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六章 受挫

 

赵太后和瑾贵妃都没有为难她,话语间有说有笑的,只是没有看见林侧妃,苏媛便有些心不在焉。待暮色四下,掌事的嬷嬷领着宫人进来掌灯,才见有人进殿禀道:“太后,侧妃娘娘醒了。”
太后闻言,点头颔首,复关切询问:“侧妃身子没大碍吧?”
“侧妃身边的婢女说她们主子只是体虚昏厥,缓过来就没有大碍了,这会子已经起榻更衣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
瑾贵妃便道:“侧妃这身子骨就是娇弱,听说就是和秦妃听了场戏,又和玉婕妤赏了会花,回来就晕厥,如此怎么替瑞王绵延子嗣,太后您可不能总这么由着王爷。”
嘉隆帝没有子嗣是有心人作怪,可瑞王府也总没有消息传来,太后心中才是真的着急。
她打心眼里不喜欢林侧妃,不只是因为她出身微贱,更是因为瑞王的过度沉迷,为了女色不思进取还几番顶撞她。若说林侧妃肚子争气,能替瑞王诞下长子,太后或许还能少几分成见,可这动不动就卧病晕倒的身子骨,怎么孕育孩子?
太后曾委婉的找林侧妃谈过这事,林侧妃当面应允的好好的,说不会争风吃醋,也有自知之明,能做侧妃陪伴王爷左右已是福分,太后的安排定会劝着王爷接受,可第二日太后送进瑞王府的人还是被无情处置了,简直让人束手无策。
瑾贵妃这么说,正是因为知道这些,便带了怂恿的意味:“母后,您毕竟是王爷的生身之母,若再这般由着他,将来瑞王爷的爵位无人继承可如何是好?”
这话就重了!
何况赵太后是动着其他心思的,瑞王怎么能够无后,当即冷了脸拍案道:“他敢!哀家早就和竣儿说过,年末前林侧妃若是再没有消息,就别怪哀家以太后身份下旨了。”
这话说得很威严,可瑾贵妃压根不信,这些年太后对瑞王软硬兼施用了许多手段都没能把林侧妃从瑞王身边除去,瑞王根本不听所谓的太后懿旨。
赵环看不惯林侧妃,最大的理由就是林氏不将她放在眼中,她身为贵妃,自诩为六宫至尊,连皇后都得让着她,凭什么看一个亲王侧妃的眼色。然而瑞王过于放肆和嚣张,赵环拿林氏无可奈何,因而总想让太后除了她。
可是太后终究还是在意自己和瑞王间的母子情分,别说为难了,往日林侧妃在慈宁宫,都是好吃好喝供着,害怕林侧妃回王府吹枕边风,惹得瑞王对自己生分。
子嗣,是太后唯一能拿捏林侧妃的事了,也是决不能退让的。
苏媛静静听着,面色并不好看。因着在贺昭仪那得了信,知道林侧妃就是昔年自己的长姐,就不太能听她们背后议论,可是她到底懂得分寸,紧握着双手没有插话。
终于,宫人禀话,林侧妃进殿。
她还是早前的装束,素装淡雅,长发披肩,步履盈盈的上前福身见礼,抬眸时看见苏媛亦没有露出惊诧之色,只徐徐开口:“玉婕妤怎么在这儿?”声音有些沙哑,听着不如早前那般清脆悦耳,却格外惹人疼惜。
苏媛起身,同她见了礼。
赵太后道:“玉婕妤来给哀家请安,哀家便留她在这用晚膳。你每次进宫,都是瑾贵妃和贺昭仪陪着,贺昭仪今日来不了,哀家就让玉婕妤作陪。你俩刚还在一起赏花,该是谈得来的。”
林侧妃臻首,柔声轻道:“是谈的来,臣妾谢太后疼爱了,否则贺昭仪不在,待会席间臣妾就要不知所措了。”
这句话说得让瑾贵妃颜面无光,赵环心里很是气愤,仗着此刻太后对林侧妃存有不满,没忍住就道:“林侧妃这话说得可不对了,明明是本宫同贺昭仪一起陪你,怎么倒像是侧妃眼中没了本宫一样?”
林侧妃坐下后不急不缓的望向赵环,浅笑道:“贵妃娘娘身份尊贵,臣妾怎敢乱攀关系,若是惹恼了您,以后可就不敢进宫来给太后请安了。”
赵环搁下手中茶盏,“侧妃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本宫就那么不能容人吗?”
“贵妃娘娘聪慧,太后娘娘常说您有主见,否则早前也不会将六宫事务交由您管。所以臣妾的意思,您听着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林侧妃话落合了合眼,端起宫女递来的蜜茶,只拿着茶盖拨浮着,“再说,贵妃能不能容人,是六宫妃嫔说了算的,问臣妾是不会有答案的。玉婕妤,你说是吗?”
她眸光微转,望向苏媛。
苏媛顿时尴尬,不懂为何要问自己,对上她视线只觉得那目光过于冷淡,心中本来的满腔热情顿时被浇灭了微半,口中无意识的喃喃道:“是。”
赵环闻声怒不可遏,站起来喝道:“玉婕妤!”
苏媛惊觉回神,正要开口解释,太后就说了话:“够了!贵妃你失分寸了,若是宫中有事没耐心陪着哀家,就回你的钟粹宫去。”
赵环心里委屈,面色忿忿,然而并不敢再激林侧妃。
林侧妃似是得意极了,仰着头吃茶,又同太后言道:“太后您心疼臣妾,每每怕臣妾无聊便召妃嫔过来陪伴臣妾,只是臣妾进宫为的是替王爷给您请安,并不想麻烦您。贵妃娘娘贵人事忙,宫中那般多事都需要她操心,总麻烦她过来,就算贵妃大度不计较,心中难免要嫌臣妾误了她的事,以后还是别惊动她了。”
“她不过就是个贵妃,能有什么事?宫里自有皇后主持,能麻烦她什么,何况你又不是常进宫来的。”太后随口接话,就望向瑾贵妃,“贵妃,你说是吗?”
赵环咬紧双唇,瞪向林侧妃,听到太后问话,又不得不点头。
林侧妃展笑,搁下茶盏说道:“贵妃别勉强了才好。”
“侧妃说笑了,陪你在太后身前尽孝,怎是勉强。刚刚是本宫言辞失当,你别见怪。”
林侧妃从善如流的回道:“原来过去倒是我误会贵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