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三章 善待

 

从长春宫回来,苏媛心里难受的紧,晚膳都没怎么用,等到洗漱将就寝之时,乾元宫的刘明却突然过来传话,道皇上要过来,让她准备着。
苏媛从妆镜台前起身,望着身边的桐若道:“姑姑,你不是说今晚皇上翻的是萧婉仪的牌子吗?”
“是啊,敬事房那边传来的消息不会有误,奴婢也不知皇上怎么突然就过来了。”桐若请主子坐下,上前取了玉梳替她梳发,柔顺的青丝若上好的绸缎,又望其忧心忡忡的模样,劝道:“小主别愁眉不展的,皇上见了要不高兴。”
苏媛却不知在想什么,讷讷的回了句:“他高不高兴与我何干。”
她鲜少露出这般女儿家任性的娇态,桐若格外诧异,惊奇道:“小主您怎么了?”连手中动作都停顿起来,眼神关切。
苏媛摇摇头不说话,等到嘉隆帝过来,却被要求着陪他下棋。
临窗秉烛,元翊穿着玄色的绣云纹浮光锦衣袍,表情和煦的与她对坐,眉眼间微微含笑,极有耐心的拾子落子,修长的手指无意的敲着几面,温润如玉的望着她。
苏媛被盯得久了,难免侧首,不解道:“皇上怎这样看着嫔妾?”
“朕的玉婕妤好看,朕自然就舍不得挪眼了。”他调侃着视线不移,好似还真是说的这么回事。
“皇上尽打趣嫔妾。”她臻首说着,避过其视线。
元翊看着她面颊浮现红晕,脸上笑意更浓,提醒道:“该你了。”
苏媛这才反应过来该她落子,黑白相间的棋盘,她心乱如麻,根本无心对弈,随手搁下一子,立马听得对面人“唉”了声,迷茫的仰起头。
元翊将她刚落下的白子拾起塞回她指尖,叹息道:“瞧你平日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棋艺这样差?这子落这里多没意思,你该放这里,然后朕从这边围攻,你再失守该转战那里……。”
他不停指着棋盘说话,声音缠绵好听,就是携着揶揄,苏媛越听越不对劲,娇声反问:“皇上这说的,不还是嫔妾输吗?”
“输也要输的有意义不是?好歹陪朕打发些时间,这样就认输多没意思?”
他语气随意而纵溺,确定没有生气,苏媛听得迷惑了,只知他心情很好,遂将手中的棋子丢回棋笥里,率性道:“不下了不下了,皇上明明是来调笑嫔妾的。”
“哪里是调笑,若说调戏还差不多。”元翊展颜笑着,盯着她语气暧昧,瞧她脸色更红了,端起手边茶盏抿了口,“是你存着心敷衍朕,朕还不能逗弄下你?”
“皇上这话可错了,嫔妾本来就不擅棋艺,您嫌嫔妾下的不好,那只能等嫔妾勤加学习,改日才好再和皇上一较高下了。”他既如此,她亦配合,撒娇道:“时辰都这么晚了,皇上偏找嫔妾下这费脑子的棋,还怪得嫔妾下的不好了。”
“不怪你,是朕的不是,可好?”元翊任由她不讲理的打乱棋盘,适时李云贵进殿禀道:“皇上,膳食摆好了,请您和玉小主移驾。”
这么晚?
苏媛见他点头挥手,站起身关切道:“皇上还没用膳吗?”
元翊看着她,笑着点头,“看折子给忘了,玉婕妤陪朕去用点。”上前揽了她往外,添道:“这么瘦,该多吃些。”
苏媛实则没什么胃口,却还是道:“皇上盛情,嫔妾自然是却之不恭。”
他很喜欢这样温顺的苏媛,揽在她腰间的手又紧了些。
膳毕,元翊还要下棋,“好好下,陪着朕心里还想着其他,该罚。”
私下里这样子的嘉隆帝有些陌生,苏媛只能从善如流,“皇上可别冤枉嫔妾,嫔妾早说过棋艺不精,您这三番两次可别存心寻嫔妾难堪,刚不是说待过阵日子再下的吗?”
“过阵子有过阵子的棋局,眼下朕就想你陪朕。”元翊霸道道。
苏媛佯做苦状,支着下巴故意乱下,殿内就不断传出元翊气急败坏的纠正声,拍着脑门说她“愚不可及”。他越是激动想她下得好些,她就更是存了心思的乱来,一时间笑声不断,渐渐的心情倒是极好。
元翊望着烛灯下言笑晏晏的苏媛,眯了眼突然道:“你该笑。”
苏媛没听清,柔柔的“嗯?”了声,停在耳中软语酥麻,元翊便伸手替她拢了拢碎发,无比温柔道:“朕说,媛媛你适合笑。”
她惊觉失态,表情微敛了道:“都是皇上给害得。”
“欢笑极好,何来害之说?你往日对着朕,从没向刚刚那样真实过。”元翊同她低语,“至少刚刚,你是真的在笑。”
“皇上今日是怎么了?”
元翊丢掷着手边棋子玩,“今日啊,就是想来看看你。”
苏媛垂首,好笑道:“嫔妾就在这,皇上何时想看都能看。”
他凝视她许久,再开口时突然就转移了话题:“若论对弈,还是恭王与朕投缘,若再有你的琴艺就更好了。”
竟然提起去年海棠苑里的事了,苏媛接道:“皇上想的话,改日恭王爷进宫陪皇上时,嫔妾去乾元宫侍琴。”
此言说得过于卑微了,自降身份。元翊没有料到她会这么说,顷刻答道:“你是朕的玉婕妤,侍琴这种事……”刚想说不符合她的身份,却又想起上次已有先例,原就是自己早轻贱了她,如今又要说不合适吗。
苏媛似是读懂了他的表情,无所谓道:“皇上开心就好,嫔妾进宫侍奉皇上,为的就是让皇上开心,若是这点都做不好,岂不辜负了皇上?”
“媛媛可有什么想要的?”他骤然发问。
苏媛望过去,目光狐疑,半真半假的说道:“皇上突然待嫔妾这样,别是又想拿臣妾做牺牲了。皇上若有什么吩咐直言便是,臣妾肯定尽量办好。”
她想起,过年前元翊对她亦是这样的百依百顺,莫名就有些慌张。
嘉隆帝的脸色在听到她说出这话时顷刻滞住,瞠目不满道:“你这样想朕?”
苏媛意识到说错了话,不敢再用方才的语气,起身小心道:“嫔妾胡言乱语了,皇上请见谅。”她自然不敢信元翊是单纯的过来宠她。
元翊板着脸从炕上起身,上前横抱起她往屏风后走,语气格外的认真:“你似乎忘了,你是朕的女人。”
他对她好,唯关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