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一章 听戏

 

苏媛回到永安宫,耳旁似乎还回绕着元靖的声音,他说元翊宠她过度,这话的意思是觉得她恃宠而骄了吗?
她宽衣洗漱后坐在床头的琉璃宫灯下,想着幼年她亦是张扬霸道,做事任性谁都拦不住,家人总是不痛不痒的说她,教训的话硬是被母亲和长姐说成纵容的语气,让她变本加厉。
她是从何时开始这样小心翼翼的?
那一年元靖刚将她送到杭州苏家,有日她打碎了苏家小姐插花的花樽,苏夫人说她怎么能那样的不小心,本是很正常的话,可当时的语气苏媛永远忘不了,口吻不重却充满了责怪,苏家小姐瞪她时的目光让苏媛深刻知道了寄人篱下的感觉。
那晚她哭了很久,发现自己真的失去了家。
苏媛给元靖写信时提到这事,他的回信寥寥数字,冰冷直白,明确的告诉她再不会有人无条件的纵容她。
他刚刚却和她说,元翊宠她过度。
苏媛浅笑了笑,不明白今晚的元靖是什么意思,左右他总这样,她亦从来都看不透。
梅芯进来剪了烛心,近前提醒道:“小主,夜深了,该歇息了。”
“梅芯,”苏媛唤她,问道:“你觉得,皇上待我好吗?”
梅芯茫然,“啊”了声抬头,乍闻此言,愣了愣即答道:“皇上待小主极好。”
“是吗,那说不说得上纵溺过度?”苏媛追问。
“小主,您这是怎么了?”
苏媛闭眼,像是有些累,又像是心情不好,靠着床头的雕花红柱,半面容颊掩在茜红色纱帐后,懒懒道:“你且说说。”
“皇上素来对小主都是有求必应的。”
苏媛弯唇,“呵,有求必应,都说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然而我可有向皇上求过什么?”她自嘲的笑了笑,状若无奈道:“皇上人前待我,还真是很好,可他这么纵我,我为何还过得这般艰辛?你瞧我,怎么就得寸进尺了呢。”
“小主,发生了何事,是不是谢侍卫同您说什么了?”梅芯蹲下身,仔细打量着主子神色。
“不是,我见到他了。”
梅芯没有马上反应过来,意识到后惊骇道:“王爷?”
“嗯,他刚从皇上处回青鹤台。”
“青鹤台,小主怎么去了那里?”话出口懵然了,眉宇间透着懊恼,“奴婢失言了。”
“没事,原就是我自己跑过去的。”
梅芯大致是感觉到了对方心情失落,思忖了许久苍白道:“小主快别想了,早些就寝才好,明日秦妃娘娘还约了您去梨砚阁听戏呢。”
“这么快,梨砚阁都修葺好了。”
“可不是嘛,除了太后皇后和贵妃设戏台,平日娘娘们还是喜欢去那儿,年初时她已经请过素嫔小主去过了。”梅芯应道,“秦妃娘娘请您看戏,还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您可得精神些。”
“在她眼中,我构不成威胁,她们要对付的是涵儿。”苏媛不甚在意的站起身,“没有母家做依靠,终究只是后宫里的浮萍,再得宠也是患得患失的。”
梅芯听得难受,喃喃的唤着小主,不知该如何安慰,苏媛却自行上床歇息了。
第二日,苏媛赴秦妃之约。
是秦以璇特地过来请的她,苏媛见了好笑道:“梨砚阁又不远,你陪着你姐姐一道就行了,何苦还特地跑来?”
“我觉得玉妹妹近来同我生疏了,我可不得紧着你嘛。”半似玩笑的语气,意思却很认真。
苏媛抽出被她挽着的胳膊,淡淡道:“秦良媛不必这般,我不过就得了一时之宠,宫里除了皇后,还属贵妃与你姐姐得皇上圣心,她们地位稳固,我进宫才半年,你犯不着。”
这话说得太直接,秦以璇面色苍白,又非常尴尬无语。
苏媛再添道:“你以后也不必常常往永安宫跑,东风虽可借,但不可太肆意,你那么聪明,肯定能明白我的意思。”
她觉得有些话不必讲的那么明确,彼此间意会即。可,谁知道秦以璇却追问起来:“你是不是因为之前谢容华的事怀疑我,所以才这样对我?”
“你是真不知,还是觉得我是无知,非要问这么清楚?”苏媛侧眸叹息。
秦以璇自诩聪明,觉得私下拉拢富永海的事苏媛肯定不知道,自然不想承认所作所为,遂装着糊涂继续:“你差人送去长春宫的食物里出了问题,你查不出怪宫里人失职,但怎么能冤枉到我身上?这种事是你身边的人有异心或者不仔细,你彻查便是。”
“查了又能怎么样,左右一样的结果。”苏媛不冷不淡的语气,见她面色急了就要开口,抢先再道:“秦良媛不必说了,非追根究底下去,就不好看了。”
秦以璇半信半疑,终归是心虚,没有再说下去,心中却慌得很,莫不是她真知道了自己指使富永海下药的事?
不对,真的知道,就会处置富永海,并且质问自己了,如今苏媛只试探,就说明不确定。
实话说,她是舍不得和苏媛断了来往的。
等到了梨砚阁,秦妃还没来,苏媛不欲和身边人话唠,便侧身望着墙角处凋零的梨花发呆,那满地的白像极了冬日里的雪,脑海里总能浮现幼年在雪地嘻戏惹长姐追逐的场面。
门口处传来嘈杂,是戏班子入园的声音,她这才意识到来得过早,应该是秦以璇刻意为之。
戏旦角儿们上了妆,在台下准备着。苏媛让人换了盏茶,隐约有些不耐的时候,外面终于传来秦妃的声音,是小心翼翼的说话声,语气里带着讨好。
苏媛心中惊讶,转过身正见着林侧妃在秦妃的陪伴下盈盈走来。她穿着月白色绣梨花的素装裙子,脸上粉黛微施,梳了个闺中时的女儿髻,簪了两支素银簪子,满头青丝披在身后,杏色披帛若流云般随意挽着,一眼望去似那出水芙蓉,清丽脱俗。
苏媛站起身,正迎上林侧妃温婉的浅笑,就那么出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