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四章 生怨

 

从御花园回宫,苏媛让梅芯将桐若喊来,询问起林侧妃的事,满面好奇道:“姑姑,我今日所见的林侧妃,与传闻中的不一样。”
“敢问小主,是哪里不一样?”
“她……”苏媛沉声,略有迟疑的说道:“她同我说了些过去的事情,说她在北地做琴姬时的情况,又说瑞王待她如何,性情也不像之前那样喜怒无常,刚刚她还和秦妃去梨砚阁听戏了。”
“听戏?”桐若亦是惊诧,“林侧妃可不是爱热闹的人。”
“是啊,而且穿得极其素雅,通身没戴什么首饰,就像待字闺中的姑娘,整个人很温婉、很安静。”
“这样的林侧妃,奴婢倒是没见过。”桐若蹙眉寻思着,殿内正无声时,玉竹进来禀道:“小主,芳华宫来人,说是请您过去趟。”
贺昭仪找她?
苏媛站起身,“知道了,备撵吧。”
桐若替她整理衣着,好奇道:“昭仪娘娘很少会特地命人请她去宫里的,这是出什么事了吧?”
“正是因为她向来沉稳,我心里才觉得不安。”
苏媛叹息,匆匆出了门,贺昭仪的贴身宫女琉璃迎在芳华宫的宫门外,看见她立马道:“玉婕妤,您快去看看我们主子吧。”
“琉璃,昭仪怎么了?”
琉璃双眼红红的,哑着声答道:“府里传来消息,大少爷去世了。”
“什么?”苏媛变色,“贺少爷……”
琉璃点头,“是昭仪唯一的兄弟。”
昔年总带着她与长姐外出游玩的哲哥哥,那个会在长姐窗前脸红的少年,会在狩猎玩将最好的狐皮送来给长姐的男子,就这样离了世。
苏媛双足顿在原地,脚下似有千斤重,怎么都抬不起来。
琉璃还讲述着贺府人报信时的情况。
“昭仪现在怎么样了?”苏媛寻回自己的声音,接着朝主殿走,在门口又碰见祁答应。
祁莲看见她焦急道:“玉婕妤来啦,昭仪娘娘将自己锁在殿内谁都不见,您可去看看她吧。先前林侧妃过来,她都没开门。”
“林侧妃来过?”苏媛惊诧。
祁莲颔首正要再言,琉璃即先说道:“是清早的时候,林侧妃过来寻主子,主子当时刚得了消息心情不好,奴婢就请林侧妃回去了。”
苏媛就闪过早前林侧妃闲淡忧愁的面容,不知道怎么总觉得有些联系,却又抓不住关键。
琉璃已请祁莲回去,而后敲着门往里道:“主子,玉婕妤来了。”
祁莲不放心的望着那扇雕花的朱红殿门,三步回头,眼中尽是担忧。苏媛见了忍不住道:“这位祁答应往日看着清冷,不过对昭仪却是关心,也是个知冷暖的。”
“主子待人和善,祁答应也算是知道感恩的。
苏媛反问:“感恩?”
琉璃却不欲再说,只同她道:“婕妤稍等,奴婢进去通禀。”
“好。”
琉璃推门而入,梅芯就低头说道:“小主,贺家少爷过世,昭仪是悼念兄弟心情不好,这种时候琉璃找您过来做什么?”
“许是觉得往日昭仪待我亲近,想我劝慰几句吧。”
梅芯“噢”了声,正巧琉璃回来得快,“玉婕妤,您进去吧。”
苏媛点头,让梅芯等侯在外面。
贺昭仪素来端庄优雅,从未见过她失态的时候,可在见到桌前泪流满面独自饮酒的她时,苏媛都不禁感到难受,上前取了她手中的酒壶,唤道:“玲姐姐。”
贺昭仪抬眸,双眸悲伤,凄惨一笑:“你来啦。”随后牵过她的手坐下,取了新酒杯放她面前,“来,陪我喝几杯。”
“别喝了,你这样子,让人见了不好。”
“我这个样子吗?”贺昭仪自嘲,“我这宫里,又有谁回来?阿媛,你想多了,这座芳华宫冷了好多年,从来没暖过。我就算仪态万千,又有谁看得见?”
“哲哥哥怎么走的?”苏媛询道。
贺昭仪泪水如珠,哀伤道:“怎么走的,其实他的心早死了,在你们林家获罪的时候,或者说在你姐姐被带回京城又被卖做婢女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这些年,不过是行尸走肉罢了……”
“姐姐已经去了,他该放下的。”
“若能放得下,还会有今日吗?我这个弟弟,就像我母亲说的,被家里宠坏了。他从小就是贺家的希望,父亲希望他出仕,为了他以后的前途先后将姑姑与我送进这座深宫里来,为的就是贺氏,可是现在……阿媛,你说这有什么意思?”
贺昭仪夺过被取走的酒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些年他浑浑噩噩的,被父亲说不思上进,我总帮着阿哲说话,可是他就是这样对我这位姐姐的。为了一个死人,这样弃家族不顾,没有一点点担当!我什么都由着他帮着他,他不愿成家不愿入朝,我都替他劝说父亲,可是他怎么可以这样子?”
“玲姐姐,你别说了。”苏媛起身。
“听不下去了,觉得内疚吗?”贺昭仪仰头望向她,哀怨激动道:“都是你姐姐害的,我就不该帮她!”
“什么?”苏媛听迷糊了,近前追问道:“玲姐姐你刚说什么?”
“说什么?呵,你们林家的女儿能耐那么厉害,还来问我吗?”她似乎意识到说错了话,含糊着语气不清不楚道:“当年她被押解回京,阿哲想救她,已经入狱的犯人,你说要怎么救?下着雪的夜,阿哲在父亲门口站了一晚上,又去左相府求左相,你说他傻不傻?”
“后来呢?”苏媛对早年的事很好奇。
贺昭仪拭了拭泪水,“后来?该死的还是死了,该流落异乡的也不可能留在京城里。阿哲这些年都在等你姐姐,结果却还是没躲过这个劫。”她闭上眼,冷笑出声。
“我听说,今日林侧妃进宫,来找玲姐姐你了。”
“是来找我了,你是想问为什么她长得那么像你姐姐吧?”贺昭仪摇摇晃晃的起身,“满宫都知道我和她感情好,你是不是在想,她会不会就是你的姐姐林婳,对不对?”
苏媛与之对视,抿着唇没接话。
贺昭仪含笑反问:“如果我说,她就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