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六十章 不甘

 

秦妃本分,鲜有与人针锋相对,早前贤妃还在的时候,或可能争争口舌,如今很难挑出错儿。她居于妃位,仅在皇后与瑾贵妃之下,又有玲珑公主傍身,因而虽不见如何得宠,却无人敢招惹挑衅她。
说是从秦妃着手,可一个进宫不久的婕妤要去对付地位稳固的资深嫔妃,还是不易的。苏媛进宫这么久,对秦妃的印象总不深刻,短日内还真有些不知从何下手。
从素嫔的重华宫出来,她见日春光正好,便绕道去了御花园。闲来无事,准备在翠微亭中小坐,却见亭中早已有人。
是秦良媛。
苏媛目光一亮,秦良媛是秦妃的妹妹,两人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秦妃因着家世喜欢端架子,人前总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并不容易接近,但秦良媛和她不同。
秦良媛毕竟年轻,进宫时日短,没有秦妃那样的心境,虽然在姐姐的叮嘱下寡言少语,看上去只图平安不求恩宠,但心中到底是不甘的。同批进宫的秀女,萧韵是从四品婉仪,蒋素鸾则是正五品嫔位,而秋后进宫的两位就更不必说了,谢芷涵是容华,苏媛是婕妤,这让她怎能甘心?
秦良媛总是抿着双唇很少说话,此刻独自在庭中望着那待绽的牡丹花苞出神,听得宫女咳嗽方回神,转身就见到了苏媛。
她起身行了礼,又请苏媛先坐。
花岗岩的石桌石凳,铺上厚实的氅衣还能感觉到凉意,苏媛接了秦良媛递来的茶杯,和声道:“良媛怎么独自在这赏花,没和秦妃娘娘一起吗?”
“小公主染了疾,姐姐在宫里照顾,嫔妾刚从贵妃宫里出来,经过花园见这庭中颜色正好,就在这略坐片刻。”秦良媛得体答话,复又询道:“倒是玉婕妤,一个人过来?”
“嗯,去重华宫看了看素嫔。”
苏媛小口抿着热茶,看向秦良媛的眼神别有几分深意。玲珑公主病中,秦妃定是焦虑万分,她却宁可待在御花园里而不是回宫陪她姐姐照顾小公主?
秦良媛惊诧,瞠目再问:“玉婕妤去了素嫔宫里?”
“是啊。”
“婕妤何时与素嫔……”秦良媛话语微顿,讪讪改口解释:“嫔妾只是很少看见你们一起。”
“确实很少。”苏媛语气略含惆怅,“先前素嫔不喜我的理由你们也都知道,前阵儿我与她先后小产,约莫是同病相怜吧,最近倒是能说上几句话。”
闻言,秦良媛眉间便替她染上忧色,安慰道:“玉婕妤不必丧气,你那样得宠,早晚还会再有孩子的。”
苏媛的表情看上去很低落,淡淡道:“孩子的事,得看缘分,强求不来。”将茶杯握在掌心,又伤感道:“只是没想到贤妃姐姐会那样对我,素日里我与她还有往来的。”
“贤妃已经不在了,真相如何早就无所知了。”秦良媛如是安慰,甚为关切的望着她,“婕妤身子刚大好,莫要吹着风受凉,否则皇上可要心疼的。”
苏媛倒没想到秦良媛如此会说话,往日见她总是亦步亦趋的跟着秦妃,一派温顺乖巧没有主见的模样,遂含笑点头:“有劳秦良媛挂心了。”
“玉婕妤不必客气,同是服侍皇上的,说来咱们不该这般生疏才对。”秦良媛语带奉承,交好之意不言而喻。
苏媛不置可否,过了会问起小公主的病情。秦良媛答得轻描淡写,“公主其实没多大问题,就是年龄小,夜里起热好折腾,太医已经开了药,我姐姐过于紧张了。”
“我随良媛过去探视下玲珑公主吧。”苏媛话落起身。
秦良媛惊诧,又眉梢带喜,“玉婕妤要去景和宫?”
“是啊,闭在宫里许多日,皇上说我该常出去走走,各宫都是姐妹,原是想极早去拜见秦妃娘娘的,只是我进宫日子短,有些不确定你姐姐的性子,怕蓦然过去冒犯了她。”苏媛讲得十分诚恳。
秦良媛立马笑着接话:“婕妤不必担心,我姐姐性子很好的,你过去她只有欣喜。” 站起来与她并行,瞧着亲昵极了。
与往日表现出的不同,秦良媛好交流,两人说说笑笑到了景和宫。秦妃刚喂了女儿服药哄她睡着,见秦良媛引了苏媛过来,心生不满,却仍是顶着疲倦招待对方,左不过是寒暄几句。
苏媛只是过来请安,见秦妃不冷不热的,亦没有久留。只是她刚离开,秦妃便不悦的瞪向秦良媛,“你带她过来做什么,又不是不知贵妃有多讨厌她,还将人领回来,生怕你我姐妹的日子过得太安生吗?”
“姐姐,我是路上遇见的她。”秦良媛有小心思,近前了攀着对方胳膊道:“是贵妃娘娘不喜欢玉婕妤,我们与她又没有过节。”
“贵妃看不顺眼的人,你还打交道?”秦妃挣开胳膊,叹气道:“我知道你的想法,觉得玉婕妤讨皇上喜欢想同她往来然后入皇上的眼,是不是?”
秦良媛咬唇沉默。
“我与你说过多少遍,现在的日子是最好的,连贤妃都没了,只要你安分守己,姐姐我自然可以护住你。”秦妃苦口婆心,循循善诱再语:“何苦和那些人去争去夺?”
“姐姐,你就甘愿长此居于皇后和瑾贵妃之下?”秦良媛容色激动,初回道出心声。
秦妃就抬头看她。
殿内突地就静了下来,好半晌秦良媛才又可怜兮兮的问:“为什么素嫔可以得宠,玉婕妤可以得宠,萧婉仪也能得宠,我却只能终日待在这景和宫里?姐姐,你帮帮我。”
“帮你,怎么帮?”秦妃眼神黯然,“皇上眼中又何时有过我?妹妹,不是姐姐不帮你,是帮不了。只要你没有那些不该有的念想,太后与贵妃都不会为难你的。”
“总是这样碌碌无闻,在宫里就跟隐形人似的。若姐姐当真习惯这深宫里的寂寞孤独,何苦还要让我进宫?姐姐不得宠,家里将我送进来,不就是替你争宠夺宠吗?姐姐你有孩子,这是皇后与贵妃都比不得的,为何要对她们俯首帖耳?”
秦良媛说着说着目露晶莹,侧身再道:“皇上喜欢玉婕妤,经常在永安宫里,我与她交好又有什么错?姐姐,我真的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你是妃位,你有小公主,可我呢?”
她韶光年华、容颜绮丽,就这样在深宫里认命?
秦妃答道:“你有本宫和公主。”
“那是姐姐的!”秦良媛否定,“同样都是进宫服侍皇上的,我就不信人和人的命这样不同。”
她仰头傲然的说着,首回顶撞了姐姐,不顾呼喊转身出殿。
秦妃坐回位上,手抵额头颓然道:“以璇还是太年轻,在这宫里平平安安就够了,去要那些不切实际的恩宠做什么,她总是不懂这个道理。”招来身边亲信,嘱咐道:“留意着良媛最近的动静,让她身边的宫女仔细伺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