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六章 探问

 

蒋素鸾特地在外面候着苏媛,近前言道:“皇后留你,是说秦妃的事吧?”
“嗯,秦良媛和秦妃素来形影不离的。”苏媛语气清淡,“秦良媛被赐了须臾醉,这事算是给了灵贵嫔和六宫交代。”
“秦妃毕竟抚育了小公主。”蒋素鸾闻言,嘘气道:“这宫里,有子女的妃嫔地位就是不同,秦良媛能有多大能耐去动灵贵嫔?明眼人都知道秦妃脱不了干系,可连处事公正的皇后都包庇秦妃。”
她终究是想到了自己小产的事,悲从心来,“没有孩子的妃嫔,就是由得人随意处置的,想先前皇上待秦良媛也算青睐有加,但这种时刻皇后说赐死就赐死,连乾元宫都不需要请示。”
几句话听得苏媛心中都觉凄凉,后宫女人间的话题好像永远都离不开圣宠和孩子。二人并行走了段路,苏媛才回话:“形势所趋罢了。”
“是啊,皇上想彻底亲政,新旧更替而已。”蒋素鸾话落侧眸望向身边人,语气复杂:“玉婕妤,我听说你的叔父在护都营中颇受陈翼长器重,想必这亦是皇上的意思吧?”
苏媛面做微讶,茫然道:“有这事吗?宫外的事,又涉及军营,我人在深宫,倒是不知,还多谢素嫔告知我了。”
蒋素鸾见状亦不点破,只感慨道:“你和灵贵嫔,终究与我们这些大选进来的妃嫔是不同的。皇上倚重谢家和苏府,往后你们家族欣欣向荣,非我们这些旧贵之族可比。”
“素嫔的话题,似乎沉重了些。”苏媛目视着前方,语气清冷,并不是很想聊这些。
“玉婕妤,你可知皇上是如何看待我们蒋家的?”
蒋素鸾的语气凝重而认真,双眸炯炯的望着她,明着是探问,实际上却含着几分希冀。可惜这样的目光不该落在苏媛眼前,她自身都尚且不知前景如何,又怎担得起对方这份期待?
“你父亲乃当朝尚书,六部之首,掌管着朝中官吏的升迁和贬谪,得皇上器重……”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蒋素鸾打断了,“不要说这些,你又不是不知这时下的形势,何苦和旁人一般说这些冠冕话?我父亲是礼部尚书不假,更是左相大人的门生,看着风光,但他日赵氏若有个、”蒋素鸾语顿,盯着苏媛压低了嗓音又道:“你玉婕妤是聪明人,不会听不明白我的意思。”
苏媛沉吟答道:“这种事,素嫔你该自己去同皇上讲。”
蒋家若是要投诚,元翊自然乐见,苏媛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居然来找自己。
“你不懂帝王疑心,我们蒋家和赵家相交多年,冒然背弃左相府,皇上自然是喜闻乐见,可皇上不会真心接纳我父亲的,他会觉得昔日我父亲能背弃左相,他日也能背弃君上。”
蒋素鸾面色沉重,目露愁恼,“我是心里没谱才只能来找你,去年是王家,如今是秦家,皇上的目的很明确,下个要动的说不准就是我们蒋家了。”
“可是你来找我,又有什么用?”苏媛苦涩道,“我的命运都握在他人手中,做不了主,并不能帮你什么。”
“至少皇上是抬举你的,玉婕妤你先前答应过我,和我联手掰倒瑾贵妃,你忘了吗?”蒋素鸾驻足,牵起对方的手。
苏媛却挣开抽出,侧过身继续往前走,“我没忘,你恨瑾贵妃害了你的孩儿,我亦如此,但若涉及朝廷大事,我是没有办法的。素嫔,我想你找我是找错人了。”
“你是介意当初你方入宫我为难你的事吗?”蒋素鸾急急追上。
苏媛摇首,“不是我介意你,是我真的无能为力。”转身望向不远处的凤天宫,提点道:“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是来觐见皇后,当时你陪着皇后出来,娴静温婉,想来皇后是很喜欢你的。”
蒋素鸾原是有些恼意,转念捉摸了番对方这话,犹豫道:“皇后吗?可是我当初被太后降位,我是得了贤妃提点才复宠的,之后又常和贤妃去钟粹宫,恐怕在皇后心中我早就成了贵妃一派的人了。”
“当初你是常去贵妃宫里,但现在呢,你已有多久没和贵妃走动了?这后宫里没有秘密,自打你丢了孩子之后,你和贵妃生分的事众人皆知,想来皇后心中也有数。”
苏媛见其面有意动,徐徐再道:“何况,你们蒋家本就和左相府关系密切,如果皇后当真介意,早在你进宫之初,就不会那般优待你了。”
“你觉得真的可以?”
苏媛笑,反问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以?你只看见皇上宠我,看得见我叔父得到陈翼长倚重,可是皇后在皇上心中才是最无法取代的,你去找皇后说这事可比和我说有用的多。”
“你说的,也对。”蒋素鸾斟酌再三,同她直言道:“那我去皇后宫里坐坐?”
苏媛颔首,“去吧。”
蒋素鸾往前两步,迟疑的转首,冲其一笑:“玉婕妤,不管皇后肯不肯重新接纳我,你的这份情谊,我记在心上了。”
“不必客气。”
等她走远,梅芯嘀咕道:“小主,您为何要这样帮素嫔?蒋家在朝中的势力不容小觑,若是皇后得了素嫔小主,以后可还能记得咱们?”
她是担心皇后重蒋素鸾而轻苏媛。
“不同的,许多事素嫔能做到而我不能,而有些事却只有我能做,不必担心谁被谁取代。”
“这倒是,只皇上宠爱这点,宫里可没人比得上小主。”
苏媛闻言不语,她又知元翊何时是真心何时是假意?在深宫里论这些,本就是最为可笑的。
她仰头往前走,“还是去看看涵儿吧,不知醒了没有。”
“小主不回永安宫歇息吗?”梅芯关切道。
整宿未眠,然而苏媛竟没有倦意,“我不困。”
只是没走多远,就遇见了乾元宫的刘明,是特地来寻她的,请安后站在宫巷中笑眯眯的禀道:“玉小主,皇上下朝了,特地命奴才来接小主去乾元宫伴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