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九章 变化

 

秦以璇回到景和宫之后自是挣扎不肯服酒,哭闹着又是喊皇上又是喊姐姐,直到被小太监押住,那涩口的毒酒灌入喉间依旧是难以置信的眼神。
而凤天宫的大太监路福贵只冷冷哼了声,便再不顾倒地的她,挥了拂尘往外走,厌恶的说道:“咽气了再出来禀报本公公,咱家也好回去给皇后娘娘复命。”
“是,这里污秽,师傅请移步外间等着。”路福贵的徒儿请他出去,景和宫庭院中伸头张望的宫人们忙战战兢兢的迎了他去耳室吃茶,自是好话银钱孝敬着。
方才服侍秦良媛的宫人都被刑宫的人带走了,留下的要么是院里打杂的要么就是秦妃殿内人。有大胆的宫人就问:“路公公,皇后这般处置了良媛,不知我们娘娘会不会受牵连?”
路福贵随意睨了眼说话的人,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小子是秦妃宫里的吧?”
“哎,是的。”
“皇后只命咱家拿了良媛屋里服侍的,其他的倒没有说。”他嗑着青碟里的瓜子,拖着嗓子刚说了句“至于你们主子”,就见乳母抱着玲珑小公主从主殿里出来,那被抱着的小人儿许是也察觉到了宫中的惊变,挥着胳膊望着秦以璇叫骂的屋子喊“小姨”。
宫人哪里敢让小公主近那屋子,强抱着要出景和宫,刚走到外面,就看见宫门外站着的秦妃,忙又请安:“娘娘。”
秦妃自然是听见了妹妹的救喊,却只能立在这扇宫门外,连进去送别的勇气都没有。她进去了,生离死别之际,又能说些什么?
她早就说过,就这样陪着自己抚育小公主长大,纵不能荣宠六宫,至少也不会丢了性命,作甚去争这一时雨露?皇上若是有情,又岂会待以璇这般不闻不顾?昔日以璇也是他抱在怀中疼过爱过的吧?
秦妃心中嘲讽,沉目不语。
“母妃。”
听见女儿的唤声,她才睁眼,从乳母手中接了孩子过来,问道:“这时辰抱公主出来做什么?”
“回娘娘,自打您和良媛小主出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小公主便哭闹不止。久不见娘娘回来,起先奴婢们就哄着睡觉,可方才良媛喊声又惊醒了小公主,奴婢不得已正想抱公主出去寻您呢。”
“哭哭哭,本宫又有何用?”语气凌厉,显然透着不悦。
这个时候,秦妃竟是笑了,她抱着女儿踏入宫门,就望向秦以璇的偏殿,冷冷的说道:“玲珑,你听,那是你小姨的声音,她在求救。你听见了吗,那是你小姨的声音……”
须臾醉的药效很快,纵然秦以璇有满心不平和怨愤,终究还是在拍打房间门和挣脱太监的拉扯中渐渐没了声音。
而后,有太监打开了紧闭的殿门,去向路福贵回话。
秦妃凝神看过去,她听话又不羁的妹妹已躺在碎瓷狼藉的地上没了动静,远远望过去能见她钗环落地、青丝已乱。
她眨眨眼,又启唇:“玲珑,你没有璇姨了。”
玲珑公主刚满两岁,尚不明所以,只是在见到亲娘的时候停止了哭声,双眼清澈茫然的看看抱着自己的人,又随着她的视线望去,小孩子终究还是不懂得生死之哀。
路福贵领着人出来,在秦妃身前停下:“娘娘节哀,皇后仁慈,良媛小主去得很安详,稍后内务府会有人过来处理良媛小主的身后事。偏殿脏秽,您和小公主还是别进去了的好。”
“劳路公公提醒了。”秦妃双目无神,咬牙的挤出这句话。
路福贵笑眯眯的:“那奴才就先回凤天宫了。”
秦妃颔首,“公公慢走。”
他走后,东絮忙道:“娘娘,要趁着内务府的人还没来,去见见良媛小主吗?”
秦妃声音果决,“不见。”
她声无波澜,面色如常,话落就举步朝主殿走,既快又急。
东絮跟上去,“奴婢知道娘娘心里难过,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您还有公主,还有秦家。”
“我知。”
秦妃紧紧搂着女儿,“本宫不会就此倒下的。”她闭着目,声若蚊呐:“本宫还有玲珑,她是皇上唯一的公主,纵皇后与贵妃势大,难道真能像对待以璇那样待我吗?她们敢,皇上也不会容许,否则咱们的玲珑长大了,问起她父皇母妃是怎么没的,皇上就不心虚?”
“娘娘能想明白就好,您有公主,不必为今天的事惧怕。”
秦妃却又笑了,“不怕吗?以璇都没了,本宫还能不怕吗?以璇不听我的,我让她大可不必去和玉婕妤、瑾贵妃等打交道,她偏不听。只要她安分守己的待在景和宫里,我就能护住她性命,可她非巴巴的往贵妃跟前凑,关键时候可见贵妃替她说话的?于贵妃来说,咱们的命又算得了什么。”
她招手让乳母上前,“把公主带下去吧。”
殿内顿时仅剩东絮和她二人,面对近侍,她终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红着眼哽咽道:“是本宫害了以璇,若去年不安排她进宫选秀,以秦家的权势,虽不能嫁入簪缨望族,但普通世家官宦亦是不难的。就算秦家遭难,可她身为外嫁女,也不至于落到今日这般地步,终是我害了她,才短短一年的光景……”
“娘娘您别这样说,都是造化,良媛小主自己选的路,怨不得您。”
“话是这么说,终归是我没能力护住她。”秦妃还记得秦以璇刚进宫时对她崇敬依赖的目光。她是那样的信任自己,但刚刚自己却只能在宫门外听着她嘶哑的求救,不能上前一步。
想着过往,秦妃语气凝重,“或许,是本宫错了,这宫里哪能不争不夺,没有权势,就只能如今日这般。”
“娘娘这是打算?”东絮惊诧。
秦妃冷笑,突然吩咐道:“你去打听打听,各宫都是怎么说的。”
东絮不放心,迟疑着不肯走。
“去吧,本宫不会有事的。”
她没心情用午膳,就将自己锁在宫里,谁都不见。等东絮从外面回来,敲门禀道:“回娘娘,各宫都没什么动静,只是早上玉婕妤从皇后宫中离开后被皇上召去了乾元宫,听说后来皇后也去了。”
“皇上,有没有问过一句以璇?”
东絮摇头,“回主子,听乾元宫外面的小太监说,皇后与皇上回禀时皇上摆摆手就打发了皇后回宫,并未说后宫其他的事,就是皇后出来时气色不太好。”
“皇后气色不好?”秦妃喃喃的重复着,突然仰头又问:“可知皇上召玉婕妤所为何事?”
“听说只是心疼玉婕妤整宿没睡,亲自哄了婕妤小主在那边补眠。”东絮的声音更低了。
“补眠?”秦妃似有惊讶又似嘲讽,最后悠悠叹道:“咱们的皇上,可真是多情,还长情,可惜以璇生前想要的终究没得到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