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四章 吃茶

 

苏媛直等第二日人还有些发懵,昨夜的嘉隆帝和平时太不相同了,找她下了小半夜的棋,又说那些奇奇怪怪的话,让她无所适从。
除了谢芷涵,她真的很久没被人单纯相待过了。
汀兰进殿小声道:“小主,昨晚皇上没去毓秀宫,萧婉仪发了好大的火,都惊动了其他宫里的主子,大早上的就去乾元宫等着了。”
苏媛语气如常道:“本来皇上是翻了她的牌子,却宿在了我宫里。”
“可不是吗,萧婉仪平时就嫉妒小主,如今可是结下梁子了。”汀兰深知萧韵家世,有些担忧。
“这梁子,是皇上给我结下的啊。”苏媛语气淡然:“这宫里总有人见不得人好的,何必放在心上。”她懒得去想这些。
刚准备起身,富永海却引了秦以璇进殿,“小主,良媛来了。”
“玉妹妹,”秦以璇笑声道,“我来与你一同去给皇后请安。”
苏媛自然应好。
走在路上,秦以璇就忍不住打听了,先是提萧韵吃醋生气的事,后又问:“皇上很少更换侍寝妃嫔的,怎么昨晚到了妹妹这儿来?”
“皇上临时改意,我亦是不知。”
秦以璇显然不信,“妹妹当真不知?”若是不知,怎么后宫那么多人,偏偏就来了永安宫?她自问近来也是很得圣心的,难免要比较。
“当真不知。”按理说苏媛位分比她高,是不用这样恭敬同她答话的,只是给眼前人面子,添道:“我没有骗姐姐的道理。”
“皇上来找妹妹,是做什么?”秦以璇问之详细。
苏媛微愣,皇帝去妃嫔宫里,还需要问这种话?
“下下棋罢了。”
秦以璇更是惊讶,“我只知姐姐琴艺了得,却不知你的棋艺也好?”
“正是不会,才让皇上郁闷了许久。”苏媛不顾其怪异的语调,慢声道:“以往皇上也是常有到我宫里的,良媛怎么问这么清楚?”
秦以璇适才察觉过来,讪讪道:“其实不是我想问,是刚听说了萧婉仪举动,心中好奇罢了。皇上宠爱玉妹妹,这宫里人人皆知,但未免太不替你着想了,这样宠你,招了萧婉仪的眼,对你不好。”
“从前也是这样的。”
苏媛刚进宫的时候受的是专宠,那时候皇上几乎不翻敬事房的牌子,就算翻了也常常改召她侍寝,这种事哪有说得清的。她早就被元翊推在了风口浪尖,多个萧韵少个萧韵又有什么?
这是大实话,秦以璇默默无言,不再纠缠。
陈皇后对下素来宽厚,凤天宫里备了瓜子点心,晨昏请安后她与众妃嫔同聚说笑,许多人都留了下来。
她素来洞悉帝心,元翊喜欢宠苏媛,她就会去捧她,拉着对方的手当众道:“听说皇上昨夜与你对弈,有意让你好好琢磨棋道,本宫宫里有一副南地浣玉制的棋具,小巧精致,握在手中把玩正好,待会你给带回去。”
苏媛起身,“嫔妾谢娘娘赏赐。”
“不必同本宫客气,你好好研究棋道,陪皇上解闷就是对本宫最好的报答。”皇后扫了眼众人,声音微肃:“皇上好对弈,你们往日有功夫就该都好好练练,否则皇上哪日去了你们那起了兴致,岂不扫兴?”
众人应诺,宫门口却突然传来瑾贵妃的声音:“皇后此言错了,想陪皇上解闷首先得有机会见着圣颜是不是?别人不善棋道是扫兴,可到了玉婕妤那,就是有趣了。”
她盛装出现在众人眼前,纤手抬起抚着高颦,眼波高转,款款而来时带着睥睨众人的气势。
陈皇后身子危坐,“原是贵妃来了。”
众人均已起身,纷纷屈膝道:“嫔妾见过贵妃娘娘。”
“皇后这里好生热闹,臣妾刚从慈宁宫出来,特来给皇后请安。”瑾贵妃微微低头,不等其应话就站了起来,在皇后旁边坐下,亦不顾仍弯着的妃嫔,只看着陈皇后,“皇后好气度,在这教她们如何博取皇上的欢心,要是臣妾可做不到。”
皇后正揪着她的字眼,仪态万千道:“本宫是皇后,管教后宫是本宫的责任,替皇上分忧是本分,哪里有气度之说。”
瑾贵妃被她的“皇后”二字刺痛了,冷笑着回道:“的确,皇后的贤惠,我们怎么能比及,怪不得皇上总敬重着您。”她吃了口茶,随手将茶盏递给宫人。
“哐当”一声,却不知那接茶的宫女为何失了手,茶盏落地,碎瓷满地,染湿了瑾贵妃的鞋裙。她身边大宫女香橼立马责问:“怎么当差的,贵妃面前都敢这样疏忽,是诚心和娘娘过不去吗?”
那宫女跪在地上,战战兢兢道:“奴婢该死,请娘娘息怒。”
皇后起身近前,“贵妃怎么样,没事吧?”
瑾贵妃浑然未动,只使着帕子擦身上茶渍,“皇后不必紧张,臣妾无事,这一杯茶还伤不到我。”
“这样疏于职守,竟敢怠慢贵妃,好大的胆子!”皇后喝斥宫女,余光似是才注意到刚刚那些给赵环请安的人,随手抬了道:“你们都起吧。”
“谢皇后。”众人这才站直。
陈皇后让瑾贵妃处置宫女,瑾贵妃含笑道:“这是皇后宫里的人,皇后管御六宫,臣妾怎好代劳?既是娘娘的人犯的错,自然是要娘娘亲自处置的。”她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皇后。
众目睽睽,皇后下令把宫女拖下去仗打三十。
瑾贵妃没有说话,风轻云淡的模样,似乎真的不怎么上心,只有她的宫女还蹲在脚边替她擦拭裙摆。
片刻,她起身,“罢了,皇后宫里的茶吃得不易,臣妾先告退了。”
陈皇后承了她的跪安,亦没了兴致,其他人察言观色,依次离开。
刚到外面,春庭就追了出来,“玉婕妤请留步。”
“姑姑。”苏媛和秦以璇结伴,停在原地,其他尚未走远的妃嫔就驻足看来。
“这是那套浣玉棋具,皇后特地让奴婢给您备下的。”
苏媛让桐若上去接了,回道:“嫔妾谢皇后恩赏,烦请姑姑代为转告。”
春庭颔首。
秦以璇遂羡慕道:“皇后待玉妹妹真好。”
苏媛浅笑。
元翊似乎真有意思想调教番苏媛的棋道,午后没多久便让刘明传她去乾元宫,还特地说带上皇后赏的那套棋具。
苏媛想起昨晚对弈时他说自己愚笨的场面,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然而等到了那儿,却发现恭王元靖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