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四章 赐死

 

来人是太后的密探张建,昨日的事发生之后,就被派出去调查了。张建追查,却并不能查出那些杀手的来历。
太后闻言后沉默良久,“连你都查不出来,多半就是皇帝的人了。”
“都是死士,黑衣人身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倒是混入禁军的那几个刺客,是恭王安排的,据奴才探查得知,都是用来指正秦空守将的。”
“恭郡王,哀家早知道他不简单。”她并非单纯颐养天年不问世事的太后,这朝堂的风云变化都看在眼中,太后牵了牵唇角,冷笑道:“哀家就不信皇帝当真信任恭王,那几个禁军现在何处?”
“回太后,昨日回宫之后,他们就被谢侍卫以行动端倪招去刑牢问话了,至今没有出来。”
“这么说,秦家是保不住了。”太后低喃。
张建抬头,请示道:“太后,可要奴才去刑牢杀了那几人?”
“不必,秦家已不能成大器,你替哀家办两件事。”太后表情决断,没有丝毫犹豫之意,“第一,你顺着那几个禁军往上查,看看恭王在宫里到底布了多少人;其次,将禁军中张英的亲信名单弄出来,然后,杀了!”
皇帝想要扶持张英做下任禁军统领,她不拦着,但是只有张英一人,又能成什么事?皇帝渴望权势,作为母后,自然要给他。
张建领命退下。
“玳瑁,哀家不能保秦家,皇帝与恭王都打算好了,谋害皇嗣的罪名,秦妃是摘不去了。”
玳瑁点头,“奴婢知道,太后是为大局着想,没有了秦家还可以有姜家,左统领姜孝泉早有野心,秦统领许多旧将都被他私下收服了。”
太后点头,“明白哀家的,到底只有你,在贵妃眼中,只会觉得皇帝得势,赵家不如昔日。”话及此,颇有恼意,“鼠目寸光,几个职位变更又能如何,宫廷之内看的是谁真正掌控实权。”
玳瑁不语,过了会,听到位上的人突然说道:“环儿总是执着于孩子,她不懂哀家的苦心。若她有了翊儿的骨肉,他日竣儿登基,她该如何自处?没有子女,哀家旧能保她半生无忧。”
“太后的苦心,来日贵妃会明白的。”
赵太后却摇头,“以她的悟性,是想不通的,否则也不会让人从宫外带大夫进宫了。只有带有赵家血脉的竣儿登基,赵家才能得到真正的荣华。”
亲疏远近,养子再孝顺,终归比不过亲子。兄终弟及,元翊没有子嗣,将来皇位顺理成章就是元竣的。
“贵妃终究是年轻了些。”玳瑁感叹。
其实赵环不是年轻,而是从起初将她送入东宫侍奉元翊,就只是赵家的棋子,一步暂稳局势的棋子。既是棋子,又岂会让她替元翊生儿育女?
她是赵家的刀刃,以宠妃之名、嫉妒为由,名正言顺除掉元翊其他有孕妃嫔的刀刃。碧玉年华入宫,自以为承载着家族的希冀和责任,被以皇后之位为诱,在后宫中步步前进。
太后对她,是心疼的,毕竟陪在她身边这么多年,“等到将来竣儿登基,哀家可以将环儿封为郡主,为她再觅良人。”
等到昔日以赵家的权势,给赵环一个好的安排并不难。
玳瑁知道主子的恻隐之心,因而这几年总劝着贵妃不争,是不想她来日失望。想着如今的后宫,她再道:“皇上本来就妃嫔不多,妃位本只有王秦二人,这事之后,妃位可就悬空了。”
太后突然就笑了,“这后宫里的女人就像是开不败的花,没有了秦妃贤妃,还会有新的妃子。贺昭仪久恃宫闱,灵贵嫔父兄有功,玉婕妤得宠,焉知皇上不会再加封?”她说完有些倦意,“留意着凤天宫那边的动静,哀家要看看皇后怎么处置秦妃。”
“秦妃娘娘毕竟是小公主生母,皇后估计要问过皇上。”
“皇上哪里会在意一个秦妃?这宫里,他也就对皇后还有三分旧情。哀家亲手养大的孩子,居然和恭王联手,对付哀家和赵氏?”似是有些伤心了,闭着双眸悠悠道:“恭王怎么给忘了,他的皇储之位,是被皇帝给夺走的。”
这种事,谁又道的清?
凤天宫内万籁俱寂,陈皇后雍容威严的坐在高位,众人静静坐在左右两侧,只秦妃与秦良媛二人跪在中央,秦妃面色平静,秦以璇泪流满面,抽噎着却不敢说话。
晨昏请安还没散去,谢侍卫就来传话,道灵贵嫔上次小产之事和景和宫有关,并带来了太医院里的相关人,又将昨日同行的几名禁军和秦空押至宫门外,同皇后做了详细回禀。
谢维锦除了是嘉隆帝的亲信,更是兵部尚书之子,新晋灵贵嫔的兄长,这件事陈皇后必须谨慎相待,做出合理处置。
此刻,她面露为难,方才秦妃将诸事罪名都推到了秦良媛身上,在妹妹错愕惊恐的目光下将自己摘的一干二净,毕竟秦空是秦良媛的嫡亲兄长,景和宫内能使动秦空的并非秦妃一人。
这是招弃军保帅,在场之人都看得懂,秦以璇纵使心中百般委屈和冤枉,但家族教诲让她无法开口反驳,而跪在宫门外的秦空也认了这事。
秦妃只是监管教导不力,她下跪不为族妹求情,而是求皇后同罚。
瑾贵妃来的时候,便是这般情形。
陈皇后抚着手边的玉如意,惯常温和的容上噙了几分笑意,“哦,贵妃回来了?正好,本宫这有件事正拿不准注意,你说该怎么处置秦良媛才好?”
赵环看都不看她,亦只有她敢朝皇后身侧的位子而去,风轻云淡道:“皇后主持后宫,臣妾贪闲,可不敢有什么意见,皇后自个儿处置便是。”
闻言,皇后亦不推脱,启唇道:“秦良媛三番两次谋害灵贵嫔及皇嗣,罪无可恕,念其昔日服侍皇上有心,本宫给你这份体面。”她说完合眼,唤来自己宫中的大太监,“路福贵,送秦良媛回景和宫,赏须臾醉。”
须臾醉,是宫中秘制的毒酒,饮酒之人不过须臾便沉睡入梦,犹如醉酒般,在不知不觉中死去,过程并不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