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六章 初疑

 

元翊回偏殿的时候,苏媛已经去暖阁了,只元靖坐在案几前。他近前笑了询问道:“玉婕妤人呢,可是下输就跑了?”
元靖竟是没有发觉,突闻此言乍然起身,望了眼门外的太监,又连忙恭敬请安:“臣弟失礼了,请皇兄见谅。”
“不必多礼,坐。”元翊撩袍落座,接过李云贵递来的茶,启唇啜着。
元靖回话:“皇上,婕妤小主虽然不善棋道,对弈起来却很较真,是臣弟呆板了,惹得玉婕妤不快。”
“果然是跑了。”元翊笑中带溺,又望着面前的棋盘,无奈道:“这是输了不认?”
“其实是婕妤吃茶的时候袖子拂乱了。”元靖替苏媛圆话,“没有下完,就是可惜了皇上先前的布局。”
“布局再精妙,也总有意外不是?”元翊模棱两可的语气,瞅着对面人再道,“来,重新摆一局。”
“皇上兴致这么高,可是右相大人带来了好消息?”
“沈润远已经接近了蒋正奇,假以时日定能取得其信任,如此以后我们对吏部的情形总不至于被完全蒙在鼓里。左相这些年利用吏部的职权在外猖狂卖官贩吏,以前是没有证据办不了他们。”元翊的语气特别痛快,昭示着心情极为愉悦。
元靖却有所顾虑道:“沈润远毕竟是沈太傅之子,想要取得蒋尚书的信任可不容易,何况赵相为人奸猾,皇上这步棋不宜操之过急。”
“你的意思朕自然明白,何况赵家做的那些勾当,蒋正奇自个儿也身涉其中不能全身而退,纵然他两家最近关系不善,但终究都是一丘之貉,相让蒋正奇彻底出卖赵信是不可能的。”
提起这事,元翊即面色沉重,“先不提蒋家,眼下朕要的是统领禁军之权。年前祭祀的事朕虽处罚了秦洪顺,但毕竟不能动其根本,他在位多年,禁军中不知埋了多少亲信子弟。”
“树倒猢狲散,秦家倒了,暗地里的那些势力还不容易铲除干净吗?”元靖轻描淡写的说着,“只是兵部的事刚平息,太后与赵信心中都憋着一份不甘。何况,有了王家的前车之鉴,秦家势必事事妥当小心,想要在职务上纠其错处,短期内是难了。”
“你说的在理,所以朕只能从后宫着手,好在秦家在京中根基不稳,亦非世族将门出身。”元翊说着若有所思,“不过,秦妃却是个聪明人。”
事情牵扯到后宫,元靖就不便接话了。
元翊却不甚介意,主动询道:“依你看,朕身边的玉婕妤如何?”
问他?
元靖惊诧,“婕妤小主芳姿绝艳,能得皇上宠爱,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
“朕将这事交给了她,皇后从旁协助。”
“皇上素来知人善用,臣弟就静待佳音了。”他陪他下棋,有条不紊的落子,似乎对嘉隆帝启用妃嫔主事根本不在意,而是是关注结果,不劝亦不问其他。
元翊最欣赏的就是他这份淡然,感慨道:“你总是这样不骄不躁,倒显得朕浮躁许多。这事儿朕犹豫许久,皇后刚刚复权,不宜与太后贵妃发生冲突矛盾,也不利于她积攒威信,让玉婕妤去做最好不过,就算闹出了乱子也就只是妃嫔争宠那么点事。”
自然是最好不过,若有意外,弃了玉婕妤这颗棋子给秦氏交代便了事。元靖望着对面年轻的帝王,眼前浮现出刚刚苏媛在这巧笑嫣然的模样,一颦一笑俱是给他的。
他突然就起了怜惜,也不知是因何,蓦然开口:“皇上后宫三千,身边还是没有能让皇上另眼相待之人吗?”
元翊沉默。
元靖倏地严肃起来,告罪道:“是臣弟失言,皇兄见谅。”
“你说的不错,这么多年,哪怕往后,朕身边也不会有第二个她那样的。”提起青梅旧爱,嘉隆帝眉头蹙起,顷刻挥挥手,“跪安吧。”
元靖望向棋盘,半途而废非对方性情,可今日却接连两次。
似是知道他的意思,元翊道:“这盘棋朕让玉婕妤代你下完,她摆棋的本事没有,且考考她收拾残局的功夫。”
苏媛再次踏进的时候,只见嘉隆帝独坐着沉思,她瞥了眼旁边的棋盘,请了安道:“皇上召嫔妾过来,不知有何吩咐?”
殿内尚未掌灯,光线有些暗,她看不清元翊的神情,却能感受到其心情并不好。足下刚挪动两步,胳膊就被人拽了过去,整个人落在他怀中,不由惊呼道:“皇上?”
他不由对方起来,就这么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凝色询道:“你和恭王,是什么关系?”
苏媛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瞬间空白,眨眸喃喃道:“什么,皇上问这话,嫔妾不明白。”
“还要装傻?当日在海棠苑里,你俩的神情就有异。”
苏媛强撑着镇定,不让自己身子发颤,依旧是茫然的眼神望着对方,摇头解释道:“海棠苑是皇上召嫔妾过去的,那日嫔妾并不知恭王爷会去,听您的吩咐沐浴了上楼,不曾有人告知过嫔妾阁中有人,是有失态。可是皇上若因此就说嫔妾和恭王有其他关系,这点却是冤枉的。”
“是吗?朕怎么觉得,你与恭王早有相识?”元翊并没有放松丝毫神态,依旧是目光炯炯。
苏媛还是摇头,既无辜又委屈,长长的睫毛扇了扇,伤感道:“皇上若不喜欢嫔妾,大可不必将这样大的罪名扣在嫔妾头上,嫔妾回永安宫便是。您是皇上,召不召见嫔妾,不还是您一句话吗?”
她话落,撑着对方就要起来,却被人翻身压在炕上,只见头顶的人含笑了道:“做什么这样激动,朕随便问问,真是半点不饶人。”
苏媛心中暂定,左右都作出了这副神态,索性挪过脑袋不去看他,湿红了眼哽咽道:“嫔妾自问承蒙圣宠以来,待皇上之心天地可鉴,您却怀疑嫔妾有二心,还问到外臣身上,既是不信任嫔妾,又何苦还问这遭,倒不如早早打发去了冷宫。”
“你肯去冷宫,朕还舍不得呢。”元翊不过是心血来潮突然一问,凭了感觉,没想到引起素来淡然冷静的苏媛这般反应,倒真有些过意不去。进宫的妃嫔都是有记册的,她从前素未到过京城,又怎会识得恭王?回忆着那日海棠苑里的场面,约莫真是自己多心了。
一时间,耳旁俱是元翊温柔低哑的安慰声和哄声,听得苏媛有些晃神,可脾性起来了却收不住,愣是犯起了任性。
她到底是被嘉隆帝问到了痛处,失了分寸,又或是明知此刻的元翊会纵容她,便恃宠而骄起来,竟是同他娇嗔闹倔强。
元翊哄得久了,又被她不断推搡的举动撩得浑身发热,遂顺心为所欲为起来,炕上矮几滑落,玉子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