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九十二章 姑侄

 

谢芷涵精神不济,纵使醒来与苏媛话语了半晌,终究还是抵不过倦意,没多会就又睡着了。她临睡前让苏媛去隔壁暖阁歇息,苏媛摇摇头,并没有睡意,就这样坐到了天明。
嘉隆帝昨夜宿在了凤天宫,意料之中,皇后受惊,他自然要前去安抚。元翊表面对皇后只是敬重,宫人都觉得没有情意,可毕竟是夫妻,苏媛能感觉到他们之间的那种默契。
清早她回永安宫换了身衣裳便去给陈皇后请安,出奇的是在那里竟见到了瑾贵妃,还是这般早的时辰。
赵环见了苏媛,含笑道:“玉婕妤有心,听闻昨晚在灵贵嫔宫中守了整夜,还真是姐妹情深,想来先前是本宫误听了宫里的流言,误会你和灵贵嫔的关系了。”
她话落,改望向秦妃下座的秦以璇,“这闺阁姐妹的情分终究不是旁人能随随便便比过去的,谢氏由容华跃为贵嫔,其中定是少不了玉婕妤的相辅吧?”
秦以璇闻之,面色落了下来,但维持着刚进宫时的恭顺卑微,静静坐在那,似乎未有入耳。
秦妃恐她沉不住气,插话道:“贵妃娘娘言之有理,玉婕妤和灵贵嫔毕竟还是表姐妹,在宫里互相照顾是应该的。”
苏媛见赵环瞅着自己,启唇不咸不淡的答道:“灵贵嫔遇到意外,让嫔妾想到了昔日嫔妾卧榻时她亦是这般守在永安宫里,昨夜自然不可能就那样离去,贵妃娘娘多虑了。”
“本宫有何多虑?”赵环反问,睁大了眉目颇有些急躁,“你当日在本宫宫里的事皇后早就查明白了,是废妃王氏所为,与本宫何干?如今灵贵嫔在宫外出事,本宫同皇后一样只有关心,不过就是多问了几句,玉婕妤何必话中带话?”
“嫔妾不敢,在娘娘面前,嫔妾怎敢心口不一?”苏媛意味不明,“何况,当初的事是贤妃的错,嫔妾并没有多疑什么。”
“什么贤妃?”赵环大喝拍案,挑起高眉怒道:“早就没有什么贤妃了,是废妃王氏,玉婕妤约莫是记性差了。”
其实苏媛不讨厌王娅,她在世时彼此本就是亦敌亦友,闻言并不想多费口舌,于是淡淡接道:“贵妃说的是,嫔妾失言了。”
赵环扬起长眉,倨傲道:“玉婕妤在本宫面前失言是没什么,可千万别在皇上面前失言。”
“贵妃教训的是。”
苏媛如此低眉顺眼,赵环反而觉得没意思了,先起身道:“皇后,太后还在等着臣妾,便不久留了。”
陈皇后颔首,语气平静道:“贵妃慢走,代本宫向太后问安。”
“是。”赵环像是不争世事的妃嫔,同谁都淡淡的,又或者说这六宫中诸人都没放在她眼中。出了凤天宫,她在门口顿足,突然开口:“香橼,你觉得玉婕妤,像不像当初本宫刚进宫时候的模样?”
香橼不解,“娘娘这是怎么了,玉婕妤怎么能和您相比?皇上待她只是个新鲜,对娘娘的感情才是长长久久的。”
“图新鲜吗?她承宠也有半年多了吧。”
“玉婕妤不过就是个地方知府的女儿,宫里比她出身高贵的小主多了是,都说她恃宠而骄,但在娘娘面前还不是伏低做小?娘娘您问这话,是抬举了她。”
赵环听了略作思忖,的确是抬举了苏氏。深宫里住得久了,竟然开始找不到自己的骄傲和自信了。屏去那些胡思乱想,就着宫女的手上辇,赵环仰头,姿态傲然,“走吧。”
制止了太监通传,走进慈宁宫,见太后正闭眼靠在炕上养神。她上前接过宫女手中的美人捶,蹲身服侍。
“轻了。”赵太后睁眼,见脚边之人是亲侄女,坐直了抬手道:“你亲自做这些干嘛,来了也不吱声,今日去皇后处了?”
赵环点头,在太后旁边落座,酸意道:“皇上昨儿歇在凤天宫了。”
“祈福出事,皇帝自然要寻皇后问个究竟,你往日不是这样草率的人。”赵太后说着眯了眯眼。
“皇上宠幸谁都可以,只皇后不行。”
赵太后似乎觉得她傻,“这些年你总和皇后不对付,皇帝次次都偏疼你,你又何必还跟她计较?”
“皇上那是表面疼我,心里真正着想的是皇后。”
“那又如何?这宫里不是事事都能如皇帝意的,至少人前的体面,他是予给了你的。”
赵太后不以为然的回应着,随后叹道:“哀家早说过,不要局限于后宫,你更该关注的是皇帝如何、赵氏如何。秦洪顺受了杖责又被罢了统领职务,秦妃就没有找你说什么?”
赵环摇头,毫不同情的冷冷道:“她父亲自个儿办事不利,皇上金口玉言已下了旨,来求臣妾有什么用?秦妃是聪明人,她懂得这个理儿。”
“秦妃大智若愚。”提起秦妃,赵太后是欣赏的,望向侄女的眼神难免含了失望,“你啊,就是早些年在东宫里的时候锋芒过甚,否则以哀家的身份、朝臣的联名,这后位落不到陈氏手中,哪怕她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妃。”
“姑母,”赵环语露不甘,口吻低落:“侄女做不了皇后,说到底还是因为没有孩子。我若是能有个皇子,怎会胜不过陈氏?”
 “皇子没那么重要,皇后也无子女,你终究是因为做事不懂得收敛。你虽是高位,有哀家做依靠,但公然迫害低阶妃嫔,怎么堵得住悠悠之口?国母之位,贤德为上。”
赵环闻言,委委屈屈的辩道:“这两年我已克制许多,后宫里的献血从未沾手,待新人妃嫔不比皇后差,就是苏氏我也忍得。”
“环儿,你明白得太晚。”赵太后喟叹,见其面色难堪,握上她的手再道:“不过只要哀家还是这后宫的主人,你就是未来的接任者,后位只能握在我们赵家人手中。”
“姑母,您说,我怎么就不能有个孩子呢,难道真的是因为报应吗?”
她语气惆怅,得宠这么多年,每月都请太医把脉,每每都是“身体无恙”的回话,但就是没有身孕。是以赵环如今很少针对年轻妃嫔,主要也是因为只有子嗣才能引起她的注意,妃嫔除非有孕,否则她是不会将那些人放在眼里的。
报应?太后从来不信这个。
“俪昭容的事,早就过去了。”她知道侄女的心结,当年赵环刚入东宫,年轻气盛,自然容不得皇帝宠爱昭容沈氏。
俪昭容是嘉隆帝青梅竹马的恋人,带孕被逼着自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