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一章 兄妹

 

阳光细细密密的从雕花窗外洒进,谢芷涵躺在铺了绒毯的贵妃榻上,面色苍白唇瓣紧抿,双目无神的望着半掩的窗牅,尚显嫩涩的容颜不似往日那般笑意盈盈,取而代之的是化不开的浓愁忧伤。
碧玉步履轻慢,至帘前挑了往里看,见主子已醒,便入内道:“小主醒了?还没过未时,您要不要再睡会?”
谢芷涵摇头,问道:“有人来过吗?”
“午后您刚睡下,皇后娘娘差春庭送来了些东西。”碧玉知道主子在期盼什么,却只能装作不知,期待能转移她的注意力,“皇后娘娘知道小主睡难安稳,送了清露香过来,说是点在屋里有凝神安息的效果;又说江南进贡的轻香绸薄而精美,做成裙子夏日穿身上行动轻便,又说您胃口不佳还特地……”
碧玉的话没有道完,就被谢芷涵伸手制止了,她闭上眼郁闷道:“媛姐姐还不来看我。”
“小主,”碧玉面露心疼,如常安慰她:“玉婕妤或许是宫里有事,所以没来看您。”
谢芷涵不答话,过了片刻闻露进殿禀道:“小主,谢侍卫求见。”
碧玉惊喜,“大少爷来了。”
谢芷涵闻之展笑,喃喃了声“哥哥”就从榻上起身,却因躺久了突然间动作头晕目眩,若非碧玉及时搀扶就倒下去了。
“小主当心身子。”
谢芷涵站直后缓了许久才从寝殿出去,谢维锦在厅里等候,瞧见她作揖行了礼道:“见过容华。”
“哥哥,这儿又没外人,你这么多礼作甚?”谢芷涵上前拉他胳膊,语带埋怨,红着眼望向兄长。
“礼不可废,终究是在宫里,不比以前府中。”谢维锦望着她,柔声关切道:“你如今身怀六甲,应当更仔细身体。”
“哥哥!”谢芷涵委屈又激动,看了眼身边人连近侍都打发了出去,满不在乎的语气道:“去年宫里多少桩意外,我仔细着就有用吗?”
“涵儿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别以为你的心思我不知道,上回让我打听姓易的侍卫,那心思你还没收?”谢维锦语气严肃,“这个孩子无论你喜不喜欢,有了就要想办法生下来。”
“我不要。”谢芷涵背身拒绝,语气坚定,“我又不喜欢皇上。”
“别使脾性,爹娘听说你身体不好在家中可谓日夜难安,怕你被谁害了,又怕你自己想不开。”谢维锦满脸严肃,“你是谢家的小姐,身上的责任自己清楚,我过来趟不容易,别总是任性装糊涂,哥哥不能像以前那样宠着你纵着你。”
“我知道。”闻言,谢芷涵低首,突然就哭了出来,“可是,可是我好害怕,哥哥,媛姐姐都不来看我。”
她知道自己背负的责任,自己的前程更代表着谢家的将来,只是单纯不愿意去想,看着疼爱自己的兄长恨不能回到未进宫的时候。
“玉婕妤她,”听她提到苏媛,谢维锦面色微变,语气慢了下来,带带着迟疑犹豫,“她不来看你,肯定是有原因的。”
“哥哥不担心媛姐姐会像这宫里其他人一样害我吗?”谢芷涵倏然发问。
谢维锦抬头,“涵儿,你这样想过?”
“没有,媛姐姐肯定不会害我,我相信她。”谢芷涵观着表情莫名的兄长,突然凑近了道:“哥哥,你在想她,是不是?”
谢维锦惊惧,“妹妹,你……”
“我知道,打从媛姐姐进京那日起,哥哥你就喜欢她。”谢芷涵直白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媛姐姐在我们府里住了那么久,哥哥你那阵子都不对劲。”
面对亲妹子,谢维锦没有隐瞒,然而避过其视线,却躲不过心里的那份理智,“都是旧事了,何必再谈呢?她如今和你一样,都是皇上的妃嫔,我不该再惦记着,也没有资格惦记。”
“瞧,哥哥你能理解我的,所以又何必劝我?这宫是你们要我进的,皇上是你们给我选的,孩子是皇上给我的,什么都是听你们的,难道我还不能有点自己的幻想吗?”谢芷涵语气低落,“我藏在心里,不会惹出什么事来的。”她记得自己的姓氏。
谢维锦听了便是心疼,唤着“妹妹”只觉得说不出话来,“皇上恩准我过来看你,但毕竟不能久留,你最近若有什么难处,或者遇到什么事就与我说。虽然我在宫里当差,但后宫里的事不能尽知,你这一有孕,我总担心你。”
“没有什么难处,就是想见媛姐姐。”谢芷涵根本不在乎腹中孩子,纵使晓得些风吹草动,却根本不上心。
“你别什么都信任玉婕妤,妹妹,她不简单的。”谢维锦提醒道。
谢芷涵歪头无辜的反问:“怎么不简单了?”
“我若是了解她,就不会是现下这般了,只是从皇上对她的态度推测罢了。短短时日,她就一跃成婕妤,位于你和萧婉仪之上,怎会是平凡人?”
“哥哥是要我小心她吗?”谢芷涵问完添道:“但她不会害我的。”
“涵儿,你就是这样,认定了的人和事怎么都不肯变。”
“哥哥不也是这样吗?”谢芷涵大胆言道,“明知媛姐姐都是皇上的人了,却还是不能忘记,为人臣子而爱慕君上的女人,我和哥哥都是相同的,所以哥哥别劝我。”
谢维锦被她说得哑口无言。
“其实媛姐姐也无两样,我知道她有不能和我说的秘密,可是她连上回自戕陷害贵妃的事都与我讲了,她就是信得过我的。哥哥,我不想和她的相处里有那么多阴谋诡计,选择了相信就不会去怀疑,否则这日子就太难过了。”
“没有让你立马和她远离的意思,就是让你多添份小心罢了。”谢维锦似乎也不愿和妹妹多谈关于苏媛的事,比较忌讳这个话题,“还是早前的话,有事就通知府里,我与爹爹任何时刻都不会不管你,别让自己受了委屈。”
“不委屈,真的。”谢芷涵启唇应话,臻首呢喃:“进了宫,什么委屈都不重要了,哥哥不必心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