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七十章 朱允

 

富永海喜欢奉承主子,这是苏媛打进宫起就知道的,巧言令色虽是为奴所忌,但许多时候说的话听在人耳中别有趣味,因着不曾犯大忌,苏媛从未管束过他。
梅芯私下说过几回,道他在外打着主子名义作威作福,在永安宫则摆谱端架子,在她面前又阳奉阴违,该早早收拾了好。
苏媛却不以为意,偌大的宫殿里,总要有那么一两个可被利用的,处置了富永海,还会有其他人。与其是猜不出来的,倒不如眼皮底下知根底的,秦以璇这几日总打赏富永海,端的是什么心思她心里清楚。
桐若进来换茶,捧着红木的托儿,将银白点朱的流霞花盏置于主子手边,见其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由瞥了眼旁边梅芯,眸眼间自是忧色。
苏媛察觉到了,望着对方喊了声“姑姑”,又看向梅芯使眼色,梅芯便上前接了桐若手中的托盘退至外面。
“姑姑想问什么?”苏媛主动询道。
“小主,刚刚朱太医?”桐若提了句朱允面色纠结,眉头更是紧皱,看着对方道:“奴婢是想提醒小主,宫中用人要慎重。”
苏媛莞尔浅笑,语气淡然道:“朱太医来永安宫不是一回两回了,姑姑是知道的,怎么今日突然有此劝言?”
“奴婢是极早欲说的,上回您在钟粹宫中的行事,想必也是得了朱太医援手吧?”桐若边说边上前,语气不自觉的紧张起来,再次问:“小主当真可以信得过朱太医?”
苏媛其实很不喜欢旁人追问自己,但桐若语气中的不确定正戳中了她心里的疑虑。若说先前,她是真心觉得朱允惦念着林氏恩德而帮她助她,可现在只觉得那人身上谜团众多。
且不管他身边那个奇怪的小医童总勾着她好奇心,只说单他小小太医,在受了林氏冤案牵连之后,还能做成皇后的身前人,在太医院里更是风生水起,就足见他的手段。
这样的人,又岂会当真轻易为她所用?除了早年林家对他的恩德,苏媛没有其他,仅凭他知恩图报的心再三找他,可这皇城深宫,又能维持多久?
她沉默了。
或者说,无声作答了。
苏媛的心中没有底气,她甚至都不敢去想,若哪日朱允突然倒戈相向,自己该怎么办。在这座宫廷里生存太难,她要提防着嘉隆帝,又要防着瑾贵妃等人,孤身其中,没有真正能够放心的人,因而连疑人的胆量都没有。
桐若见状,沉声道:“据奴婢所知,朱太医这几年能在太医院有所作为,全是仰仗于瑞王府。”
“瑞王府?”苏媛诧异,凝色正视对方道:“姑姑,我初涉宫闱,许多事想不周全,还请你多提点。”
“小主这话真是折煞奴婢了。”桐若惶恐道,“这事本该早告诉小主的,只是总没有恰当的机会。太医院里人才济济,小主想想何以朱太医如此年轻就能声名远播,得皇后娘娘器重?”
仅靠医术了得四个字解释,在这宫闱里显然是苍白的。
“姑姑请明说。”苏媛虚心客套。
“朱太医幼年是住在前太医院院判林院判府上的,是林院判的亲传弟子,林家获罪后,别说他给各宫娘娘会诊,就是去大臣府上也没有机会,整日只能在太医院磨药抄书做些医侍做的事。”
“那后来呢?”这些的确是苏媛不知的,她对朱允的印象还停留在早年父亲和祖父对他的褒奖赞美之词上,道他资质聪颖青出于蓝将来必有作为,苏媛就以为他有今日都是因为他的才学。
“是林侧妃。”桐若答道:“林侧妃患有旧疾,每至冬日就畏寒得厉害,那年瑞王刚娶了林侧妃,正是新婚燕尔的时候,林侧妃突然就倒下了,当时几乎整个太医院都在住在王府,连照料太后的姜院判都去了,但对林侧妃的病情都束手无策。”
听到这里,苏媛接道:“最后是朱太医治好的?”
桐若颔首,“林侧妃的身子每况愈下,瑞王气得连斩了两名太医,太后见瑞王爷如此,便颁了懿旨,无论品阶官位,太医院里只要有人有法子治好林侧妃,皆可前去瑞王府试诊。”
“我知道了,姑姑是在告诉我,朱太医有今朝皆是因为瑞王与林侧妃的提拔,对吗?”苏媛眨了眨眼,叹道:“其实我知道他常常去瑞王府给林侧妃诊脉,但是宫外之事……”
原是想道宫外之事与这宫闱之事并无直接利害干系,但话到嘴边自己都觉得可笑,林侧妃那次不还在凤天宫让她难堪吗?王妃与皇妃表面上看着再没有冲突,但女人间的心思起了,总能挑出错来。
“俪昭容的旧事,林侧妃想必也听说过吧?”
桐若点头,“这件事不是秘密,皇上和瑞王这些年貌合神离,宫中谁都知道皇上介意着往事。林侧妃常常出入宫闱,这件事她自然能得知。”
“宫里以前,有过容貌形似林侧妃之人吗?”
“没有,倒是有一年太后亲自替皇上选了位美人,模样与故去的俪昭容有三分相似,皇上承情宠幸了,可惜没两日那位美人就死在了太后宫外的碧澄潭里。”说起这个,桐若的声音压低了些,觑着旁边人小声道:“说是失足。”
“看来,那位俪昭容在皇上心中举足轻重。”苏媛心知元翊的隐忍之心,就是朝臣当初皆不顾天子之意擅作决定他也没有当众失态变色,但那样对待太后替他选的美人,可见是踩到了他的痛处。
苏媛听在耳中记在心上,“我记住了。”
“奴婢是担心,朱太医若是反算计小主一道……”桐若忧心忡忡。
“算计我,我有什么好算计的?”苏媛自嘲道:“姑姑,我别无选择,我小产的事他早就知道了,就算我不信他,他真要对我不利,只这件事就足够了。”
“授人以柄,终究是个祸患。”
苏媛镇定道:“早在我选上朱太医的时候就决定相信他,现在再去想他和瑞王府里的关系不是杞人忧天吗?我虽对那位林侧妃不甚了解,可以瑞王的权势,以她的地位,若想对付我一个后宫婕妤,我又有何反抗之地,难道皇上还会保我不成?”
“是,小主自有思量,是奴婢多想了。”既如此,桐若自不再言。
“你替我着想我是知道的,可太医院那边我只能信任他,若是连他还要防着,怕是也不用谋事了。富永海那边还需要姑姑多替我盯着,如果最后出错在我自己宫里,可就真可惜了。”
苏媛捧起茶抿了口,虽是如此回答着桐若,但对朱允和林侧妃之间的关系还是没止住好奇。她不信,林侧妃的样貌,朱允会没有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