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五十六章 无措

 

王氏的事动摇不了赵家根基,少了位王贤妃,瑾贵妃身边还有秦妃等人。只是秦妃素来谨小慎微,性子懦怯,在钟粹宫鲜有说话,非被问不开口,赵环总嫌她木讷。
秦妃向来不在意,三两句话就提及宫中女儿,赵环听得心烦,又因没了王娅许多事不得力,对她冷言冷语起来:“不要以为你这秦妃就做的舒坦,王家那么大的权势都倒了,你以为你父亲一个小小的禁军统领能顶什么用?秦妃,你可别忘了,你的玲珑公主是怎么来的,现在拿公主牵制本宫?”
秦妃闻言,忙从位上站起,慌色解释道:“娘娘误会了,臣妾并没有所谓的拿公主牵制您,只是娘娘知晓臣妾素来笨拙,比不得贤妃姐姐聪慧。”
她身旁的秦良媛亦跟着附和,“贵妃娘娘息怒,姐姐对您绝对没有不敬之意,委实是这几日小公主有些发烧,姐姐心里惦记。”
“小孩子嘛总有个不舒服的,召太医瞧了不就行了,值得三番两次在本宫面前提?”赵环横眼扫了二人,“呵”了声轻蔑道:“你们俩倒是姐妹情深,替对方着想着,也是,都是不得皇上喜欢的,哪有什么分宠之言,自然也就生不出嫌隙。”
几句话,说得秦氏姐妹面色难堪。
秦妃性子粗,不懂得讨元翊喜欢,当年是被赵环提携上来的,一向没怎么入嘉隆帝的眼;而秦良媛自打进宫就平平庸庸,每日跟在秦妃后面,不关注都留意不到,的确不得圣心。
“娘娘说的是,臣妾和良媛没出息替娘娘争脸,本想趁着年关希望皇上能对公主有几分舐犊之情去景和宫,可祭天时出了那事,臣妾父亲难辞其咎,皇上这些日子都没正眼瞧过臣妾。”秦妃说得委委屈屈,又似无可奈何。
“既然知道你们没出息,就不能涨点志气吗?”赵环语气暴躁,瞪着二人又道:“看着谢氏和苏氏如日中天的,你们俩倒是沉得住气!”
前不久元翊刚晋了谢芷涵和萧韵的位分,如今已是正四品的谢容华与从四品萧婉仪。谢家升了官,萧韵的哥哥亦有战功,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连年前看着将要失宠的苏氏复又侍寝得宠,赵环心中很不是滋味。
若是王氏还在,自能替她除了烦恼。
似乎是知道她在想贤妃,秦妃没由来的突然道:“娘娘,臣妾听说早几日玉婕妤从内务府要了个人。”
赵环望过去,先是疑惑,继而恍然反问:“你是说贤妃之前的那个宫女?”
宫里的事儿,哪怕不是赵环在管,也是瞒不过她,隐约记得底下人如是禀报过,然而并未放在心上。
秦妃点头,“是啊,东银可是贤妃姐姐的心腹。”
赵环抚额,“早没有什么贤妃了,是废妃王氏,也是个没用的东西。”语气不尽人意,她没有因此伤怀,而是觉得自家受了王氏牵连,很是不满。
祖父与父亲都查过了,那批炮竹本就是由王茂安置在礼部的库房里,后也是他办的各种交接事宜,出了事只能是贤妃父亲的责任。是王茂他们贪得无厌,利用便宜掉包谋取更多利益,连赵家都被瞒在鼓里。
秦妃当然不会替王家说好话,闻言附和道:“可不是嘛,说到底都是兵部与礼部的责任,我父亲掌管禁军,竟也受此牵连。”
“你父亲能有什么事,本宫祖父与太后难道没有保他?若是对你们真的不管不顾,还有现在的好日子?”赵环扬眉冷嘲。
秦妃姐妹连忙欠身,“自是多亏了赵相大人和太后,臣妾谢过娘娘。”
“懂得感恩就好。”她按手,示意二人重新坐下。
秦良媛开口言道:“只是,王家这般凄惨,礼部贺家倒跟没事人一般,贺昭仪还是好好的。”语气不满,似是想要赵环出面。
“贺玲?”赵环不甚在意,“你管她如何,虽为九嫔之首,但皇上一年也不踏进她宫里,若不是位分在那,怕是连天颜都见不到。”
秦良媛有心试探,被秦妃眼神制止了。
秦妃温声说道:“娘娘不要介意,秦良媛只是心有不甘,那萧氏、谢氏等人得宠也就罢了,偏偏连个出身平平的苏氏都位居婕妤。”
“苏氏家世不高又如何,她叔父虽只是个小将,但家族到底也是杭州诗书礼乐之家,比起你们秦家、”赵环语气微顿,“她凭着圣宠坐到婕妤的位子,在皇上心中,可比你们这些靠家族功勋晋位的人分量高得多。”
秦氏二人脸色更差了。
提起苏媛,赵环就不免想起早前她在自己钟粹宫小产的事,虽然查出来是贤妃所为,虽说不上什么意外,但总觉得事有蹊跷。早前自己几番催着王娅动手,对方都说等年宴利用瑞王再对付苏氏,为何私下就动起了手,还在她的宫里!
莫不是那阵子王家处境不佳,她在自己这儿受了冷落,于是乱了分寸?想着想着,还是觉得莫名怪异。
赵环又思及贤妃心腹的事,抬眸道:“那个叫东银的宫女,怎的会去永安宫里?”
秦妃低声答话:“臣妾也不是很清楚,听说是玉婕妤宫里养的猫那日突然跑出去,被东银找到了,苏氏见猫缠着喜欢东银,就问内务府要了人。”
提起那猫,赵环就更来气了。
年岁进贡,东域送来了只罕见品种的猫儿,只巴掌大小,毛色雪白,甚为讨人喜欢。皇上直接将它赏给了苏媛,说是她静养期间必是烦闷,供其玩乐。
赵环本不是多喜欢宠物的性子,可心里就是不舒服,于是此刻听秦妃的回话,瘪了瘪嘴不悦道:“一个畜生罢了!看着温顺,养在身边早晚要出事。”
秦妃听出话里妒忌,望了眼秦良媛,适逢秦良媛也在看自己,微微摇首。
“改日去把东银带来,本宫有事要问她。”赵环吩咐道,末了又添:“不要惊动旁人。”
秦妃连声应“是”。
东银到了永安宫并没有近苏媛的身,只是负责伺候猫儿,苏媛更是不曾接见过她。她如今身子大好,而嘉隆帝待她虽不像年前那样无节制的宠溺,却也是颇为优待。
元翊送给她解闷的猫儿取了个名字叫米雪,苏媛格外喜欢,猫儿小小的需要娇养,最怕溜走找不见。捧在手心里,小小的蜷成一团儿,有趣极了。
日子渐渐暖了,苏媛窝在临窗的炕上,阳光罩在身上暖暖的。她手抚着猫,总能想起那年哲哥哥送给姐姐的白色狐裘,罩在红衣的长姐身上,格外的明亮艳丽。
正出神着,汀兰进来道:“小主,朱太医来了。”
苏媛抬眸,眸光泛亮,“快请。”