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八章 抬爱

 

不知是有意还是多心,林婳极早就打发她回永安宫,当时苏媛没有多想,只想着许是独处的时间太长容易引人怀疑,便谨慎的听话离开。待回宫后,她才反应过来,长姐应该是不想自己撞见瑞王来接她。
长姐还在人世这个消息,对苏媛来说过于惊喜,冲淡了其他任何心思。等到次日再看见贺昭仪时,其平静的目光里较往日多了分怨气,才隐约觉得不对劲。
苏媛并不愿去想,贺哲的突然离世,是与长姐有关,但贺昭仪故作无恙的姿态又实在让人心疼。她心中琢磨了许多安慰的话,可走出凤天宫时贺昭仪突然近身,她却哑口无言。
“琉璃莽撞,竟被你试探出来了。”贺昭仪语气不明,说完深深的望向苏媛。
苏媛正欲答话,身后就传来秦以璇唤声,旁边的贺昭仪就叹了声:“你自求多福吧,靠人总不如靠己。”话落,她携着宫女离去。
“秦良媛。”苏媛瞅着近前的人儿,耐心不如先前,目露询问。
秦以璇自然是转达其姐的意思,笑眯眯的言道:“昨日梨砚阁内仓促,未能与婕妤好叙,我姐姐让我请你去景和宫坐坐,不知玉婕妤可肯赏脸?”
“秦妃娘娘召见,我自然不能推辞。”苏媛应道。
两人同行,本是极常见的,只是现如今比不得过去那般亲热,秦良媛有了宠爱之后说话做事总端着架子,彼此对话也显得生硬。
“玉妹妹,你何时同林侧妃相熟了起来,我怎么不知?”秦以璇试着用先前的称呼,想套身边人的话,她的印象里,林侧妃是很看不上苏媛的。
“没有相熟,昨日还是托秦妃娘娘之福方能与林侧妃共园赏戏,否则哪有说话的机会?”苏媛不冷不淡的接话。
“不是这样子吧?林侧妃又是邀你御花园赏花,又是和你一起用膳,听说在慈宁宫晚膳之后还请你作陪,明明是顶好的关系,怎么到你玉婕妤口中,就这样生分了呢。”
她阴阳怪调的语气,似乎是在责怪苏媛瞒着她同林侧妃交好。苏媛侧眸看了她眼,无所谓的敷衍道:“你若说相熟便相熟罢。”
秦以璇抿抿嘴,面色讪讪,倒问不下去了。
等到了景和宫,苏媛向秦妃问安。秦妃正抱着膝上的玲珑公主逗弄,见她们到了,将玉质的小摇鼓搁下,招手让乳娘上前。
苏媛望着挥着胳膊的小公主,柔声笑道:“早前听说小公主身体微恙,现儿瞧着好多了。”
“是啊,可算是好了,让太后和皇上都操心许久。”秦妃言着做了手势,“玉婕妤请坐,在本宫这儿不必拘束。”
“谢娘娘。”
苏媛在她左手边入座,秦以璇与她面对面,率先言道:“谢容华马上就要跟着皇后外出祈福了,原以为玉婕妤会去长春宫的,我姐姐还担心我请不来你呢。”
原来是事关涵儿,想必昨日是因为长姐才没有提及吧。苏媛心中思量着,抬头轻道:“谢容华的事自有皇后安排,不瞒秦妃娘娘,嫔妾这阵子是不敢再进长春宫了,若谢容华又出点什么事,可是说不清的。”
秦妃神色微滞,似有惊讶道:“没想到玉婕妤真是个通透人儿。”
苏媛毫不在意,直接替她道出言外意:“明哲保身罢了。”
苏媛看得出秦妃只是想试探自己对涵儿的态度,并没有表现得多明显。秦妃亦是适合而止,转而改说起昨晚的事,“往日林侧妃入宫,太后都必召贺昭仪陪宴,没想到昨日却是玉婕妤你在慈宁宫。”
“嫔妾这是赶得巧儿,原只是去请个安。”
秦以璇闻言则插话:“还是玉妹妹的安请的最是时候,想我和姐姐过去,倒没见太后娘娘留我们的。”
苏媛这才知道,原来昨日秦氏姐妹亦到过慈宁宫,这就尴尬了,“太后娘娘定是担心小公主,想娘娘回来陪公主的。”
“或许吧。”秦妃接话,制止了秦以璇接下来的话,又说道:“贺昭仪的兄弟过世了,本宫原是想去芳华宫探视的,但听说贺昭仪闭门不见人,连林侧妃都婉拒在宫门外,想是伤心极了,便没有过去叨扰。本宫听说昨日你见过贺昭仪了,她怎么样?”
“昭仪娘娘只是悲痛过度,逝者已矣,她能想开的。对了,今早她还去给皇后请安了,秦妃娘娘也不必担忧。”
秦妃闻言颔首,像是安了心,“晨起本宫是奉贵妃之命去了钟粹宫,没能给皇后问安,也就没机会看见贺昭仪。贺昭仪素来稳重镇定,本宫也相信她能调节好,就是可惜了,贺尚书只那么一个儿子。”
“娘娘如此关心昭仪,昭仪知道了必会记在心上。”
秦妃突地笑了,玩笑般道:“瞧玉婕妤这话,一听就知道和昭仪熟稔当自己人的。贺昭仪看着清冷,这宫里只对你偏好了些。”
她说着目光微转,含了探究般再道:“玉婕妤真是个心思玲珑会讨人喜欢的,不怪从进宫起皇上皇后就优待你,连谢容华贺昭仪乃至林侧妃都和你往来,倒是本宫木讷了,现在才知道你的好。”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苏媛低首道:“娘娘言重了,嫔妾担不起您这话。”
“怎会?本宫细细想来,以前贤妃在的时候,也常和你往来,连她的陪嫁宫女如今都当差在你永安宫中。就是素嫔,昔年还曾因为你的容貌而不喜你,可近期……”秦妃欲言又止,意思就是故意让苏媛看出来她的疑心,而后再话锋一转,“她们都与你交好,玉婕妤自有过人之处,不必自谦。”
“娘娘抬爱了。”
苏媛不明其到底何意,只从善如流的接着话。聊得久了,便能发现除了涵儿,对方更关心的已是自己与贺昭仪的关系,便有些哭笑不得,“嫔妾早前是贺昭仪宫里的人,感情自然比其他人深一些。”
她的说辞没有漏洞,秦妃不好再追问,见时辰差不多便放她离去了。苏媛回去后忧心忡忡,倒不是将她的试探话语按在心上,只是见秦妃这般周全的作风,想要除掉她却是不容易的。
她能在瑾贵妃底下安然抚养公主,又不替赵环做那些阴暗事,心思非常人可比。苏媛不敢小觑,而若是自己想故技重施,在景和宫内无中生有陷害她,恐怕也讨不到好处。
苏媛连着两晚都没睡好,索性这几日都是瑾贵妃在侍寝,嘉隆帝只在白日的时候召她去过回乾元宫,除了吟诗作赋,没有谈其他。
等到谢芷涵随皇后出宫祈福那日,意外的秦妃竟然主动请旨相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