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七章 性情

 

元翊从前待她到底是冰冷了些,这几日所给的缠绵柔情让苏媛迷眼,不明白他到底是何意。就她的感觉而言,过去嘉隆帝待她虽然表面深情,实则从他那得不到温暖和感情,但最近不同。
从永安宫出来,抬头望了眼初升的东旭,晨曦将两边站立的禁军照得庄严肃穆,她心不在焉的朝凤天宫而去,却意外碰见了素嫔。
苏媛望着她,坦然道:“你是特地在这儿等我的?”
“你心中明白,又何必问出来?”蒋素鸾不咸不淡的语气,这是她和秦以璇的不同之处,哪怕当初是她先对苏媛示好,但自幼娇生惯养的千金性子和傲气不会轻易改变,是做不出那种巴着与人相交的行为来的。
苏媛亦不和她计较,追问道:“来这儿候着,是有急事找我吗?”
蒋素鸾直盯盯的看着她,质问的口吻:“昨晚长春宫请了太医,玉婕妤知道吗?”
苏媛脚步微顿,心中犯慌,驻足反问道:“出什么事了?”心中不详的预感越发浓烈,声音还有些发颤:“是不是谢容华……”
“谢容华没什么事儿,”蒋素鸾摇首回话:“不过饮食失当,惊了胎气,你最近常有往谢容华处送吃食,对吗?”她的眼神很认真渗人,语气悠悠的:“你我都是丢过孩子的,能体会那种感觉吧?”
苏媛本是能听出对方话中的那份不友善,只是此刻满脑都是早前涵儿与她说的话,那么认真的语气,说她可以帮自己。
拿什么帮?拿她自己的命和腹中的孩儿。
苏媛闭了闭眼,心中既震惊又感动,还有几分生气,语重道:“你以为,是我在害谢容华的孩子?”
“难道不是吗?”蒋素鸾冷笑。
苏媛看也没看她,只径自往前走,半晌后出声:“没有想到,你竟是会替涵儿来说话。”
“我只是不愿见人重蹈覆辙,这深宫里不幸的人还少吗?我当日觉得和你玉婕妤是同病相怜,你也能理解我那种丧子的痛彻心扉之感,可是你若是明知是什么滋味,还能对往日称姐道妹的人下此毒手,我倒不知该不该和你继续往来了。”
蒋素鸾的语气挺感慨的,有些责怪透着伤感,“你有今日,说到底没少了谢家的帮忙,毕竟你是从谢尚书府抬进宫来的。若是做人都可以恩将仇报了,我怕是没福气与你打交道。”
“我若说不是我,素嫔信吗?”苏媛也不知为何,竟欣赏起眼前人的性情来,本不欲解释的心思微微动摇。
“不是你又会是谁?谢容华身边当差的人都是稳妥的,就算其他宫里有送东西过去,特殊时期难道不懂得谨慎行事?只有你的,昔日谢容华的好姐姐,她才不会防备吧。”
苏媛就不是很想再谈这个,越抹越黑,聊得越多,落在对方眼中,只是开脱狡辩的措辞,语气平静的又问:“如今,谢容华怎么样了?”
“她比我们当日幸运,现在已无大碍。”素嫔说完看了身边人眼,好笑的再道:“你说是不是上天有眼?你我满腹心思,想在这宫里争名夺利的,昔日身体再健朗,遇点事孩子说没就没了;谢容华往日单薄恩宠,与世无争的,自怀孕起身体总不好,此胎明明危险,却可以化险为夷。”
“没事就好。”
“玉婕妤不要再往长春宫去了,避避嫌吧。”素嫔叮嘱道,“你我犯不着将心思放在谢容华身上,你和他人的相处之道我也不欲打听。”
“不是我想去长春宫,是有人在动涵儿的心思。”
“你是说,钟粹宫那里?”蒋素鸾神色微变。
苏媛望着她理所当然的回道:“这不显而易见的吗,贵妃能容忍谢容华平安坐胎吗?”
“是了,这种事就她瑾贵妃能做。”蒋素鸾的语中透着恨意,沉默许久似想到了什么般恍然道:“瑾贵妃既然有意,那么、是秦良媛?”
她却是一点就明,错愕的望向苏媛,提声道:“秦良媛这阵子不是常出入你的永安宫吗,你宫里的东西进了长春宫,谢容华就不舒服,这事你不查?”
“我知道。”
“什、什么?”蒋素鸾更为不可置信,“你知道你不阻拦?如今是谢容华息事宁人不愿将事情闹大,又或者是怕牵连你,可你就放任秦良媛在你宫里兴风作浪?出了事可是你玉婕妤担罪!”
“嗯,秦良媛对我宫里的人很是关注。”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蒋素鸾急了。
苏媛望着她,心中突然有些暖,言道:“你是个面冷心热的,以前倒是我想错了你。”
“我这哪里是关心你,我是怕你就被这点事牵扯了去,以后没人帮我对付瑾贵妃。”蒋素鸾被她说得面色泛红,尴尬的挪开了脸,只盯着前面的路。
苏媛不语,蒋素鸾即再道:“我可不是担心你,你有皇上的宠爱,哪里需要旁人的关心。”
“需要的。”苏媛直言道:“你能专程早早的侯在乾元宫外等我,和我说这番话,我很高兴,真的。”
蒋素鸾就不说话了。
她心里清楚,苏媛容貌生得和林侧妃相似并不是她能决定的,瞧不上是回事,可到底没什么深仇大恨,就是有些反感她最近和秦良媛的密切往来。
“你别看秦良媛日日往我宫里跑,这种话她可是从来没说过的。谁待我是几分真心,我心里都清楚。”苏媛转头望着她,眸含笑意,“我不是糊涂人,谢容华与我好,我也记得,你不必觉得后怕心寒,担心来日我算计你。”
“我担心这个做什么?你苏氏除了会仗着皇上宠爱,还会怎样。”蒋素鸾心直口快的说完就后悔,她原不是这个意思的,小心翼翼的望过去,却见那人含笑盯着自己,方松了口气。
苏媛确实没介意,听话听语气,蒋素鸾的口吻不伤人,便以玩笑的语气打破尴尬,“你说的不错,若哪日皇上能宠我至弃贵妃的地步就好了,省得我们绞尽脑汁都不知该从何下手了。”
两人对视一笑,蒋素鸾不以为然道:“你呀,就想着吧。”等到了皇后宫门口,她又压低了声音提醒:“待会怕是有人要拿你说事,其实谢容华没追究,便是相信你的,可这宫里多得是喜欢惹是生非的人,估计会有人针对你。”
“我知道怎么应付的,没事儿。”苏媛回以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