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四章 帮你

 

谢芷涵怀孕的消息,苏媛是从陈皇后处得知的。皇后素来视她为羽翼,当她语重心长的道出此事,苏媛惊愕万分。
“涵儿她、”掩住失态,她慌色道:“谢容华有了身孕,怎么没听太医院禀报,皇上知道吗?”
她脑中霎时空白,突如其来的消息打乱了她的计划,这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总将谢芷涵当做妹妹,却忘了她同自己一样,亦是元翊的妃嫔。
进宫这些时日,妃嫔有孕的消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却没有谁能真正安全临盆的,苏媛甚至料到了谢芷涵这胎的结果。可转念,却又在想,当初自己的事是嘉隆帝一手安排,那涵儿的呢?
“玉婕妤在想什么?”皇后沉声询问。
苏媛抬头,不确定道:“皇后,这是真的吗?”
皇后不知是没听清还是没听懂,然而片刻就想通了话意,含笑答道:“自然是真的,谢容华与你不同。”
谢芷涵的父亲如今任职兵部尚书,兄长又是嘉隆帝所倚重之人,自不可能说弃就弃,也不可能像苏媛那样被安排有孕。
“她还小。”
苏媛心底里有些埋怨嘉隆帝,明知谢芷涵年纪小并不适合孕育,竟然还让她有孕。他可知,这种事对女子的身体伤害有多大?贵妃是不会让这宫里任何一人平安产子的。何况在她心中,元翊是心机缜密之人,所行所为都有他的目的,总觉得这事另有蹊跷。
“再小都是皇上的妃嫔,这是上天恩泽。”陈皇后雍容而笑,突然凝神问道:“玉婕妤和谢容华素来形影不离,她有好消息,你难道不替她高兴?”
苏媛从位上起身,走下踏板行礼道:“娘娘,我是担心涵儿。”
“担心?”皇后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双眸却是紧紧凝视着她的,“替皇上孕育子息,替皇家绵延子嗣,这是谢容华的福气,也是她的造化,玉婕妤何来担心之说?”最后几字,几乎是咬着尾音说的。
苏媛遂跪了下去,“娘娘,您明白嫔妾的意思。”
“本宫瞧玉婕妤你是多虑。”皇后语气冷淡,边抬手道:“近来宫里传言你与素嫔、秦良媛等交往密切,以致和谢容华不睦,想来是谣言了。”
苏媛摸不透皇后到底是何秉性,但绝不似表面看上去的那般温和简单,她虽起身但仍是不放心的问道:“敢问娘娘,谢容华会怎么样?”
陈皇后看着她,抿唇一笑,“看来你是真的在意谢容华。”
苏媛立在旁边,轻声答道:“她视嫔妾为姐姐。”
“姐妹?”皇后念之微笑,添道:“秦妃和秦良媛还是亲姐妹呢。”
“秦妃与秦良媛同根同源,自是姐妹同心。”
“玉婕妤当真这样觉得?”皇后不以为然,反问道:“若是同心,宫中又怎会有那样的流言?”
“皇后指的是,宫人传言嫔妾离间了秦妃姐妹的话吗?”苏媛苦笑,“秦良媛若是真的心向嫔妾,嫔妾倒不会这么难做了。”
“秦良媛心性不定,以你的聪慧,想拿捏她并非难事。”
苏媛不予回应,言归正传道:“皇后,嫔妾只是想知道谢容华会如何。”
“谢容华深受皇恩,自然会步步荣华,不负她的位分与恩宠。再者,她和她的父兄,向来都是皇上所倚重的,玉婕妤不必烦忧。”
还是不肯说吗?
苏媛视线黯然,无精打采的坐回去,好一会道:“嫔妾听闻,秦良媛的兄长在西华门当值。”
皇后点头,别有深意道:“皇上去年提拔了易老将军的孙儿,秦统领就赶忙给他侄儿安排了要职。虽说一笔写不出两个秦字,可是血缘关系也有个亲疏远近,秦守将毕竟是秦良媛的嫡亲兄长。”
苏媛琢磨这话,发现皇后是认可自己去挑唆秦氏姐妹的,心中微定。涵儿的事,帝后显然早有安排,根本容不得自己过问,她亦晓得适合而止,遂顺口奇道:“易老将军的孙儿?”
“嗯,说到底你是认识的。”皇后答道:“可还记得,去年你从海棠苑回宫,路上的救驾之人?”
苏媛颔首。
“正是他,易行易老将军的嫡孙,幼时被送去祁山学艺,去年才被他父亲召回京城,送进宫里来当差。易侍卫本领了得,唯有性子不羁。”皇后徐徐道,“宫中能用之人不多,总要有那么几个人牵制秦家。”
苏媛不清楚她为何与自己说这些,附和着道:“嫔妾不懂这些,但皇上与皇后用人自然是有道理的。”
“不枉本宫提拔你。”皇后握上她的手,推心置腹道:“玉婕妤在想什么本宫心里明白,你的叔父苏参领在护都营中办事得力。你往日陪在皇上身边,该知道如今护都营是何光景,陈翼长向来器重你叔父。”
这是在许诺她苏氏家族的利益了,闻言,苏媛忙起身恭敬道:“嫔妾谢过娘娘。”
“不必多礼,本宫知你是个上进的。”皇后温婉道。
苏媛臻首危坐。
从凤天宫里出来,苏媛急着去找谢芷涵,脚步自然疾快,然而没走多远却撞见了贺昭仪。自打她搬出芳华宫,两人已许久未曾走动,人前情谊平平,但苏媛心中对她敬重依旧。
行了礼,苏媛询道:“昭仪去找皇后吗?”
贺昭仪身着月白色与淡蓝色交杂的迤地锦缎长裙,裙摆与袖口处以银丝滚边,袖口繁细有着淡黄色花纹,素丽端庄的立在红墙宽巷中,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
她总给人从容淡然的感觉,似乎没有事能让她变色着急,笑容里常带着安抚意味,莫名的让人心安,“不是,我来找你。”
苏媛微讶,重复道:“娘娘找嫔妾?”
“嗯,今次宫人收拾东偏殿,突然就想到了你,玉婕妤不介意陪本宫走走吧?”
特地前来,就是为寻她,苏媛自然不好拒绝,本意也不会拒绝,遂点头跟着贺昭仪。
宫人们远远跟在后面,贺昭仪不疾不徐的言道:“皇上待玉婕妤宠爱如昔,怪不得各宫都在使劲拉拢你。”话意直白,根本不容人闪躲装傻,侧首望着她又添道:“玉婕妤自认为可以掌控得住秦良媛和素嫔吗?”
“娘娘,您?”苏媛原地顿止,目光迷茫的望着对方。
贺昭仪随之停步,看着她眸色凝重道:“蒋家对赵氏虽多有不满,却不会为了后宫里的几分利益轻易就反目成仇。同样,秦良媛纵有私心,但大事上决计不会背叛秦家,即便她糊涂,秦妃也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苏媛的心思被眼前人一语道破,颇为尴尬,“嫔妾的事,什么都瞒不过娘娘。”
贺昭仪抬脚,继续往前走,仍是风轻云淡的语气:“不用站着说话。这宫里的举动,但凡有心,谁都有法子入耳入眼,本宫来找你不是寻你难堪的。”
“那娘娘是何意?”
贺昭仪终是叹气,“小媛,我一直在帮你,你难道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