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八十章 私会

 

苏媛在永安宫心乱如麻,皇后已将祈福的日子定了,就在三日后。自从谢容华误食之事发生后,她就更不便去长春宫了,前晚让汀兰悄悄联系了涵儿身边的碧玉,那边倒比她沉稳许多,说祈福的事别担心。
这怎么能不担心?
苏媛闹心事,总心不在焉的,元翊察觉到了,召她作陪时就问她,苏媛自然是不便多话,皇后的打算还不都是他默认或者授意的?近期的嘉隆帝待她是很多情,不似过去那样刻板,私下里也平易近人了许多,还是常常让她陪着下棋,由着她悔棋胡闹,可苏媛终究不敢太过恃宠而骄。
倒是又见到了元靖。
她挺想找他的,自己在这宫里半年多,没有人脉行事极其不便,但想到去年那个冬夜在关雎宫里他的冷漠无情,又止住了那份冲动。
他送她进京,是帮他的,而不是给他添麻烦的。
离开乾元宫时,见到谢维锦,苏媛终归没忍住,让梅芯偷偷递了口信。宫中私会侍卫是大罪,可苏媛做了,令她激动的是,谢维锦竟如约而至了。
选的是那片紫竹林,往日很少有人过去,她换了宫女的衣裳趁着夜色过去的,到的时候那人已在等候。
苏媛上前就道:“锦表哥,皇后要带涵儿去祈福,这事你们查过没有?”唤的是在谢府时的称呼。
谢维锦听见她声音,亦没有行礼,如过去般文雅回道:“这事父亲与我都知道,负责护送的是易侍卫。”
是那个易索?
苏媛倒是微微放心,“景和宫最近不安生。”她咬着唇有些犹豫,“秦妃召见了几次秦守将。”
“我知道。”谢维锦却直白道:“涵儿这个孩子,是保不住的。”
苏媛惊愕,四目相视,似是有些心思被人看穿了般,复又低首,“锦表哥知道?”
“嗯。”谢维锦望着眼前人,徐徐道:“其实你不必担心,这件事都在控制之内,替皇上办事总得有所舍取。”
“涵儿她同意的?”
谢维锦低不可闻的“嗯”了声,其实他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要过来,明明是极其不该的,很多事早就注定好了的,并不是说见个面就能改变,纵然涵儿是他的亲妹妹。
“涵儿年纪还小,不适合这么早就有皇嗣。”
苏媛就有所激动,“这是皇上让她有的。”
“君王之令,为人臣子自然是要遵从的,皇上会善待涵儿的。”谢维锦话落,望着她道:“倒是你,就这样草率让人传信约我,可知被人发现的后果?”
“我知道。”苏媛心中说不出是何滋味,“只是祈福的事,我知道皇后肯定有所安排,秦家亦有打算,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涵儿孤身一人随她们出宫。”
“这件事,我和父亲早有准备,出不了差错。”
“若是失控呢?”
谢维锦摇头,“不会有这种如果。”他说完,语气柔了下来,“你不必担忧,我的妹妹,我自然护得了周全。你身在宫内,又得宠在皇上面前,宫里许多人都不想你好过,可别让人抓了把柄。”
苏媛点头。
谢维锦点点头,似乎再不知该说些什么,无话找话添道:“你与秦良媛往来,默认她和秦妃的做法,都是无可奈何,谢家和涵儿都不会怪你的。”
苏媛瞠目,对方眼中一片真诚。
“其实,你该做个普通的妃嫔。”谢维锦若有感叹。
苏媛知道谢家不简单,然而能够得知这些事,显然元翊对他重视非凡,苦笑着回道:“尚不能问心无愧,又何谈事事尽人意?既然你们早有安排,反是我节外生枝了。”
“你对涵儿的关心,谢家会记得的。”
苏媛摇头,转过身道:“我的真心,又有几分,若真的能全心全意,那日长春宫里的事就早不会有了,谢家也不必记得我这几分虚情假意。”或是不知该如何面对,她离去的步伐有些快。
走出竹林,苏媛心中犹是未定,脚下随意走着,不知觉到了青鹤台,此地离关雎宫不远,她知道是元靖封王前在宫中的住所。
那晚海棠苑内元翊留元靖在宫里时,她听到过,又或者,早在进宫前,她就打听过许多关于那人的事。
青鹤台内亮着微光,苏媛立在原地,仰头望着。
她站了好久,转过身时却发现脑海中的人影正立在自己身后,玉姿长影,挺拔如松。
“王爷?”苏媛轻呼,又赶忙垂头。
他似叹息了声,往前两步开口:“你如何在这里?”不像是以前那样训诫的严厉口吻,上下打量了她番,终是忍不住问:“如此装扮,是从何处来?”
苏媛只身站着,手中连宫灯都没有提一盏,眨了眨眼轻说道:“正要回宫,王爷今晚留在宫里?”
她顾左右而言他,竟然装傻充愣起来,元靖笑了笑,“嗯,陪皇兄刚回来。”
苏媛“哦”了声。
元靖则突然道:“本王离开时,乾元宫的人往永安宫去了。”意料之中,苏媛如他想象中的变色慌乱,姣好的容颜上又是惊慌又是无措,提步转身就要走,他便再问:“这会子回去,不觉得晚了吗?”
苏媛步履微定,以为他这是在责怪自己,背着他说道:“我以后不会这样莽撞了。”
“等等,”许是听错了,苏媛竟还听到了笑声,片刻间那人已绕到她面前,慢条斯理的说道:“只是遣人给你送宵夜,乾元宫里的奏章堆积许多,他不会去的。”
苏媛闻言松了口气,莫名的觉得被他捉弄了。
“其他娘娘都盼着皇兄过去,你听到这消息,怎么一副如释重负的感觉?”
苏媛仰头,与之对视了答道:“我进宫为了什么,王爷不是比我更清楚吗,怎又将我与其他人比较?”她说着不知想刺谁的心,继续道:“我自认还算得宠,多一晚少一晚并无所谓。”
元靖脸上的笑容瞬时僵硬,他听出了话中的埋怨,最后无奈般接道:“皇兄确实纵你过度。”
苏媛双唇紧抿,身影消失在黑暗里。
只等她都看不见了,元靖也不愿进去,只望着前方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