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七章 相认

 

在慈宁宫用了场晚膳,苏媛对赵太后倒有了新的认识。她表面上对瑾贵妃纵容护短,可但凡遇上瑞王府里的人和事,牵扯到了瑞王和林侧妃,就可以丝毫不顾贵妃体面,言语间根本不会在意是否会伤了贵妃自尊。
而太后对林侧妃的态度亦不似宫人传言的那般厌恶,甚至是带了些许讨好意味,在听到林侧妃说瑞王给太后准备了什么的时候笑得格外慈和。
苏媛看得出,太后喜欢从林侧妃口中听到更多关于瑞王的事情。她不了解瑞王和太后间的母子关系,但是由此推算得出,想来之前因为林侧妃他们俩是真的闹得非常不快,否则太后不会这么小心林侧妃的情绪。
林侧妃对赵太后称得上恭敬,没有说仗着瑞王如何就不把太后放在眼中了,她很少主动和赵环说话,席间倒是与苏媛聊了几句,问的只是佳肴口味。
膳毕,嘉隆帝和皇后前来请安,元翊看见苏媛近前了道:“你竟是在母后这儿侍奉,倒显得朕不孝了。”
苏媛笑着回道:“皇上这话折煞嫔妾了,不是您让嫔妾过来给太后请安的吗,这份孝心嫔妾可不敢往自己身上揽。”
元翊面色更为和缓,加上皇后从中说话,惹得太后都笑容满面。
苏媛悄悄的去看林侧妃,正巧迎上对方复杂的目光。
顷刻,林侧妃起身道:“太后,臣妾想去偏殿歇会儿。”
“好,玳瑁你送侧妃过去,让人都仔细服侍着。”太后招手,显得很在意她。
林侧妃同众人福身,经过苏媛的时候突然道:“玉婕妤可有空,刚席间你提起江南小吃,我倒是有些好奇,可否过去陪我说说话?”
她的要求刚提出,不待苏媛请示,太后就先下了吩咐:“玉婕妤过去吧,侧妃若觉得疲累了,你就出来,别让她累着。”她想了想,又添道:“竣儿或许是有事耽搁了,若是太晚你就在哀家宫里歇着,明日再回府。”
“谢太后关怀。”
等到了偏殿,林侧妃靠上美人榻,瞅着苏媛叹息,半晌悠悠道:“玉婕妤特地来慈宁宫,是来找我的?”
苏媛点头,直言道:“是。”
“你去过芳华宫了?”
“对,我见了贺昭仪,知道贺家大少爷过世了。”
榻上的人闭眼,“贺哲过世,她怨我。可我的身份,她竟然能与你说……”
这句话,无疑就是承认。然而不等苏媛开口,她已继续道:“这下你明白我白日为何同你感慨,若是瑞王是皇帝就好了吧?”
若是瑞王为皇,这后宫做主的就是她林婳,甚至还可以插手朝政,因为瑞王对她几乎千依百顺。
可惜,瑞王只是亲王,皇位上的是嘉隆帝元翊,而苏媛的这个宠妃,做得并不到位。
“你为什么要瞒我,与我形同陌路?你是我长姐,怎么就……”苏媛低喃出声,眸中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溢出,偏偏又明白必须克制,最后低着声音再道:“你肯定过得不好。”
“你觉得我过得不好?错了,你看刚刚的瑾贵妃,敢和我辨吗?太后待我的态度,你也瞧见了,我怎么会不好?”林婳凄笑道,“阿媛,你别哭,千万别哭,真的。”
苏媛知道利害,听话的点头,拿帕子拭泪,却见榻上的人侧过了脑袋,听得她柔柔的说道:“你别怕,这京城里你有我。就算皇上不肯护佑你,恭王视你为棋子,但是你还有姐姐,我是永远不会置你不顾的。而且我护得住你,所以不要怕。”
长姐总能让人安心,她护得住她,一如当年护着她躲过追兵,却从来不说她是怎么过的。
苏媛诧异:“你知道我和恭王?”
林婳点头,“自然是知道的,你是我的亲妹妹啊,我怎么可能真的对你不闻不顾?我知道你在杭州苏家,但是我没料到你会进宫,你本可以过寻常人的生活。”说这话时,她是带着恨意的。
元靖终究是骗了她们姐妹!
“你不该进京,更不该进宫。”
苏媛摇首,却不知该说什么。她蹲在榻边牵长姐的手,望着对方掌心的疤痕滴泪,摇头哽咽道:“我不知道,白日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
“傻妹妹,早就不疼了。”林婳坐起身,长发随着她的动作荡在苏媛眼前,“早知道贺玲会告诉你,就该我亲口和你说,那些事儿也就不该与你道了。”
“你就算不说,我也知道你这些年肯定很苦。”苏媛说着抬眸,“可是,可是恭王明明告诉我说你已经死在北地了,怎么会……”
“他想你为他所用,自然不会把我在世的消息告诉你,其实我也是不愿他说的。”
苏媛先前被姐妹相认的喜悦冲昏了,此刻才意识到对方话中总提着元靖,吃惊道:“姐姐刚刚说恭王,难道你从北地回来,也是他安排的?”
林婳默认,“对。”
苏媛倏地站了起来,内心不知是震惊还是失望,感慨万千道:“他竟然一直瞒着我!”
“告诉你又如何,要你和我做同样的事吗?”
林婳眼神黯然,接着又自嘲道:“我以为你能过很好的生活,阿媛,然而你终究还是与我在做同样的事。我早和他说过,有我在京中就够了,但元靖不信任我可以。
他将你送进宫来,但你进宫除了多一份危险,又能干吗,难道他想你做的,我就做不到吗?”
她真是恨惨了元靖。
林婳是在心疼苏媛,然而这话听在苏媛耳中却极不是滋味,让她既内疚又心虚。是啊,她在宫中步履维艰,既要应付后宫里的妃嫔,和嘉隆帝之间又很莫名,顶着宠妃的名义做什么实权都没有,这么久又帮了元靖什么?
自己在深宫里活得战战兢兢,何谈其他,这一刻苏媛开始质疑起自己。
“他是萧淑妃的儿子,难道还怕我临阵倒戈,帮着赵太后和瑞王母子对付他吗?元靖怎么忘了,赵家是当年害了林家的罪魁祸首。”亲妹的入宫,是林婳的意料之外。
“我不后悔进宫,如果我总待在杭州,就不会有机会见到你。”苏媛突然展笑。
林婳望着她眸中尽是疼惜,摇头道:“阿媛,你还是太随心所欲,元靖几句话你就听他的话入宫来了。他不是信不过我,是信不过瑞王,把我安排在瑞王身边,而留你在皇帝身边,可真是好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