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二章 反常

 

林侧妃性情寡淡,除了贺昭仪就属皇后那她偶尔才会去坐坐,至于其他宫妃是素无往来的,突然看见她随着秦妃来梨砚阁听戏,还是如此妆扮,不怪苏媛惊诧,就是秦以璇亦是震惊。
她起身,笑脸迎上,先是望着秦妃喊了声“姐姐”,后看向旁边的人,唯唯诺诺的开口:“林妃娘娘。”秦以璇是个聪明人,以姓尊称对方,不提侧妃之事,意在取悦,毕竟瑞王曾向太后请旨多回想将林侧妃扶正都被拒绝。
林侧妃唇边的笑容还未掩去,目光仍是望着苏媛,乍闻秦以璇声音,视线扫去,似笑非笑的接道:“你这样唤我,我还以为是回到了我刚进王府的那段日子呢。”
昔日瑞王府正妃之下还有几位侧妃,王府里的下人为区分各院主子都是以姓相唤,然而这里是皇宫内院,秦以璇亦非宫人侍从,欠妥当了。
“娘娘与瑞王鹣鲽情深,世人称羡。”秦以璇眯笑着朝旁边让了路,做手势请道:“王妃娘娘请上座,戏马上开场了。”
苏媛原位起身向她们打了招呼,秦妃下令让戏角们准备。
林侧妃却突然拿起几上的册子,漫不经心的问道:“今儿唱的是什么戏啊?”她的声音娇娇柔柔的,不像往日那样飞扬跋扈,婉约中自带了股娴静。
秦妃闻言,含笑答道:“是外面秦班子唱的五女拜寿。”
“这种团圆的有什么趣儿?听得腻歪。”林侧妃眉宇微皱。
秦妃即问:“侧妃可有什么喜爱的曲儿,本宫让他们换了就是。”她和秦以璇身份不同,态度虽恭敬着,但还是揣着身份,给身边人使了眼色,立马就有宫女过去阻拦上台。
“听悲欢合吧。”她将册子合上,危坐着捧起茶盏。
秦妃愣神,这曲名乍闻就知比较悲伤,可是林侧妃开了口,只得吩咐下去。她原是请苏媛过来听戏的,突然引了林侧妃过来,颇为不好意思的望向那边人,“玉婕妤可有什么想听的曲儿,点了让他们准备着。”
苏媛摇首,“嫔妾没什么喜好,娘娘随意就好。”
林侧妃似无意的睨了眼苏媛,见其捧着茶盏,启唇笑道:“玉婕妤今日的茶盏可得捧住了,别又溅了自己一身。”
提的是上次在皇后宫里的事,苏媛面无波澜的接话:“多谢林侧妃提醒,同样的过失我肯定不会犯第二回。”
林侧妃盯着她的双眸,喃喃了句“是吗”,听不出意味何明。
秦以璇则似不甘受冷落,凑前了殷切开口道:“王妃娘娘今日怎么突然来宫里了,还与姐姐过来听戏?”
林侧妃像是才发现她这么个人儿般,莫名其妙的眼神望过去,就在秦妃惴惴不安想将秦以璇拉回来的时候,听得她好声好气的说道:“王爷离京办事去了,我替他来给太后请安个,尽尽孝。刚在御花园里碰见秦妃,听闻她请了玉婕妤在梨砚阁听戏,遂不请自来了。”
居然是难得的好脾气,还愿意搭理人。秦以璇更得意了,早听闻林侧妃脾性古怪,宫中许多妃嫔意欲讨好都碰了壁,没想到自己可以得她青睐,于是接着道:“这天儿乍暖还寒,侧妃娘娘衣着单薄,可别受了凉。我出门时带了件披风,您若是不嫌弃就先用着。”
她转身,让捧着披风的桂枝上前。
秦妃本是怪妹子莽撞的,见林侧妃没有生气方松了口气,闻言关怀附和道:“是啊,侧妃今日穿得简单了些。”
“不必了。”林侧妃回绝了走到跟前的宫女,摇头道:“这位小主不知道我的喜好,难道秦妃娘娘也不清楚吗?我的衣着如何,从来不喜欢外人插手。”
这话听得二人俱是尴尬,秦以璇更是委屈的望着秦妃,秦妃冲其摇头,继续对林侧妃客气道:“秦良媛也是关心侧妃身子,你别见怪。”
“多谢好意了。”林侧妃根本不在乎秦以璇的位分,恢复了原先的冷淡,双眸盯着台上淡淡道:“开场了。”
悲欢合讲的是书生遭遇家变最后出仕的故事,说是比较励志,实则起起伏伏聚聚散散最后孑然一身,主调不欢快,鲜少有女眷喜欢听,一时间梨砚阁内只闻叹息声。
一曲方罢,林侧妃就站了起来,“戏儿听完了,玉婕妤陪我去御花园走走吧。”
她从来随心所欲,基本上宫内不会有人拂她的意思,只是这个话过于奇怪,以致于秦妃等人都惊诧住了。
苏媛望着淡妆薄面的林侧妃,尚未从晃神中出来。
林侧妃则看着她问:“玉婕妤不愿意?”
苏媛摇头,又望向秦妃。秦妃心中纵是不满,亦只得笑着脸说道:“侧妃难得进宫,既然邀玉婕妤逛园子,婕妤可莫要推脱了。”
这本是秦妃邀苏媛来听的戏,话儿都没说上几句。
于是,苏媛跟着林侧妃出了梨砚阁。
秦以璇望着她们离去的身影跺脚不满道:“姐姐,林侧妃不是不喜欢玉婕妤的吗,怎么跟着你过来,最后却和她一起走了?”
 “林侧妃的心思,谁能知道?总归惹不起就躲着,太后都让着她,我们能怎么样?”秦妃语气悠悠,透着几分怨气。
“可我们是皇上的妃嫔,事事都让着一个王爷的侧妃,这像话吗?姐姐,那林侧妃以前不过就是个供人玩乐的姬妾罢了,论出身论地位哪里值得我们忍气吞声?”秦以璇很是激动。
秦妃不紧不慢的望了她眼,苦笑道:“你心里这么想,宫里人人都这么想,但那又怎么样?人看的是命,且不管林侧妃过去如何,如今是瑞亲王捧在手心里的人儿,我们就得罪不起。
以璇,你还是太年轻,做事过于轻率冲动。这位林侧妃,可不是你凭着几句话就能讨好的,你也犯不着对她过于热情,太后不喜欢宫妃和她走得太近。”
“那贺昭仪呢?”
秦妃莞尔,“这世间有的是例外,你何苦事事与别人比较?依你如今的圣宠,在宫里也是佼佼者了。”
“姐姐是觉得我该满足了?”秦以璇不认同道:“我不能总这样仰人鼻息。”
秦妃闻言,唯有叹息,末了添道:“明日你直接请了玉婕妤来景和宫吧。”
苏媛跟着林侧妃到了外面,就停在梨砚阁外没有走远。
墙角的梨花随风飘落,落在人的衣裳上,同林侧妃身上裙子的花样相似,苏媛看着忍不住伸手想替她取下。
谁知手刚碰到她肩,林侧妃就握上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