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八章 联手

 

朱允离开后不久,蒋素鸾来了。
苏媛挺意外的,早在自己进宫之初,蒋素鸾就很不喜欢她,甚至在凤天宫里不加掩饰的表露过厌恶,没想到居然会主动来找她。
蒋素鸾进殿后,环视了眼屋中华丽的装饰,神情落寞的过了礼落座。她似不知该如何开口,捧着茶盏许久,最后才说道:“婕妤宫里的茶,有些苦。”
苏媛微愣,道:“素嫔鲜少来永安宫,宫里侍茶的人不知你口味浓淡,梅芯,去给素嫔重沏一盏。”
梅芯应声上前,蒋素鸾将茶盏递与来人,转眼打量起苏媛,姿容明艳,灼灼其华,确实是自愧不如。
她轻叹了声开口:“因着林侧妃害了我姐姐,我对她可谓恨之入骨,早前见到你容貌时多有不喜,现在想想,同你又有何干系。玉婕妤,往日我对你多有无礼,还请见谅。”说着就起身,朝她盈盈欠身。
苏媛大惊,不可思议的望着她,跟着起身虚扶了她一把,“素嫔这是做什么,事儿都过去了,不必放在心上。”
蒋素鸾反握住她的手,面色动容道:“玉婕妤肯原谅我就好。”
苏媛本就无心妃嫔间的你争我斗,当日蒋素鸾虽说讨厌她,但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只是两人素无往来,这会子突然到来又是好话又是赔罪的,到底想做什么?
像是明白她的疑虑,蒋素鸾又道:“这几个月我待在重华宫里想明白了许多事,最早我意外小产,甚至还怀疑过你。”说到此她声音低了下来,略有惭愧的觑了眼苏媛,见其面色如常,方安心再道:“但后来你在钟粹宫里也出了事,我就知道我的意外同你无关。”
原来是因为小产而来,苏媛听明白了几分,配合着她做伤怀表情,淡淡道:“孩子的事也过去了,是咱们与孩子无缘。”
“没有过去!”蒋素鸾语气坚决而大声,拉了苏媛的胳膊道:“你难道就不想为你的孩子报仇?”
苏媛故作疑惑,“贤妃已经故去了。”
“哪里是贤妃?贤妃不过是受了家族牵连,所以给顶了罪罢了,贤妃是不会害我的。”蒋素鸾还记得那晚她求瑾贵妃无果得王娅点拨的事,又想着过去点滴,颇是惆怅道:“真正的凶手根本就不是贤妃,玉婕妤你难道真不知道是谁害了你的骨肉吗?”
苏媛没有过身孕,虽不能体会对方的丧子之痛,可还是能理解一二的。她见蒋素鸾语气激动,猜得到接下来要说的应该是找自己一起对付瑾贵妃,还真有些不好接话,好在梅芯又端了茶水进来。
蒋素鸾便敛了敛神色,伸手接过又抿了口,顷刻抬眸与苏媛道:“或许心之所向,我这会子喝什么都觉得是苦涩的。”
梅芯不知前文,暗地里怀疑蒋素鸾是故意来找茬的,下意识的看向自家主子。
苏媛侧身自炕头的多宝槅抽屉里取出蜜罐,亲自用木勺舀了添在素嫔盏中,莞尔道:“这样试试如何?”
蒋素鸾望着她系列动作,像是意料之中又似觉得新奇,依言含了口,继而伸手从对方手里接木勺,言道:“玉婕妤再给我加一勺吧。”
苏媛看了看她,又给她舀了勺,蒋素鸾尝了尝还是觉得不如意,便自己舀起来。苏媛望着,忍不住道:“素嫔,过犹不及。”
茶盏就那么大,她这般,还不如直接饮蜜来得干脆。
蒋素鸾便将手中的半勺添到了苏媛茶中,苦着脸道:“你心里不痛吗,难道就真的不想给你那未出世的孩儿个交代?”
“贤妃不在了。”
蒋素鸾瞪目:“那还有贵妃。”
苏媛浅笑,带着无奈同她道:“素嫔你莫不是忘了,你父亲蒋尚书可是赵相大人的得意门生,难道你要在宫里同贵妃作对不成?”
“作对又如何!”
没想到,蒋素鸾语气坚决,“我父亲尊赵相为恩师,逢年过节就去左相府孝敬,但凡是他们赵家想做的我父亲没有说不的,可他们呢,将我父亲当做了什么,又把我们蒋家当做什么?”
她语气悲愤,该是压抑了许久,“在左相心中,我父亲与其他朝臣没有区别,能用则用,不能用弃了又有何干系?我姐姐嫁给瑞王,贵为嫡王妃最后却受琴姬之辱而死,太后与赵相又有何表示?如今瑾贵妃害我孩儿,难道我们蒋家人就活该受他们使唤吗!”
蒋素鸾的语气太激动了,苏媛望了眼外面,给梅芯又打发了个眼色,梅芯便去外面守着。
苏媛道:“素嫔,这些话若是落到贵妃耳中,她不会轻饶了你的。”
“玉婕妤难道会去告诉贵妃?”蒋素鸾毫无所谓的反问,“你进宫得宠这么久,我知你不喜欢妃嫔间的争斗,可再怎样淡然也不可能去帮害了你孩儿的凶手吧?这里是永安宫,玉婕妤若是连自个儿宫里的人都管不住,想来我是高看了你。”
苏媛竟有些欣赏她,坦白道:“你想让我帮你对付贵妃?”
蒋素鸾倏地站了起来,生气道:“玉婕妤,这是帮我吗,难道你不想?皇后虽然说是贤妃害得我们,但是你自己动脑子想想,贤妃若不是受命于贵妃,敢在钟粹宫里对你下手?你别图着暂时的几分安逸,连这种害子之仇都能忍。
我是没有办法才只能来找你,这宫里论谁能对付得了她赵环?皇后向来打着后宫和睦的名义不主事,收回了凤印也不知道该怎么做,秦妃是瑾贵妃一手提拔起来的,贺昭仪两耳不闻窗外事,这宫里目前属你最得皇上圣心,只要你肯,谢容华也会帮着你。”
“素嫔过于看得起我了,我父亲只是个地方官吏,在这朝中没有丝毫人脉。你父亲蒋尚书把持着吏部,该是最有办法的,你又在京中长大,我能帮你什么?”
“没有引以为傲的家世又如何,你有皇上的宠爱!”蒋素鸾认真道,“先前皇上怎么宠你,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
“宠与不宠,都在皇上一念之间。”
“苏氏,我没有想到你竟然真这样认命,你早前的嚣张呢?你曾经在钟粹宫公然顶撞贵妃,在乾元宫戏耍朝臣,如今怎么成这样子了?”蒋素鸾的语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与你不同,素嫔,有些事我心里是清楚。可是,你今日慷慨激昂的想找我联手,若有日我失了宠,你可会帮我一把?”
苏媛反问对方,见其犹豫沉默,笑了再道:“你若有异心,还有家族父兄,贵妃会看着蒋家饶过你,然而我没有。你此刻与我讲得信誓旦旦,不过是觉得你我同病相怜,想我在得宠的时候做你的助力,但真的遇了事,只会大难临头各自飞。”
蒋素鸾沉默,的确如此,私心里她就不喜欢苏媛这张脸。
“瞧,你觉得心里苦,想在茶中加蜜,可是有用吗?林侧妃的这个习性,我先前在贤妃宫里也见到过。”
蒋素鸾怔怔的望着苏媛,这杯茶突然就喝不下去了。
苏媛三言两语打发走了素嫔,没有答应却也没有立马拒绝。她是想对付瑾贵妃,但这件事只能徐徐图之,从素嫔的话中不难推测蒋家对赵家早有异心。
这个消息,嘉隆帝应该是想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