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八章 重用

 

她就由元翊这样抱着,听他温声细语说了不少好听话,闭目轻轻“嗯”着,亦不知到底上心了没,只是经他缓缓拍着她的背,竟睡在了龙椅上。
李云贵进来通传,刚喊了声“皇上”就听“嘘”的一声,他那皇主子就抱起玉婕妤站起绕过他朝外走。
“玉婕妤昨夜守在长春宫里整宿未眠。”这是元翊上早朝前小太监的禀话,当时他听了也不觉怎样,只是刚刚面对着她,只想哄了她入眠。
将人送至暖阁里的床上,亲自替她盖了被衾,元翊在床沿边坐下,凝视着她姣好的容颜低低道:“何事?”
李云贵这才近前回话,亦刻意压低嗓音:“回皇上,恭王爷来了。”
“他还有何事?”元翊微微皱眉,显得有几分不悦。
“奴才不知,许是关于昨日灵贵嫔遇刺的事吧。”
他抬手轻轻抚了抚苏媛眉心,凝视片刻后起身往外,至外同两边宫人叮嘱道:“好生服侍着,切莫打扰玉婕妤。”
“是。”
宫人应话后,他才去接见了恭王。
元靖行礼请安,十分谦卑的说道:“臣弟可是打搅了皇兄,若皇兄有事,臣弟可改日再来。”
“并无,方才玉婕妤在这罢了。”元翊并无遮掩之意,抬眸看着他直接道:“你特地过来,可是有什么意外?”
元靖在听说苏媛之后面色有片刻呆滞,顷刻又恢复了常色,“回皇兄,今早有人闯入天枢阁,副阁主无机被杀。”
天枢阁是专门为皇室培养死士的机构,素来是由天子掌控,不过元翊多年来被赵太后和左相牵制,天枢阁受到赵氏打压,势力已大不如前。
为防耳目,元翊先前让元靖以死士身份混入天枢阁,替他秘密打理掌控。
“可知是何人?”元翊面色沉重,语气颇显威严,话落不等其答话,已扫去了眼前奏章,喝道:“赵氏还当这是四年前吗,枢密阁已被他们瓦解,如今连天枢阁都不放过?未免太不将朕放在眼中了!”
能做这种事的,除了赵氏,还能有谁?
元靖平声答道:“臣弟有罪,定是昨日之事被赵氏发现了破绽才有今早此事发生,是臣办事不利。”话落跪下请罪。
“无妨,”元翊双目紧睁,视线深邃,“你起来,这与你无关。”
“谢皇兄不怪之恩。”
元靖作揖,站直了身迟疑又道:“从王家之事后,太后与左相就戒备着皇兄。或许昨日的事情太后宫中早得了风声,否则不会这么快动手,显然是给皇兄一个警告。”
“给朕警告?”元翊冷笑,“他们杀了无机又如何,秦家还不是没保住?总有一日,朕要赵家满门付出代价!”
他眼露凶光,语气狠厉,元靖听了并不附和,只是语重道:“那皇兄,接下来如何?”
“你什么都不用做了。”元翊伸手,皱着眉头,“下去吧,让朕好好想想。”
元靖似乎觉得不可思议,抬眸望过去,发现对方并没看向自己,踌躇再三只得跪安。
待其转身,元翊又开口:“近来你自己多保重,太后既有了动静,你怕是不能如先前般安稳了。”
“臣弟谢皇兄关怀。”元靖又看了眼那抹明黄的身影,见他果真没有其他话了,方不甘心的转身出殿。
等到了外面,刘明送他出去,“王爷请。”
元靖就忍不住询问,“刘公公,不知在本王来之前可发生了什么?”
刘明茫然不明,摇摇头答道:“王爷指的是什么,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您来之前,皇上命奴才接了玉婕妤过来,刚听师傅说婕妤小主似乎是睡着了。”
元靖讶然,“玉婕妤,睡了?睡在这儿?”
“是啊,皇上常招婕妤过来,这也没什么奇怪的。约莫是皇上听说玉小主昨晚照顾灵贵嫔没就寝,心疼小主特地唤来请她歇息的吧。”
“是嘛,看来这位婕妤小主很得皇兄的心。”
刘明未觉不对,颔首应道:“奴才服侍皇上至今,就没见他宠爱哪位小主像玉小主这样的。”
元靖道了谢,转身离开。
他走后没多久,元翊就将谢维锦唤了进来,先是问道:“昨日的事,都差不多了吧?”
“回皇上,该有的人证物证都已有了,皇后那边也给秦良媛有了处置,不过秦空守将这需要您亲自定夺。”
“处死了便是,残害皇嗣这种罪名,落不到公主之母身上。”元翊面无波澜的说道。
这是不用留着秦空来日指控秦妃的意思了,谢维锦颔首道“是”。
元翊突然看着他问:“维锦,灵贵嫔的事,你可怨朕?”
“微臣不敢。”
“你是不敢,但心中难免有怨气。”他语气微叹。
谢维锦不明白圣意,站直了真诚道:“能为皇上分忧,是灵贵嫔和微臣的福分。”
元翊也不计较这话中真假,只是顺话将方才元靖的话告知了他。
谢维锦听了很是惊诧,“这事还是没瞒住太后。”
“天枢阁早就不同往日,朕现在召你过来,是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元翊语重道,“维锦,朕信得过你,过几日朕会交给你一批人,你负责替朕重办一个天枢阁。”
“皇上?”谢维锦语气松动,不可思议的望着君王。
“现今的天枢阁,不提太后和左相,便是恭王混进去也有多年,其中的人心人脉,早不是握在朕手中的了。朕要行事,行万全之事,就要用万全之人,不留半点痕迹。”
元翊站起来,朝谢维锦走去,“这件事,朕交给你去办。”
“是。”谢维锦重声而应,随后才又道:“皇上,那秦妃娘娘……”
“后宫里的事,宫闱内解决便是,朕另有安排。”元翊话落打发了他,“你下去吧。”
谢维锦便不再多言,心中却甚为关切和好奇,还有几分担忧。
午后皇后来寻元翊,将清早的处置同他做了复命。
“这些事,朕说过,皇后处理便是。”
“臣妾知道,就算臣妾不来,皇上也早得了消息,只是毕竟不是件小事,臣妾还是亲口同皇上说明较好。”皇后柔柔的说着,似随口又问:“臣妾听说玉婕妤在这半驾,怎么没见她服侍着?”
“朕让她在暖阁里休息。”元翊低首,专注着手中奏章。
皇后脸上雍容的笑容略有僵硬,“是这样啊,那皇上批阅奏章,臣妾先回凤天宫了。国事虽繁重,皇上可要记得用膳和休整。”
元翊这方抬头,笑道:“皇后不说朕倒是忘了,李云贵。”他唤来近侍,吩咐道:“传话请玉婕妤起榻吧,她还没用午膳呢。”
李云贵应了话忙出去张罗着了,陈皇后见状微滞,仍是福身退了出去。等到了外面,她与身边的宫女感叹道:“身为皇后,本宫却不能与其他妃嫔那样服侍在乾元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