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五章 心思

 

她说:小媛,我一直在帮你。
苏媛整个人都呆愣住了,耳旁只有她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浑身僵硬,足下似有千斤重。
还是贺昭仪伸手牵过她,感受到彼此掌心的温暖,她低说道:“你不是早就怀疑过吗?当日我没有承认,如今我明确认了,小媛,可信得过我?”
贺家的大小姐贺玲,哲哥哥长姐。
苏媛心头不自然的涌现酸意,眼眶止不住湿红,仰头望了眼远处天空,“我以为,玲姐姐已经不记得我了。”
“怎么会,小哲以前总把你们姐妹挂在嘴边。”贺昭仪语气温柔,拉着她再次前行,“你瞧这宫砖绿瓦,砌得严严实实毫无缝隙,像不像一座坚不可摧的牢笼?”
“玲姐姐你怎么了?”
贺昭仪笑得苦涩,“等你在宫里多住上几年,就能理解我了。”
苏媛抿唇,问:“姐姐是何时知道我身份的?”
贺昭仪不答反道:“我什么时候知道不重要,关键是我没害过你,不是吗?你当日在贵妃宫里服药小产的事过于轻率了,若非正巧皇上要动王家,有贤妃揽那份罪名,你以为真能那么轻易就过去吗?”
苏媛再次惊愕,“你怎么都清楚?”
“宫里多得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若在这宫里真做了糊涂人,那就只会有一个下场,死。”贺昭仪侧眸凝视,续说道:“你终究还是不识人心险恶。”
苏媛细想着自己是哪里走错了才让眼前人这般提点,却还是不知问题所在,最后索性坦然了,“姐姐有话直说。”
“赵家折了王家,瑾贵妃身边唯有秦妃秦良媛等,你如今公然拉拢她的羽翼,贵妃焉能饶你?”贺昭仪回头望了眼不远处的凤天宫,似笑非笑再道:“皇后是皇上的皇后,万事替皇上着想,皇上想要六宫和睦,皇后就会给皇上一个后妃和睦的后宫。”
“姐姐的意思是,皇后并不可靠?”
“满宫上下,谁都知道你是皇后的人,当初皇后安排你侍寝承宠,你被太后责罚时,她更是被迫交出了执掌后宫之权,众人眼中你有今日皆是得益于皇后。可是,这样的妃嫔,今朝于皇后来说是你苏媛,他日也可以是别人。你可曾想过,自己与贵妃的悬殊差别?又可曾考虑,就算你斗败了贵妃,皇后会如何处理你?”
“姐姐的意思是,我若是败了,皇后不会念及旧情保我;而我若是成了,在皇后眼中将会是第二个瑾贵妃,她亦不会容得下我,是吗?”
“你知道还非要卷进去?”贺昭仪的容上,终是起了激动起伏。
苏媛牵了牵唇角,声若蚊呐道:“姐姐刚刚说等我在宫里多住上几年就能理解你,可首先我得有命活下去,不是吗?我若不依着皇上皇后的意思,怕是明日都不会有,又何谈以后?”
“你大可不必这样,你进宫来难道只为和这些后妃争斗的?”
“我进宫……玲姐姐心知肚明,何必明言?”
贺昭仪即道:“正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了解你的心情。当年我姑姑的那件事,受牵连的又何止是你们一家。”
“可被灭满门的,却只有林氏。”苏媛清晰而沉重的应道,“玲姐姐,了解和经历,终究还是两回事。”
“已发生的事怨天尤人又有何用,你想替你父亲和祖父洗涮冤屈,想当年的事情水落石出,我与你是一样的。”贺昭仪语气干脆,“萧陈相斗,牺牲的却是我们贺家和林氏。”
“我还以为,姐姐不在意这些呢。”苏媛只觉得这样的她很陌生。
“死的是我亲姑姑,怎么会不在意?”贺昭仪望着她,又叹道:“何况,你长姐本是哲儿的未婚妻。”
贺哲是贺家独子,从小就喜欢林婳,苏媛是知道的。回京这么久,她并没有刻意去打听过谁,不过进宫之后,隐约是知晓原意气风发、满腹经纶的贺哲并没有入仕。
此刻听她提起,苏媛随口就问:“哲哥哥这些年还好吗?”
出乎意料的,贺昭仪摇首。
苏媛即面色尴尬,原是不想问及旧人,但对方率先提到,本以为依着贺玲的性子,自然会客套点头,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回应,只得继续问:“他怎么了?”
贺昭仪脚步渐慢,无奈道:“他与阿婳自幼青梅竹马,不像那些仅凭媒妁之言和父母之命而订下的未婚夫妻。你姐姐遇难,他怎会不伤心?”
“我姐姐到底只能算作旧人了,哲哥哥该早日放下。”
“能放下早放下了,何苦等到今日再劝?”提及兄弟,贺昭仪话意阑珊。
苏媛也不愿说这些伤感之事,想到素嫔曾说蒋家对赵相怀有不满,又思及早前贺玲父亲礼部尚书贺崇因为炮竹之事而受的牵连,不确定道:“皇上在逐一铲除赵氏党羽,势必也会拉拢贺大人吧?”
既然贺家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想来在赵相手下办事也不会尽心尽意,苏媛甚至起了揣测,年前祭台上的那桩事,贺家就是中间人。
贺昭仪深深看了她眼,不假思索道:“你已经猜到了。”
赵氏和王氏勾结,为谋私利悄悄将私炮坊的炮竹等物运进城,并将炮竹混在各地进贡的年物中藏于礼部库房。这么大的事,自然瞒不过贺崇,同样,嘉隆帝与恭郡王暗中将两批炮竹调换,自然也避不过贺崇耳目。
苏媛得了肯定,自嘲道:“是我疏忽了,姐姐在宫里有这般地位,又岂会只单单依仗赵家。礼部表面上直属赵相,贺尚书也对赵相言听计从,原来暗中却是皇上的助力。”话落不由对元翊的心计更为钦佩,他太会利用人心,纵然赵太后和赵相善待贺氏,却到底还是貌合神离。
“贺氏只求家族平安,没有其他奢念。”
“我有个问题。”苏媛侧首,四目相视中,她启唇询道:“姐姐与皇上……”
贺昭仪却不等她问完,抢先接过话道:“妃嫔与帝王之间能有什么,无非就是得宠不得宠,皇上待我,就像待那素嫔和萧婉仪都是相同的。”
“朝中波云诡谲,同后宫又息息相关,姐姐能在皇后与贵妃之争时位居高位,和秦妃贤妃不同,与其他人自然更不同。”
“小媛,我来找你,不是为满足你对我的好奇。”贺昭仪无奈。
苏媛点头,“玲姐姐觉得我依附皇后不妥,可在这宫里,我有其他选择吗?”
“这是你要考虑的,别人给的路,灯再亮,终究会摔跟头。”贺昭仪看着她无比认真,“等哪日你能自保,再去考虑保谢容华的事。”
“原来你是来劝我不管涵儿的。”
“不是劝,是提醒,有些事你管不了。”
不知不觉中,已走到了永安宫外,贺昭仪停足道:“宫里的女子都是这么过来的,我们可以,谢容华也可以,你还没有到可以护人的地位。想想你进宫的目的,那些不该有的冲动就不会起了,如若有难处,来芳华宫找我。”
苏媛问:“你不进去坐坐吗?”
贺昭仪摇头,若有所思道:“不了,该说的我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