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七章 取信

 

苏媛没有将东银调到身边是觉得没有必要,再说眼下贤妃刚故去不久,若东银就跟着自己进进出出,外人难免要对当初贤妃之死多做议论。
不过和东银的谈话,让她明白了许多。贺昭仪说的不错,这宫里多的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谢芷涵有孕的事自己知道了又如何,还能跑去长春宫和她明说吗?
深夜寂静,她卸了妆容坐在炕边发呆,心道终究还是要对不住涵儿。在这座皇城里论无辜二字,果然是最为可笑的。
次日从皇后宫中请安出来,秦以璇依例随她到永安宫,闲话家常时,秦以璇不时的望着殿外。
苏媛知道她是在期盼嘉隆帝到来,抿着唇漫不经心的说道:“皇上之前与我提起,道谢容华近来身体不适,许是去长春宫看望了。”
“谢容华平日里活蹦乱跳的,也会觉得不舒服?”秦以璇语气犯酸,挑唆道:“我瞧着她是见皇上宠爱妹妹,同你争起宠来了。”
“涵儿不是那样的人。”苏媛的话语里带着几分不确定。
秦以璇敏锐察觉到了,又自以为在眼前人心中取代了谢芷涵,闻言自是不高兴,语气更为尖锐:“玉妹妹你别太轻信人,就算以前谢容华不是这样的性子,可是进了宫人是会变的,皇上专宠你,她怎能高兴?”
“哪里是专宠,良媛这话夸张了。”苏媛莞尔道:“再说,涵儿或是真的不舒服呢。”
“她那哪里是不舒服!”秦以璇心直口快,说完才觉得失言,见对面人怔怔的看着自己,思忖了下挥退了左右道:“玉妹妹,我听说谢容华是有了身孕。”
苏媛眉色呆愣,满脸的不可思议:“你说什么?”
秦以璇便重复给她听,“玉妹妹你仔细想想,她是何时怀上的孩子。”不等对方接话,自个儿又先说了,“可不就是你刚刚小产出事的那阵子,她借着陪你的名义天天来永安宫,皇上那阵子怜爱妹妹亦经常过来探视,走的时候总是和谢容华一块儿的。”
苏媛似乎才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佯装伤感道:“涵儿不会的。”
“可谢容华就是这么做的,你把她当妹妹,她却是算计着你呢。”秦以璇面容激动,“她哪里是真的关心你,只是借着你接近皇上得宠,否则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
“你听谁说的涵儿有了身孕?若是真的有,早就告知六宫了。”苏媛眨着眼,“再说,涵儿也会告诉我的。”
“贵妃宫里传出的消息,你说能有错吗?谢容华好心机,估计是担心和你与素嫔那样,所以故意瞒着大家呢。”秦以璇故意抹黑,离间道:“谢容华肯定是信不过你。”
苏媛似是被戳了痛处,沉默着不说话。
秦以璇则摆出副后知后觉的表情,以帕掩唇道:“对不起,我不该提你的伤心事。不过玉妹妹,我是真见不过你将谢容华想得单纯善良,她明明只是在利用你。”
“我原还想着,她身子不适,该不该去看看她,又恐她不愿意见我,原来是有好事防着我。”苏媛面露失望,自言自语的叹道:“难道我还能害了她吗?”
“玉妹妹你自然不是那样的人,可保不齐谢容华小人之心。”
苏媛只静静听她说着,半晌复问:“涵儿怕是真与我生分了,你说我要怎么做才好?”
“生分了就生分了,玉妹妹你还有我,我定不会似谢容华那样。”秦以璇拉过她的手,“她就算真的有孩子又怎么样,若是敢来你面前得意,我必定饶不了她。”
苏媛信任无比的盯着秦以璇,动容道:“还好有你。”说完又难过道:“我在这宫里毫无人脉,比不得你们耳目聪明,这种事怕是各宫都晓得了,只我被蒙在鼓里。”
“你别这样想,宫里的风吹草动,我知道多少就告诉你多少。”秦以璇真诚道。
苏媛重重点头。
离开后,秦以璇得意道:“玉婕妤比我想得容易多了,她和谢容华之间不过就这样,几句话就有了隔阂。”
她的宫女桂枝不安道:“小主,奴婢怎么觉得玉婕妤怪怪的,她先前和谢容华感情那么好。”
“先前感情再好又有什么用,都是皇上的女人,她又刚没了孩子,谢容华有孕对她来说自然是不高兴的,何况算日子本就是在她最为失意的那阵子,谢容华承宠最多。”
“皇上厚待谢容华,应该是因为谢尚书和谢侍卫的缘故。”大家族里调教出来的婢女,桂枝见解自然不凡。
“这些我们能想得明白,但玉婕妤不会懂,她只会相信我的说辞。”秦以璇信心满满,“经过这事,以后她肯定不会再惦记着谢容华了。”
“奴婢不懂,小主为何要这样结交玉婕妤,娘娘不是说玉婕妤必定掀不起风浪的吗?”
秦以璇闻言就皱眉,“你是姐姐的人还是我的人?”
“奴婢自然是小主的丫鬟。”
“那怎么口口声声提着姐姐?她若是有本事,家里还会送我进宫?她就是太瞻前顾后,在贵妃面前谨小慎微,在旁人面前又不敢结交,才会入不得皇上的眼。”
秦以璇是自己有想法的,“她跟我说皇上喜欢那些个性独特的女子,她自己做不到,还拦着我前程!”
如此,桂枝就没什么好再说的。
往前走了几步,秦以璇却又停在了原地,“你说,都是秦家的女儿,姐姐不过就是先进宫几年做了妃位,我若是能取而代之,是不是以后我的父兄在族里的地位就不同了?”
桂枝大惊,慌色道:“小主您这是要做什么?您和娘娘可是姐妹。”
“我知道,你别大惊小怪的,我又不会害她。只是,我不想总是跟在姐姐身后,进宫一年,旁人提起我总定义为秦妃妹妹,而忘了我其实也是皇上妃嫔。”秦以璇望向钟粹宫方向,“贵妃那里,姐姐不敢做、不肯做的,我却可以。”
话落,她提步就去了瑾贵妃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