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五章 肯定

 

闻言,苏媛惊愕不已,连声音都发颤了,言中既激动又小心:“她,她真的是我长姐?”双手不自觉得攀上贺玲胳膊,“可是,她为什么不与我相认?”
“相认了如何,不相认又如何?你信她是林婳,她就是你的长姐;你不信她,又何必在意旁人说的一句是与不是?”贺昭仪手撑着圆桌桌沿,摇摇颤颤的走向窗阑,“嫡亲姐妹,若是你自个儿都分不清,还算什么姐妹?”
“我的姐姐,不是那样的人。”
贺昭仪背对着她,冷笑道:“那你觉得,林婳该是怎样的人?你长姐若真像你记忆里的那样端庄、温柔、忠贞,昔年你们两个能逃得过追兵的搜捕?她若真那样单纯,阿哲也不至于走到今日这一步。”
苏媛听不得她这样说自己姐姐,跟上前反驳道:“我姐姐已经死在了北地,哲哥哥过世与她没关系的。若你非要说是我姐姐的过错,当初林家被灭门,我又该怪谁?”
贺昭仪语气悠悠,“怨天尤人罢了,谁也怪不了。”她似有感慨,“琉璃把你请来,想让你劝我,可我心中的不甘和后悔,都谁都消不去的。”
“玲姐姐,你刚刚的意思……”苏媛希冀的望着她背影。
“随口说说罢了,”贺昭仪垂首,淡淡道:“每当我对着林侧妃的时候,我也有那种熟悉的感觉,可正如你所说,林婳她不是那样的人。阿媛,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着。”
“玲姐姐,往者已矣,你不要太难过了。”苏媛轻声开口,也知这种话说得毫无效用,但总觉得方才贺玲所言并非冲动之语,想要再问又觉得不合时宜,便依言退了出去。
琉璃侯在殿外,见她出来忙上前询道:“玉婕妤,我家主子怎么样了?”她的身后跟着两个捧了膳食的宫女。
苏媛摇头,语气无奈:“琉璃,让她独处会吧。”
“难道婕妤相劝都不管用?”琉璃面露失望。
苏媛听了颇为惭愧,又加上心中有事,拉过琉璃低声道:“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琉璃神色微滞,继而开口道:“奴婢送婕妤出去。”
苏媛颔首,率先而行。
琉璃交代了几句其他人,跟上苏媛脚步,等到了芳华宫外,主动道:“不知玉小主想问奴婢什么?”
“前两日我见昭仪的时候并未听她提起贺家少爷病重的事,怎么好端端的人突然就没了,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琉璃大致没见过人这样直白的打听事情的,略犹豫后说道:“这事儿倒不是奴婢瞒您,实则宫外的事,娘娘这儿知晓的并不清楚。大少爷素来消极寡淡,终日把自己锁在屋里,或许是没想开吧……”
她这般说,可苏媛还是觉得不对劲,贺哲因为长姐的事抑郁多年,真的想不开就不会等到现在才撒手人寰。何况琉璃素来是稳重的,这点苏媛早就知晓,但方才却是她自作主张派人去永安宫请的自己。
“琉璃,你特地找我过来定是有理由的,你是昭仪身边最亲近的,我与她的关系你自是清楚,所以有什么话就直言吧。”
琉璃思忖着反问:“敢问玉小主,方才主子都和您说什么了吗?”
“你家主子情绪有点激动。”苏媛观她的面色心中便存了试探之意,慢言道:“她和我提了林侧妃,又说早知如此就不该帮她。”
琉璃的表情果然变了,既惊叹又感伤,却没有莫名和疑惑的神色。
苏媛的心情更激动了,盯着对方小心翼翼的再道:“玲姐姐对林家存了责怪,只是为着哲哥哥的事伤心过度所以语无伦次了,我听得不是很明白。”
“主子竟然与您说了。”琉璃后退,回神之后对上苏媛充满好奇的目光,摇了摇头答道:“玉小主,我家娘娘既然没有说清楚,那奴婢也不能说,其实这件事您还是亲自去找林侧妃才合适。”
苏媛因情绪高度紧张而绷紧的身子在听到她这句肯定之言后不自觉得摇晃,梅芯赶紧扶住她:“小主当心。”
“这时辰,林侧妃离宫了吗?”苏媛望向西落的夕阳询道。
梅芯即道:“应该还没有,听说太后娘娘留了林侧妃在慈宁宫用晚膳,待会儿瑞王爷过来接她。”
苏媛起步,双唇轻颤道:“去慈宁宫。”
琉璃连忙开口:“玉小主,您不可。”
苏媛却迫不及待的想再见那人,足下根本不愿意停,琉璃便抢步上前,提醒道:“玉小主,您去慈宁宫必须进殿给太后请安,这会子瑾贵妃肯定也在那。”
苏媛步履微顿,却没有转身,“我只是想听她亲口承认,会注意分寸的,琉璃你不用担心,回去好生照顾你家主子。”她不再坐撵,足下生风般赶到慈宁宫外,真的近在咫尺时却有些怯步。
梅芯轻声问她:“小主,真的要进去吗?您就算进去了,也寻不着机会私下和林侧妃说话的。”
“可是,我想见她。”苏媛凝视着前方。
她若真是长姐,怎会摇身成了瑞王的侧妃,又与自己形同陌路?世人皆知瑞王痴情,其侧妃跋扈霸道,曾随意辱骂甚至打杀宫中妃嫔,又公然忤逆太后,她这般能耐,怎会认不出自己?
何况,贺昭仪早就知道了自己身份,她既然能和贺昭仪如此密切,又为何同她这般疏远。苏媛有太多的不明白,想着记忆中的长姐,她怎舍得?
“小主?”梅芯低唤。
苏媛闭眼,“你去传话,就说永安宫婕妤苏氏来给太后娘娘请安。”
“是。”
进殿通传的人很快就出来请她进去,苏媛入内,果然见瑾贵妃赵环陪着赵太后坐在高位,殿内却不见林侧妃的身影。
苏媛欠身请安行了礼,立在中央。
太后比上回和善许多,望着她轻说道:“哀家素来不拘礼数,只要你们平时将皇帝服侍好了,在皇后和贵妃面前尽了礼数就够了,难为你这孩子倒特地来给哀家请安。轻俏,给玉婕妤看座。”
宫女搬了锦凳过来,苏媛谢恩后入座,双手置于膝前难免显得拘谨些。
瑾贵妃依偎着太后,嫣笑道:“母后,林侧妃难得进宫,您刚派人去芳华宫,贺昭仪因着她母家兄弟过世心中悲痛不宜赴宴,臣妾还觉得晚上冷清了,可巧玉婕妤就来了。”
“还是你想得周到。”太后握着她的手拍了拍,改看向苏媛:“玉婕妤若没有其他事,待会就在慈宁宫用晚膳吧。”
苏媛起身遵旨,“嫔妾谢过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