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二章 挑唆

 

宫闱之中,感情不可靠,是因为相交容易。妃嫔之间但凡有心走动,不日便可同进同出,秦良媛便是这般出现在得宠的玉婕妤身边的。
每每晨昏定省之后,秦良媛总是辞别了秦妃侯在凤天宫的宫墙外等苏媛出来,而后欢欢喜喜的并肩去永安宫,很多时候能待上整日,非至黄昏而不归。
秦妃亲自找秦良媛谈了两次,皆不得效,因为在永安宫里,秦良媛常常陪伴圣驾,甚至还能被嘉隆帝召去侍寝,这是她以往待在景和宫守着秦妃与小公主所没有的待遇。
三月天,阳光煦暖,东风和柔,朱阁内纱帘卷起,苏媛喜欢在殿前倚着阑干看花开叶绽。
秦以璇踏进永安宫时正见她独自凝思着,红色的坐栏上铺了烟灰色的蹙绣桃花软垫。她并排坐下,亲昵的唤了声“玉妹妹”,笑吟吟的问:“在想什么呢?”
苏媛侧首望着她答道:“在想涵儿。”
“谢容华?”闻言,秦以璇面露讪色,因着二人亲近,似是为了表露亲疏,谢芷涵好些日子没来永安宫了,人前与苏媛亦只是点头而过,像是生了嫌隙。
“可是因为我,害得你们生分了?”秦以璇垂首低落,话中饱含内疚不安。
“不是你的缘故,涵儿向来任性,这宫里何人不知?”她轻抚着腰间的玉蝉,若有所思的叹气:“她就是孩子脾性。”
“谢容华是年纪小,你多哄哄她就好了。”秦以璇端着肃色,仔细观察着身边人的眼神表情,又伸手握住对方,声音更柔:“你若觉得为难,我去找谢容华赔罪。”
“不必,你去赔哪门子的罪?这和你没干系。”苏媛无奈的按住她,细说道:“宫里以后的日子还那么长,涵儿若是想不明白,觉得我只能与她一个人交好,迟早还要同我闹。我与她毕竟只是表姐妹,比不得你和秦妃娘娘那种自幼相伴着长大的情意,少不了会生误会。”
“其实我和姐姐,”秦以璇语气微顿,略犹豫了下终是继续:“我与姐姐也不像外人看上去的那般和谐,实则许多事我和她都意见相左的。”
苏媛惊诧,好奇道:“怎么,你和秦妃也有矛盾?”
“当然是有的。”秦以璇目光黯淡,“自打我进了宫,万事都由她做主,能说什么能做什么全受她操纵。不怕你笑话,进宫那么久,以前面圣的次数,还及不上这短短月余内在姐姐身边的机会多。”
苏媛神情寡淡,风轻云淡的劝道:“秦妃的安排自然有苦心,必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秦以璇蹭得站了起来,语气激动:“她怎是为了我好,不过是明哲保身罢,怕我连累了她和公主罢了。”
按规矩,主子讲话,宫侍是不敢随意投视的,不过此刻富永海就立在檐下伸头伸脑的望着这边。苏媛冷冷的望了眼过去,富永海连忙低首却没有离开,她拉过秦以璇坐下,轻说道:“别讲这样的话,回头你姐姐知道了,还以为我在背后挑唆你们姐妹感情呢。”
“怎么会,我又不是傻的,谁对我好我心里都记得。”秦以璇从苏媛身上得了好处,平时相处的日常里自然而然的就带了奉承巴结的讨好意味,“我姐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你说我进宫若是得宠对她有什么不好?非要终日都让我守在景和宫里。”
“她不想你承宠,约莫是不愿你卷入后宫纷争,你别曲解了秦妃苦心,我瞧你这几日闷闷不乐的样子,是不是和你姐姐闹矛盾了?”
“是,我姐姐、”秦以璇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终还是道了出来,“我姐姐不让我和你往来。”
“哦,这样啊。”苏媛语气悠悠,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
秦以璇就有些着急了,“玉妹妹,你别多想,我不会听我姐姐的,她肯定觉得最近皇上待我比待她好吃醋了。”
“你多虑了,你姐姐怎么会见不得你好,吃你的醋?你回景和宫去和你姐姐道个歉,她自然就原谅你了,亲姐妹何苦闹成这样。”苏媛好意劝她。
“不,凭什么都要我向她低头?”秦以璇面红轻喝,转而望见四周宫人,挥手打发道:“你们都下去,我与婕妤在这赏花,不用你们陪着。”
永安宫的人自然是看苏媛脸色的,苏媛也配合她挥挥手,本立在廊下红柱旁的宫女们便纷纷退下,顷刻间只远远留了几个近侍。
秦以璇红着眼与她道:“你不知道,我姐姐素来觉得我不如她,家里人也都觉得我是依仗着她才进宫的,可当初我进宫选秀时明明不是这样讲的。”
苏媛歪着头看她,问道:“那是怎么讲的?”
秦以璇支吾着答道:“以前贤妃还在的时候,我姐姐样样比不过她,还总让贤妃取笑,虽说有小公主,但毕竟不是皇子,只身在宫里步履维艰,便让我进宫来助她。我刚进宫就是常在,没两个月升了良媛,起先皇上也是宠我的,偏我姐姐不帮我才日益失宠。”
苏媛进宫时打听过,当时嘉隆帝身边旧有贵妃、韩妃等宠妃,新有蒋素鸾、萧韵等新宠,倒还真没听说这位秦良媛如何得圣心,不过此刻亦不会拆穿她。
她拍着秦以璇轻说道:“见面三分情,你常在皇上面前露脸,自然而然就得宠了。”
秦以璇就乘势抱住了她,“说来惭愧,我接近你其实是有私心的,因为皇上喜欢你,我常来你宫里便能常和皇上见面。”
“我知道。”苏媛并不喜欢与人这般亲近,见其情绪惆怅,忍住想推开她的冲动,低低再道:“不必觉得对不住我,皇上宠爱你也是因为喜欢你,否则皇上每日见那么多人,怎么不见他对别人好?”
她闭上眼,心道秦以璇真不用觉得内疚,这本就是各取所需。
“玉妹妹才是真真得皇上心的,皇上是爱屋及乌,见我与你感情好,便高看我几眼罢了。”她自怨自艾的感慨着,“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容貌,就不需要担心这些了。”
苏媛苦笑:“我的容貌,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你是担心瑞王府那边?”
苏媛便佯作了不知,询问道:“瑞王府?”
秦以璇与她亲近,遂将年前贤妃和贵妃打算在年宴上算计她的事说了,还提醒道:“我记得林侧妃不喜欢你,还好你没参加年宴,若是林侧妃在年宴上针对你,依着瑞王的脾性,你怕是要遭大罪。还好年关出了那样大事,瑞王事务繁忙,也没怎么入宫。”
苏媛听后面露骇色,连忙感谢她。
秦以璇则道:“你不用谢我,说来这事我姐姐早就知情,我也晓得,但是景和宫素来不掺和那些。”
“我明白,再说是贵妃的意思,你与秦妃知道了又能怎么做?”苏媛并没有责怪之意,“这宫里,谁都想独占风头,我得宠自然会招妒,你们没有落井下石已是极好。”
“玉妹妹你如此通情达理,以前真是我们误会你了。”秦以璇松开她,“要是我姐姐也和你一样好的性子就好了。其实吧,我也不想和她吵架,可就是见不得她盛气凌人对我指手画脚的模样,都是秦家女儿,凭什么我就比她低了?就算我进宫晚,可我还年轻,难道会一辈子比不过她吗?”
苏媛附和道:“自然不会。”
秦以璇点头,“就是,我虽然比不得她是家族嫡系,可是我哥哥如今在也在禁军里当值,可比她的同胞兄弟有出息多了。”
“你哥哥?”苏媛微讶。
秦以璇颔首,“是啊,我哥哥秦空,刚做了西华门那边的守卫将,昨日还到景和宫见我姐姐呢。”
秦妃见宫门守将作甚?苏媛心中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