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八章 作为

 

秦以璇近来风头正盛,周旋于永安宫和钟粹宫之间,在皇后面前亦得重视,常常在晨昏定省时锋芒毕露,受尽了羡慕与嫉妒的目光。
嘉隆帝似乎也格外抬举她,有时甚至宠她比苏媛还过度。瑾贵妃瞧在眼中,不满在心里,但不论怎样,总比旁的人得宠要好。她对陈皇后从来都是敷衍的心态,对那些得宠新人则视为眼中钉,纵使是臣服于她的人亦不会给好脸色。
秦以璇从前是跟在秦妃身后对她伏低做小,如今一心取代姐姐,便在奉承巴结中带了小心思。这日她从凤天宫出来,如常陪着苏媛回了宫殿,却难得的没有入内就推托有事要先走,为的自然是赵环的事。
她给赵环欠身行礼后道:“娘娘,谢容华身娇得很,自打上回说不适召太医诊断出有孕后,谁都捧着她,皇后那边已好些日子没去请安了,嫔妾见玉婕妤担心得紧。”
“皇后的规矩是立得越发好了。”赵环抚了抚鬓角,笑容张扬讽刺,“这宫里但凡谁有个不舒服她就给免了安,外人常道她宽厚,可宽厚又有何用,做皇后只要德不要威吗?”
她是懒得去凤天宫晃悠的,对于诸妃嫔的动态却了如指掌,闻言不以为意,只询问自己在乎的,“你刚说玉婕妤担心谢容华,那到底是嘴上说担心呢,还是真的心里担心?”
“娘娘的意思是……”秦以璇端量着对方神色,并不敢自作揣测。
赵环笑意不减,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突然做了个手势让她坐下,别有深意道:“秦良媛不是总说要替本宫分忧吗,本宫忧在何处你自然清楚,如今就是看你对本宫有多忠心了。”
以苏媛之手铲除谢芷涵,一举两得。
秦良媛也不笨,对方意思如此直白,自然不可能装傻充愣,接话道:“玉婕妤倒是常常遣人去探望谢容华,但她二人近期有嫌隙,苏氏送进长春宫的东西谢氏都做了何处置嫔妾是不知的。”
“这有什么的,宫廷之内多得是子虚乌有之事,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永安宫的东西进了谢容华宫里,谢容华出了事,旁人自然会想入非非。本宫又不是要你唆使着苏氏真做什么,只要让别人以为她做了什么就成。”
赵环说着话锋微转,紧紧盯着她语重道:“莫不是秦良媛同玉婕妤姐妹情深,不舍得了?”
这话问得秦以璇立马站了起来,惶恐道:“娘娘误会了,嫔妾对娘娘中心一片,自然不会对苏氏有何不舍的,她又不是嫔妾姐姐,这宫闱里的相交哪有真心。”
她是急着撇清自己和苏媛关系,但慌乱中口不择言了,赵环听后语气悠悠的再问:“哦?那若是哪天本宫要你对付秦妃呢?”
秦以璇目光呆愕的望着位上的人,刹那无言,不知该如何作答。
赵环则漫不经心起来,“本宫不过是开个玩笑,秦良媛不必紧张,你替本宫把这件事办好了,晋封之事本宫自然会给你做主。”
秦以璇这才放松下来,展笑道:“嫔妾谢娘娘。”
她进宫这么久,位分的事总是她的痛,同批秀女中但凡有些家世的,谁还像自己这样?如今皇上的宠爱有了,皇后的关爱有了,贵妃的照拂亦有了,她方觉得心安了些,总有点当红宠妃的样子。
只是,从贵妃处出来,下阶的时候她一直在想刚刚赵环的话,“桂枝,你说姐姐跟了贵妃这么多年,贵妃会不要她吗?”
“小主莫被贵妃试探的话吓着了,娘娘自打进宫起就替贵妃做事,何况如今又没有了贤妃,贵妃怎么可能轻易动娘娘和您?”桂枝宽慰道:“毕竟咱们秦家在宫中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的。”
“对,你讲的有理,她定是玩笑话。”秦以璇定了定分寸,而后再道:“谢容华年纪小,这胎坐不稳,听说除了安胎药日日都还用着其他,受罪的很。与其这样遭罪,还不如我帮她尽早解决了。”
“小主,这是谋害皇嗣啊……”桂枝有些不安。
“谋害皇嗣又怎样,贤妃以前不也做过吗?与其一直跟在姐姐身后默默无闻的,就早日该自谋前程。”秦以璇话落转首:“你去西华门给哥哥传信,就说我要见他。”
“是,奴婢一定转告给少爷。”桂枝应完却又犹豫起来,“可是小主,您要见少爷,总瞒不过娘娘。”
这是为难之处。
“我知道瞒不过,但这是贵妃第一次交代我做事,我不想让姐姐插手,她知道了肯定又要阻拦我。她总是这样,举棋不定瞻前顾后的,能成什么事!”秦以璇并不认同秦妃往日的作风和想法,烦躁道:“此事我心意已决。”
她下了决心,桂枝毕竟是从小跟着她的,心中向的是主子,想着着就把东絮的话说了出来:“小主,东絮姐姐让奴婢将您的一举一动回禀给娘娘,说是怕你轻信了人做错事。”
“什么?姐姐居然这样不放心我,让人监视我?”秦以璇生气,面色都涨红了起来,足下越走越快,恼怒道:“在她眼中,我便是那般不能成事吗?桂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瞒我这么久,你都说了些什么?”
桂枝告罪,“小主您知道奴婢的,不该说的奴婢一句没说。”
“你不说就对了,我必要让她对我另眼相看。”秦以璇瞠目说着,“什么叫做轻信他人?玉婕妤还不是被我哄骗得团团转,同谢容华生分了,就算是担心到底也不似过去那般姐妹情深。”
“小主,您要做的事,怕是还缺个婕妤宫里的人。”桂枝提醒。
既然准备一石二鸟,用苏媛对付谢容华这胎,那自然是要在苏媛身边有个近身的人才好办事。
秦以璇想了想,颔首道:“她身边的人?我想想。”
“小主觉得,富永海如何?”
“富永海?”想起那个永安宫的掌事太监,秦以璇琢磨道:“这人能办事吗,我瞧着玉婕妤并不如何器重他,还不如个宫女来的得力。”
“再不得器重,也是玉婕妤身边的大太监,永安宫里任何事物不还得经过他的手?”
“你说的有理。”秦以璇应道,“就是不得用,才会好拉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