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五章 除根

 

“皇后,”秦妃惊呼,听到赐死的话才抬头望向高位上的人,“请皇后收回成命,饶良媛一命。”
“秦妃,你还有玲珑公主。”皇后意味不明的说道,下跪之人闻言顿时没了声音,只眼睁睁的望着太监将秦以璇拖出去。
秦以璇望着秦妃,口中喃喃不断唤着“姐姐”,见对方不为所动,又去看瑾贵妃和苏媛,赵环捧茶轻饮,苏媛侧眸望向别处。
“皇后不愧是六宫之主,处事果决,片刻间就将昔日灵贵嫔被害的事查明缘由。不过,灵贵嫔与秦良媛平素到底没什么往来,能将加了附子的点心送进长春宫里,臣妾倒是想不太明白。”赵环的语气,带着对皇后鲁莽草率的指责,眼神则无意的瞥向苏媛。
“贵妃是觉得本宫处置不妥?方才你不在,谢侍卫的回禀很清楚,秦空受秦良媛指使,里应外合安排人在祈福路中刺杀灵贵嫔,这事他们俩都供认不讳,连秦妃都没有异议,你莫不是有其他想法?”陈皇后这时候的口吻,较往日对赵环的处处忍让已大有不同,虽似和气询问,但话里话外含着威严。
“皇后的处置,臣妾怎敢有异议?左右臣妾是来得迟,没听见谢侍卫的那番回禀,皇后说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罢。”
陈皇后这才微笑,徐徐道:“贵妃的意思本宫明白,是为着六宫和睦,担心有其他歹心之人逃过追究。不过本宫既是办了秦良媛,景和宫中其他人自然还要细细审问,是绝不会轻易放过和秦良媛有过往来的任何人。”话及此转首望向秦妃,郑重问道:“秦妃素来深明大义,定会配合的,对吧?”
“皇后说的是。”秦妃心中难过,隐忍着握紧掌心,面色不变。
赵环原先在慈宁宫里就不太欢快,又被皇后噎了话,心情更是低落,站起身不冷不淡的说道:“今日的请安,诸位妹妹留得倒真是久,往日去本宫的钟粹宫时可不见这般的。皇后威风,直接赏了秦良媛须臾醉,诸位服侍皇后可都用着点心,不要如今少奉了杯茶,来日皇后就赏你们喝酒。”
话说得当极难听,众人面面相觑。
她本就是刁蛮的性子,陈皇后也根本没指望赵环能说出好听的话来,随口敷衍了由得她离去,又同众人话语几句方挥手,却将苏媛单独留了下来。
苏媛立在殿中,多少也有被皇后刚刚的模样威慑住,并没有多话。
皇后开门见山,吩咐道:“玉婕妤,回头将你宫里的人送过来,上回灵贵嫔不适之事你且当做毫不知情。再送个宫女过来回话,景和宫里住的不止一位,秦良媛无足轻重。”
她的意思很明显,对秦家并不打算就此止步。
苏媛低道:“皇后,秦统领已经被撤职了。”
陈皇后好笑的望着她,“玉婕妤以为这就可以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此次秦家是受重创,但想要东山再起亦不是没可能的,如今箭已离弦,焉有收回之说?”
“富永海早受秦良媛钱财替她办事,往日总将嫔妾的事情禀报景和宫,上回亦是他从秦良媛身边宫女桂枝手中拿的附子,回头嫔妾便将他送过来。”
陈皇后颔首,“指个宫女过来做人证,富永海曾秘密出入景和宫回话,不要你的近侍。”
苏媛捉摸着,颔首道“是”。
“对了,你早前在慈宁宫赴宴,可觉着太后与贵妃间有何不对劲的?”
“娘娘说的是?”
陈皇后合眼,“林侧妃在场时,是不是太后落贵妃颜面了?”
苏媛颔首,“嫔妾听见贵妃与太后建议给瑞王爷身边添人的事,太后本也有意,可等见了林侧妃不但没提,还责怪起贵妃。”
“呵,这个瑾贵妃,”陈皇后冷笑,是真心的笑容,笑得略带痛快,“真是没自知之明,她虽是侄女,可瑞王是太后的儿子,挑拨太后与林侧妃的关系,等同离间太后母子,真是愚不可及。”
苏媛微愕,没见过皇后这般说一个人的,虽觉得不可思议,却到底不便接话。
“赐秦良媛须臾醉不过只是个开始,只有这样,秦妃才能乱了分寸,这接下来的事便劳烦玉婕妤了。”皇后的意思直接而明确。
苏媛点头,又问:“娘娘,嫔妾一直不懂,您为何这样信任嫔妾?”
皇后看她的眼神变深了,笑着启唇答道:“非是本宫信任你,而是皇上信任你。你的作用不算大,也不算会办事,可正巧本宫和皇上需要这样一个人的时候,你出现了。
玉婕妤,做个简单侍奉君上的宠妃很容易,以你的姿色要有今日地位也不难。可是,这与做个替君上分忧的宠妃意义是不同的,在皇上和本宫心里的分量也是不同的。”
“嫔妾明白了,谢娘娘教诲。”
陈皇后牵过她的手,拍了拍语重心长道:“你入宫时日也不短了,瑾贵妃的为人处事你也知晓三分,没有容人的胸襟偏要故作贤德,这宫里受其迫害的妃嫔不在少数,但她有勇无谋,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的。”
苏媛抿唇,定睛打量着眼前的皇后,端庄雍容,和善亲近。她在和自己说赵环不可怕不难对付,其实她所为与赵环又有多大区别?都是想行事而不愿亲自沾手罢了。
她忽然想,以往被瑾贵妃害的那些嫔妃,若是皇后想保,以她的能耐,不至于保不住吧?
“皇后的意思嫔妾听明白了,这回灵贵嫔宫外遇刺,已是皇上和娘娘助嫔妾了,剩下的您尽可放心。”
陈皇后双眸微睁,像是有些意外,但片刻就缓过来了,若无其事的接道:“既然皇上告诉了你,那你心中有数便可。好在去的都是死士,就算太后想要调查也无从追寻,而和秦家相关的那些禁军已都是闭口之人了。”
苏媛心沉,虽然早有猜测,但亲耳听人承认的感觉总是后怕的。原来真的不是秦家指使,而是嘉隆帝派去的人,对自己的妃嫔和孩儿都能下这样的毒手。
她闭了闭眼,元翊果真狠得下心,他既然能算到这步步,难道就护不住涵儿和孩子吗?非是不能,而是不想吧。
从凤天宫出来,素嫔便走上前,“玉婕妤,你出来了。”
苏媛抬眸,望着蒋素鸾,只觉得她神色冷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