微微摇头,展笑道:“不提这些了,我听说姐姐近来钻研棋道,终日与皇上切磋呢。”
“哪有钻研?”苏媛面色微红,“只是陪着皇上解解闷儿。”
“我从前总以为姐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原来也是有不会的。”
“哪有人什么都会的,什么都喜欢的?”苏媛幼年得宠,不喜欢的不爱做,凡事都随心,自然和长姐那种人人赞颂的才女不同了。
两人正说着话,碧玉进殿道:“小主,祁答应求见。”
“祁答应?”谢芷涵微愣,顷刻还没想起来是谁,摆手道:“就说我服了药歇息了,让祁答应回去吧。”
“是。”
“她怎么来了?”苏媛低喃。
谢芷涵不解,“姐姐识得?”话落终是想起来了,“是贺昭仪宫里的那位祁答应?”
“嗯,宫里答应虽不只是她,可祁答应就她一位。”
“我与她素无往来的,她来瞧我做什么?”谢芷涵毫不在意,“这几日总有妃嫔前来探视恭贺,姐姐你说她们又有几分真心能盼着别人好的?既不是真心,来看了我又有何用?”
“你这话倒是豁达,可总是闭门,不闷吗?”
谢芷涵再开口就带了撒娇意味:“姐姐心疼我烦闷,便常来陪我呗,你在这里,比那么一屋子人都有用。”
“我却是想,昨日本就打算过来的。”
谢芷涵闻言凑上前,“只是被皇上捷足先登了是不是?媛姐姐,我怎么瞧着,皇上待你不似你说得那样无情呢。”
这个话,先前苏媛能不假思索的应答,可这几日却又不懂了。
待走出长春宫,方见祁答应还在外面。
祁莲等的是苏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