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三章 教导

 

秦以璇从永安宫带回了嘉隆帝御赐的百花蜜羹,是用时下初绽的花苞熬制,增添了蜂蜜、甘露等物,味道清可,费时许久。
她回了景和宫就让身边的桂枝送去主殿给秦妃与小公主,没多会东絮就过来传她,“良媛,娘娘唤您过去。”
姐妹俩因着前阵子的拌嘴还有些失和,秦以璇闻言小声道:“姐姐还生气吗?”
“小主说的哪里话,您与娘娘是姐妹,怎会有隔夜仇?奴婢知道往日娘娘待您是严厉了些,但都是怕您在这宫里行差走错,她在贵妃面前是如何的姿态您也瞧见了,娘娘是担心哪日您有事而她无力护您。”东絮缓声劝道。
秦以璇想了想站起身,“姐姐的意思我又何曾不知,只是我进宫来难道只是为了这样度日?若只求富贵安宁,我又何必来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以秦家门第,难道就不能在外觅一如意郎君?”话里话外,竟带上了埋怨。
东絮知道她姐妹二人嫌隙得厉害,如此也不再多言,只做手势请道:“娘娘在等您。”
秦以璇敛好情绪,随之到了秦妃殿中,如常问安,见其正抱着公主在喂自己送来的蜜羹,上前柔柔的唤了声“姐姐”。
秦妃抱着女儿坐在身上,抬眸看了她眼,莞尔道:“来啦,坐。”
“嗯。”秦以璇在旁边落座,她看着对方逗弄小公主,脸上不自觉的也露出了笑容,“公主身子大好了吧?”
“是啊,太医说已经没有大碍了,夜里也不咳嗽了。”秦妃语气和蔼,将银勺搁落,让乳母将女儿抱下去,方看着秦以璇道:“我听说谢容华和玉婕妤出嫌隙了?”
“嗯,我和玉婕妤走得近,谢容华不高兴了。”
“到底是没及笄的丫头,还是任性,这宫里哪有谁和谁总是好的。”
秦以璇即问:“那我和姐姐呢?”
秦妃动作微顿,眨了眨眼抬头,“你我亲姐妹,难道还会有同室操戈的那日?”她虽是玩笑的语气,神态却很认真,“我知你心有不甘,可这宫里,莫不是你要与我比恩宠?”
秦以璇摇首。
秦妃收回视线,须臾乍然道:“谢容华有孕了。”
“什么?”秦以璇惊诧,仰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谢容华有了身孕,怎、怎么宫里没有消息?她那么小,适合有孕吗?”
“负责给谢容华诊平安脉的的方太医发现的,事情还没上报,皇上与太后俱不知情。”
秦以璇便问:“那贵妃知道吗?”
秦妃点头,“嗯。”
秦以璇面露担忧,凑前关切道:“那依着贵妃的性子,是否又为难你了?”
“她还不是那样的脾气,我早就习惯了。”秦妃将几面绣帕上的护甲一个个戴上,无所谓的答道:“宫里每年有孕的妃嫔那么多,偏偏她没有。”
“贵妃造孽深重,上天自然不会眷顾她。”
“你别说,上天若真有眼,她瑾贵妃就不会嚣张到今日。贤妃说到底全是依命行事,怎的就报应在她身上,而贵妃依旧高枕无忧?这世间呐,哪有公平之说。”秦妃神色冷漠。
“贤妃是因为她父兄失职,否则也不会落到那般地步。”
闻言,秦妃不置可否,手抚着额头叹息道:“贤妃不在,贵妃就把事交给我。”边说边摇头,十分为难。
“什么,贵妃让姐姐去对付谢容华?”
“嗯,不是我还能有谁?素嫔哪里是个顶用的,早之前往钟粹宫跑得频繁,贤妃离世后人影都没了,跟你一样都天天凑在永安宫苏氏身前。”提起这事,秦妃便语气慑人。
秦以璇咬了咬唇,小声道:“听玉婕妤说,素嫔是因为和她都经历了丧子之痛,所以同病相怜才走近了些。”
“丧子之痛,丢个孩子算什么稀奇,说得像这宫里旁人没怀过孕一样。那么多滑胎的妃嫔,咋不见她们凑到一块儿的?”秦妃不以为然,睨了眼身边人再道:“既然谢容华和玉婕妤失和,姐妹间反目成仇也是常有的事。”
秦以璇惊骇,站起来道:“姐姐你要借玉婕妤之手?”
“怎么,你觉得不妥?”秦妃不答反问。
秦以璇自然觉得不妥,迟疑着道:“能别这么做吗,我和她相交不是为了害她的。”
“以璇!”秦妃大声唤她,盯着对方的眼睛道:“你别忘了,你姓秦,苏氏待你再真心,在这后宫里也只能是敌非友。她与谢容华那样好的感情,还不是说不和就不和,你在她心中又能有几分分量?”
“可,可她待我挺好的。”
秦妃冷呵,“她待你好什么?帮你面圣,推荐你侍寝?若是真的待你好,你还会只是个良媛吗?”
“位分的事,是皇上和皇后做主的,皇上不肯晋升我,约莫是不够喜欢我吧。”秦以璇自卑的转开视线,不欲再言下去。
秦妃起了恻隐,不愿意打击她,有些话就生生忍了下去,改同她循循善诱道:“玉婕妤能做宠妃,不是光凭美貌的,否则皇上宠不了她这么久。所以,她若是真的想扶持你,你绝不会还是眼下这番光景。”
“姐姐这话,是何意?”
“你仔细想想,早前的韩妃为何会得皇上喜欢?”
“韩妃……”秦以璇回忆着道:“韩妃性格孤僻,性情不定,听说连皇上都敢顶撞。”
“倨傲、独特,皇上贪着新鲜自然就喜欢。想那苏氏,在乾元宫都敢为皇上与朝廷重臣争辩的,做事从来不瞻前顾后,皇上能不喜欢吗?”秦妃瞅了眼自己妹子,叹道:“你我行事总念着秦家,生怕连累了族人,性格不够利落,皇上自然就觉得无趣。”
“姐姐这样说,是想我做玉婕妤和韩妃那样的人?”
秦妃摇头,“你学她们做什么?姐姐说这些是告诉你,韩妃也好,玉婕妤也罢,都只是暂时的。她们没有家族支撑,早晚会落得和贤妃一样的下场。也正是因为她们家世平平,皇上才想抬就抬,想弃就弃,所以不要终日抱怨无宠,你且看宫中的萧婉仪。”
不说这最后一句还好,提到萧韵,秦以璇就更不高兴了,闷闷不乐的接道:“萧婉仪是婉仪,可比我得皇上青睐多了。”
秦妃皱眉,瞪大了双眼恨不能骂醒她,“鼠目寸光!我说这么多你都不明白,既然想不明白就不必再想了,我说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秦以璇最厌烦的就是眼前人这副姿态语气,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又因此生裂。她沉默的坐在那,闷声闷气的应和着,只等人说完赶紧离开。
她走后,秦妃烦躁道:“以璇真是太不知以大局为重了,苏氏能给她什么好处,真有事还能护得了她?简直愚不可及。”
“良媛还小,需要娘娘多提点着。”大宫女东絮宽慰。
“只能这样子了,你去把桂枝叫来,有些事到底不能让以璇知道。她傻,玉婕妤可不傻,早晚受人利用都不得知。”秦妃郑重其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