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八章 喜事

 

瑾贵妃自从上次同皇后闹了不快已好些日子没有过来,亦鲜少参加妃嫔间的走动,终日不是在慈宁宫便是待在钟粹宫,对宫中诸事亦很少过问,深居简出的样子。
她赵环不在,众人随性许多,在皇后面前不会有惴惴不安之感,谈话间也很自然。只是终归有人见不惯别人好过,专喜欢挑事儿,拿昨夜长春宫的事说。
“玉婕妤和谢容华平时姐妹情深,可是昨晚谢容华受痛难捱之时,玉婕妤承欢圣前就罢了,怎的此刻也不见关心谢容华几句?”
说话的是素来心高气傲的萧韵萧婉仪,她早就看苏媛不满,只是平日总表现得高高在上,似是人前主动与她讲话便自降了身份,今日许是积怨已久,憋不住心中的郁闷。
然而苏媛尚未接话,秦以璇就抢先答道:“玉妹妹刚从乾元宫出来,定是还不知道昨晚谢容华召太医的事,萧姐姐何必这样说她?若是玉妹妹知道,此刻肯定去长春宫探视了。”
“秦良媛这话就错了,这宫里的事还能传不到玉婕妤耳中的?再说,她就算昨晚时时刻刻陪着皇上不近耳目,今儿也该晓得了吧?”
萧韵冷嘲热讽,连带看秦以璇的目光都变了,“秦良媛如今是和玉婕妤走得近,但过去她和谢容华也是这般的,难得这会子还替她说话,就不担心将来自个儿也心寒吗?”
秦良媛眨着眼,看了看萧韵,又望向苏媛,最后觑了眼秦妃,默默的低头,模样无辜极了。
人前她总是这样,胆小不敢多话,偏又喜欢替人说好话,一副谁都关心、谁都不敢得罪的样子。
像萧韵那种世家侯爵出身的人是看不上她这类小家子作风的,亦从未将她当做过对手,只是最近秦以璇靠着和苏媛交好得了不少圣宠,她才看不过去。
萧韵捧着手边的茶盏,转首朝蒋素鸾看去,“早听说昨夜是玉婕妤在皇上跟前服侍,今早看见素嫔和玉婕妤一同进来,我还差点犯起糊涂来呢。”她巧笑嫣然,似是同众人开玩笑,可句句都不动声色的嘲讽了苏媛一波。
皇后就像是听不出她那些话中的意思,无声纵容着,唇边挂着雍容得体的笑意。
秦以璇是不敢惹事,蒋素鸾可不怕她,她是连林侧妃都敢甩脸色的人,怎会怕这两句?闻言即应道:“婉仪这大清早的就开始拿各宫姐妹聊天开玩笑,真是好兴致,知道的以为您和咱们亲密无间什么都随便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您风光得意、话中有话呢。
不过也是,婉仪姐姐住在毓秀宫,所谓钟灵毓秀,这满宫上下救您那的风水最好了,怪不得皇上去其他姐妹宫里前都喜欢到您那沾一沾好运。”
这是笑她总也留不住嘉隆帝,元翊经常从她宫里跑别人处,甚至是召了她侍寝还临时换人的意思。
萧韵被踩了痛处,站起身红了眼,瞠目质问道:“秦良媛这话是什么意思?”
蒋素鸾无关痛痒的答道:“婉仪姐姐难道听不明白?您可是最善解人意的人儿了,我记得当时您册封婉仪时谕旨上就有言道聪慧温婉,我说姐姐宫里风水好,难道还能有其他个意思?”
苏媛本是被针对之人,但总无关己事的跟没事人般听她们口舌相争,听到这里突然掩唇笑了出来。
“玉婕妤你又在笑什么?”萧韵转首。
苏媛却也不怕她,坦然的迎上对方视线,好笑道:“倒也没什么,只是看萧婉仪如此爱开玩笑,却听不得旁人说笑,有些感慨罢了。”
四周已有隐隐笑声入耳,萧韵环视众人,立在那深吸着气。
“好了,都是姐妹,彼此间闹玩笑要有分寸。”陈皇后终于开口,轻描淡写的对萧韵做了个手势,“萧婉仪,坐下吧。”
这宫里,萧韵只听皇后的,纵有不甘,闻言却也听话。
她重新落座后,陈皇后让近侍替她换了盏茶,温柔却不失威严的说道:“大清早的,何苦这样大火气?玉婕妤和素嫔也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左右都是说笑,若是在本宫宫里带了气性出去,本宫可是不依的。”
“嫔妾谨遵皇后教诲。”苏媛与蒋素鸾起身行礼。
皇后颔首,又说道:“新春刚过,如今花开莺啼,正是极好的时节,宫中喜事儿也多,前几日太后刚同本宫说,要把在金陵别宫休养的丹蕙公主接回京来。”
话及此,秦妃含笑了言问道:“丹蕙公主终于要回京了?可是有两年没见了,太后娘娘到底是舍不得。”
丹蕙公主是赵太后最小的女儿,自幼体弱多病,当初危在旦夕,不得已将她送去了金陵,近几年倒是日益好转,本是不敢轻易接回来,突然有此打算,想来是没有大碍了。
“可不是嘛,太后日日惦记着,那边儿太医传信过来,这时节也暖了,可以接回京。”皇后说着看向萧韵,“你们也有两年没见了,公主回宫看见你,定是要高兴。”
萧韵之前是御封的平阳郡主,因着其姑母萧淑妃异常受先帝宠爱,幼年就常常在宫闱走动,与年纪相仿的丹蕙公主交情极好,丹蕙公主也是早被指婚给了她兄长萧远笙的。
萧韵这才露出笑意,喜悦道:“嫔妾也甚是想念公主,不知可定了日子,公主何时回京?”
“最迟下月初,总要回来了。”皇后说完,话锋一转改言道:“公主回宫是桩高兴事儿,除此之外,皇上和太后对谢容华这胎亦特别看重,奈何她身子总也不好,本宫打算过两日带她去天安寺祈福。”
提起谢芷涵,苏媛就在意了,敛目询问道:“娘娘,谢容华身体娇弱,出行祈福路上颠簸多折,嫔妾担心她受不住。”
“玉婕妤这就多虑了,本宫既然有此决定,自然是问过太医的。她这阵子妊娠反应已比先前好上许多了,再说终日躺在宫里也不是回事,何况祈福之事,何来辛苦之说?”皇后声音婉转,字字透着好意,令人心安。
苏媛张口欲再道,突然就见对面的贺昭仪同自己摇了摇头,遂改言道:“谢容华得皇后这般照顾,必是感激涕零。”
皇后莞尔,揭开茶盖抿了抿。
时辰差不多,众人即起身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